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法制 > 正文
她,是广州第一位禁毒女社工
时间:2018-08-07 15:08 来源:未知
她,是广州第一位禁毒女社工

陈江仙是广州第一位禁毒女社工,大家都叫她“仙姐”,目前担任广州市大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助理总干事,番禺禁毒社工项目的服务主任,负责番禺禁毒社工项目服务管理和机构部分项目督导工作。

一个人就是一个团队

2009年底,从云南大学社工专业毕业的仙姐来到广州市大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在机构开拓禁毒新项目之时,领导看中仙姐有在药物依赖治疗康复中心的实习经验,又曾同康复人员一起推广禁毒教育影片,于是,毫无禁毒社会工作经验的她被委以重任。

2017年数据显示,广州现有社工机构399家,社工从业人员达1万多人,是全国社工机构最多、社工人才聚集最多的城市。禁毒帮扶项目的开展也走在全国前列。但是,2009年11月可不是如此。仙姐回忆当时建立禁毒项目的艰难仍历历在目。

仙姐说:“机构当时才十几个人,做禁毒项目的只有我和主管两个。谁知两个月后他离职了。后来又有两个同事加入我们禁毒项目,但是没过多久他们也走了。如此反复,让我长期处于一种兴奋又落空的状态。”最后从项目建设到结束,完全坚持下来的只有仙姐一个人。

靠着大学四年的基础知识和短暂的实习经验,仙姐一边承受着孤军奋战的无助,一边又思考如何一块一块地堆砌禁毒社工这堵“新墙”。不像现在的禁毒社工,如果对工作不熟悉,还有项目督导的指导,那时的仙姐,项目第一年时甚至都不确定自己运作的工作是否正确。

直到2010年下半年,北京一所大学老师的到访,为她树立了自信。

老师在参观仙姐所在机构,了解到她负责的禁毒项目后,不禁赞叹项目的工作成果,并邀请她参加一场社区矫正国际研讨会。

守着小而不稳定的团队,只能靠独自一步步摸索完善项目工作,仙姐感谢那段过往,让她找到工作的价值和坚持的理由。

“价值”和“感动”让她坚持

没有资深前辈指导项目工作,我能不能坚持下去?与戒毒人员接触时,突遇危险情况怎么办?如何才能尽快获取戒毒人员的信任?……在禁毒项目发展的初期,困惑与害怕总是伴随着她。

那么,是什么支撑着仙姐一路摸索着往前走?

在这个过程中,有很多让我感动的故事。”她说。

阿强(化名)是仙姐曾经的一位服务对象。

阿强和父母住在自建的楼房,房子外面砌起围墙隔出一个院子。仙姐和其他社工每次通过院子敲阿强家门,门虚掩着,他父母见到是他们来了,驱赶着说“阿强不在家”。“其实,我们都知道阿强在家。但当时的状况是我们站在门外,他在门里面。”

6次家访被拒后,仙姐和同事并没有放弃阿强。

他们从各方入手,希望能博得阿强和其家人的信任。一方面,让已经获得社工帮助的戒毒人员向阿强介绍社工提供的服务;另一方面,在元旦新年为阿强和他的家人送去祝福卡片,让他们感受到社工的关怀。也许正是仙姐和这些社工的锲而不舍,感化了阿强和他的父母。

最终,他们解开心结,积极与社工沟通。在社工的陪伴下,阿强也带着妻子和女儿第一次去了人才市场找工作。

类似这样的故事,仙姐还诉说了很多,她说,戒毒人员、康复人员和他们家人的改变和信任,让她感受到了价值和温暖。

团队“领头羊”的“优势视角”

2017年7月至今,仙姐被机构派驻到番禺禁毒项目,开始以管理者和督导的身份参与到禁毒社工工作中,这与以前纯粹的一线服务有了很大的不一样。

在番禺,面对区内16个镇街全覆盖和项目标准化要求,岗位式运作的模式,项目的艰难程度不言而喻。不仅要回应购买方的期待,还要回应用人单位的期待。作为禁毒社工团队里的前辈,仙姐倍感压力。

仙姐所在项目的主任却十分信任她,在同事眼中,仙姐善于鼓励他人,充满了正能量。

作为管理者,在其他社工感到职业迷茫时,她开导他们:香港社工发展了几十年后才进行社工注册登记,而内地才发展几年就开始实行社工注册登记,在广州社工发展才10年就实现了立法支持规范行业发展。

在管理人员压力太大想放弃时,她以过来人的身份安慰道:禁毒项目本身就很有挑战性,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在培养人才方面,仙姐也一直协助主任共同打造学习型团队。

在番禺区公安分局和番禺区禁毒办各级领导的支持下,“禁毒社工”获得了极大的包容和发挥空间。这让仙姐再次找到最初做禁毒项目的感觉,在探索中反思、总结,在总结中不断改善和前行。 

猜你喜欢

分享到:

奇闻趣事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西双版纳"或电头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稿件,均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西双版纳生活网",并保留"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电头。如有侵权行为第一时间通知删除 1700055555@qq.com

©2017   西双版纳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