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法制 > 正文
四川爆燃事故:第一次爆炸被罚,45天后她的师傅死于第二次爆炸
时间:2018-07-19 14:49 来源:未知
四川爆燃事故:第一次爆炸被罚,45天后她的师傅死于第二次爆炸

7月12日,江安爆燃事故现场。

四川江安7·12爆燃事故调查

爆炸声开始响起的时候,51岁的工厂职工李明亮连忙跑了出来。7月12日距离晚上交接班的时间19点还有半小时,他正在位于2号车间一层的烘房里,准备交班。更剧烈的爆炸紧随其后,升起满天的浓烟,整个车间都笼罩在火焰里。李明亮出来之后,满脸灰尘的他立刻打开手机,试图联系同在2号车间值班的一位亲戚。

电话无人接听。这名亲戚名叫周立琴。爆炸发生的时候,周立琴正在车间二楼的另一边。她没能跑出来。两天之后,李明亮参加了周立琴的葬礼。那天晚上,一场暴雨刚刚过去,他神情黯然,在经常光顾的一家茶楼外,用三只茶杯比作不同的生产车间,向《中国新闻周刊》模拟当时的情形。

他是幸运的。根据官方统计,这场灾难共造成19人死亡,12人受伤,事发地位于四川江安县某乡镇的阳春工业园,涉事单位名为宜宾恒达科技有限公司。工业园区管委会办公室主任刘平对《中国新闻周刊》回忆,当时自己听到了非常大的爆炸声。他来到窗边,看到东边有浓烟,便马上往现场赶去。

截至目前,事故的具体原因还未公布。江安县安监局副局长程明权称,恒达科技在没有取得安全生产手续的情况下,就开始进行施工建设,安监部门对这家企业进行了处罚,但在今年年初复查的过程中,县安监局发现,该企业在责令停止施工期间仍在进行施工建设。

突如其来的灾难

7月12日18:30左右,李明亮像往常一样,已经准备好了交班。他回忆说,当时白班的人准备离开,夜班的人刚刚上来,工人们正处于意识最松懈的时候。

灾难突然到来。工人罗安武在邻近的厂子值班,爆炸发生的时候,正在不远的路上走动,距离三座车间大约有三百米,却还是在爆炸的时候感受到了强大的冲击气流,“脸都被吹扁了”。透过树林,他用手机拍下了当时的照片。照片上,可以看见剧烈的火焰,上方是浓烟,此外,还可以看到迸溅出来的不明物体。

更清楚现场情况的是消防大队。在爆炸发生不久,消防队立刻赶到了现场,当时,爆炸仍在继续,只是程度没有之前那么强烈。中队长唐筠向《中国新闻周刊》介绍,由于车间里有大量的甲醇和化工制品,使得明火难以扑灭,需要泡沫来灭火,再用水来冷却。直到两个小时后,消防队才基本控制了火势。

许多报道都描述了灾难发生后的场景。出租车司机龚明刚开车经过化工厂附近的道路,看到了一辆已经被震碎的汽车。再往近前,可以看到,三栋三层楼房被烧得只剩下钢架,周边建筑的玻璃也被震碎。

事故发生之后的第二天深夜,几名工人站在工厂旁边的大路上,忙着将工厂的废水排到特定的污水池里。空气中仍然可以闻见明显的刺激性气味。部分工人戴着口罩。

一位年近六十的工人缪绍文原本在附近的建筑工地干活,也被雇来排污。死亡名单里有一位名叫缪学勇的中年男子,是缪绍文的表侄,在邻近的砂石厂工作。爆炸发生的时候,缪学勇不慎被冲击而来的物体击中,送到医院后抢救无效死亡。

黑暗中,缪绍文打着手电,查看排污设备,或是用灯光提醒过往的车辆,要他们注意路面上的排污设施。三百米外,就是长江。

白天,同样有废水处理车在工厂进出。据一位负责排污的工人介绍,他是专门从外地雇来处理污水的。工厂的旁边,两台挖土机正在挖沟,沟壑的边缘仍然可以看到有水渗出的痕迹。此时的气温高达摄氏36度,工厂内外,警察、工人和调查人员来回走动,成堆的盒饭已经开始散发异味。

5月的炸裂事故

李明亮接受了短暂的培训,被安排上岗在烘房工作,月薪四千多,试用期三个月,转正后有五险,包吃包住,这样的待遇对于他这样的农民来说已经很好。

像李明亮这样的新手占车间里的员工总数的一半左右,由熟练工担任他们的师傅。一位姓赵的主管要求工人们做好防护措施,平时需要戴安全帽和手套,禁止携带手机,更不准在里面打电话。但据李明亮回忆,平时工人们还是会将手机带到车间里。

工人是两班倒,白班从早上七点开始,夜班从晚上七点开始,都是十二个小时。他们都是通过内部员工引荐的方式进入这家化工厂。

经验与能力的参差不齐给车间的日常生产留下了隐患。据澎湃新闻报道,一份恒达科技的内部资料显示,今年5月27日,该公司曾发生过一起高位槽炸裂事故,原因是3号车间新员工廖慧芬向水解釜高位槽加水,没有打开气阀,导致炸裂。

也就是在发生炸裂事故的5月初,生产车间基本建成,在还未通过安全设施设计评价批复和消防验收的情况下,便开始进行“调试生产”,而事发厂房2017年开工建设,当年下半年还在浇筑混凝土。

宜宾恒达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15年,系江安县政府招商引资的项目,占地约50亩。工商系统信息显示,恒达科技的经营范围包括化学原料中间体和化学制品研发、制造、销售等,法人代表为经理李光辉。

据悉,此次事故相关责任人已被控制,调查组将在彻底查清事故原因基础上,依法依规严肃追责问责。

5月的炸裂事故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相关设备报废,廖慧芬被处罚了50元,她的师傅毛会英等人也被处罚。不幸的是,一个多月后,在此次爆燃事故中丧生的人员名单中,就有毛会英的名字。

随后,恒达公司曾专门召开会议,讨论安全生产问题。夏季即将来临,公司决定安装空调,防止机器运行温度过高。与此同时,会议内容对员工的机器使用也多有强调,同时要求车间主任进行巡查,消除隐患。

6月15日,恒达公司开展了安全环保专题会议,负责人陈静霜召集了各车间负责人,做出了19条要求,其中的第10条规定,“各车间主任在安全环保前提下管理好车间劳动纪律、工艺、设备、工人”。

7月13日傍晚,县政府举行了新闻通气会,会上,有关部门透露,曾对违规建设和生产的恒达化工进行过处罚。

2017年5月11日,四川省环保厅对宜宾恒达科技有限公司年产2300吨化工中间体项目的环境影响报告书进行了批复,提示该公司应严格按照报告书要求,落实和优化各项环境风险防范措施。

这份《报告书》显示该公司所生产的化工中间体,就是药品半成品。《报告书》提到了生产中潜在的危险因素,第一项就为燃烧爆炸事故,一共分析了可造成燃烧爆炸的三种原因,分别涉及操作、设备和环境。操作失误可能导致反应激烈,设备超压;设备失修可能引起火灾爆炸,管道泄漏会使得易爆气体逸出,形成爆炸性气体混合物;操作中产生静电火花,也会引起氢气燃爆。

未曾消失的安全问题

尽管事故原因尚无定论,但随着调查深入,涉事企业在安全生产上存在的问题逐渐浮出水面。

据江安县安监局副局长程明权介绍,2017年7月31日,安监部门就发现,恒达科技在未取得安全生产“三同时”手续(指生产经营单位新建、改建、扩建工程项目的安全设施,必须与主体工程同时设计、同时施工、同时投入生产和使用)的情况下就开始施工建设,违反了法律法规,必须停止施工。

然而,2018年2月28日对该企业进行复查的过程中,安监部门发现,恒大科技仍在建设。程明权称,安监部门对该企业进行了行政处罚,后来还约谈了企业负责人。

一边是安监部门的行政处罚,一边是政府的扶持。

调查中发现,恒达公司曾连续三年出现在江安县2015-2017年的政府文件中,得到了政府部门的有力扶持。

《2016年度江安县中小企业发展报告》称,受用地不足、环评权限上收、融资困难等问题影响,企业流动资金紧张、办理环评、用地等相关手续困难,造成项目推进难度大。恒达化工等项目“进度大多还停留在平场、围墙建设阶段”。

江安县《2017年工作要点》提到,要“狠抓重点项目推进,切实增强发展后劲”,加快推进恒达化工原料中间体等项目开工建设。发布于当年12月13日的江安县《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将恒达化工当作新型工业的样例,要求在2018年确保恒达化工项目竣工投产。 一方面,政府希望通过对恒达公司进行扶持,使之成为地方经济走上快车道的推动力,参与到工业转型的进程中。但另一方面,恒达公司却走上了一条飙车式生产的歧途,试图挣脱管控的束缚,最大化地实现企业自身的利益。突然的爆炸给这一切画上了休止符。

7月15日,江安县委宣传部向外界证实,此次事故相关家属的善后赔偿工作已经结束,19名遇难者遗体也已经火化。

猜你喜欢

分享到:

奇闻趣事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西双版纳"或电头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稿件,均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西双版纳生活网",并保留"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电头。如有侵权行为第一时间通知删除 1700055555@qq.com

©2017   西双版纳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