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法制 > 正文
越界渔民常被罚款 争端持续至少20年
时间:2018-08-16 15:47 来源:未知
越界渔民常被罚款 争端持续至少20年

48岁的赵田华与一片叫做前三岛的海域打了21年交道,他害怕不可预测的狂风暴雨,也害怕江苏连云港那头驶过来的渔政船。

赵田华是山东省日照前三岛水产品开发有限公司(下文简称前三岛公司)的副总经理,最近,公司的渔船和江苏渔政船发生冲突,船员被捕,江苏省连云港市连云区检察院以寻衅滋事罪起诉公司船员。

此前,江苏省的连云港前岛水产养殖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前岛公司)的保安队因为扣押了几名日照渔民,董事长丛云鹏进了日照市公安局岚山分局的看守所,被日照市检察院以“敲诈勒索”的罪名起诉。

但双方都不承认违法。赵田华认为是对方先把船开到自己的养殖区内,才发生了冲突。丛云鹏认为渔民的行为是“偷盗”,他不太明白驱赶渔民的行为为何在日照方看来是违法。

问题的根源也许出在他们公司的位置。

公司都位于前三岛海域附近、江苏和山东的交界处。这个总面积为0.321平方公里的岛屿,包括平岛、达山岛和车牛山岛,连成一个三角形,从日照或连云港,开船3-4个小时都可到达此处。

前三岛位于候鸟迁徙的路线上,经常有国家一、二类保护鸟类在岛上栖息、繁衍,已成为海鸟乐园。 

这里没有一条明确的海上省际界线。因为两地资源丰富、位置重要,连云港市和日照市互不相让,都把前三岛列入了各自的发展战略中,也都列入了各自的执法范围。勘界亦互不相让,僵持了至少20年。

赵田华和丛云鹏的经历并非个案。日照在此捕捞的一些渔民被邻省公司扣押过,连云港渔民因为担心被渔政船扣押的危险,也很少去那边打渔。出事半年,赵田华说自己哪儿都不敢去,连云港还将他算作“另案处理”,他守在公司的小院子里,盼着员工能平安回来,而丛云鹏也已经被羁押了将近一年。

冲突

赵田华被江苏连云港警方拘留了3天,释放10多天后回到山东日照派出所报案,案由是:“江苏渔政船越界执法、非法控制我们的船员和船只。”

据他描述,那天在前三岛海域,他们像往常一样在船上看护海区。吃午饭的时候,望见附近一艘江苏渔政船吊下了一个白色快艇,快艇上站着穿制服的人,有人拿着摄像机在拍。

渔民们担心对方“拍了照回去,再来搞破坏”,或泄露商业机密,就派出一条小船,靠近快艇。“你把摄像机给我,删了就还你。”赵田华站在小船上,向对方大喊,他看清小艇上有三台摄像机。

遭到拒绝后,几个渔民上了快艇,有人踹坏了玻璃窗,抢走了一台摄像机。回到大船上的赵田华还没来得及看摄像机里的内容,害怕对方来追,决定返航。

江苏来的渔政船追逐着他们的船,赵田华说,当时海上风大浪陡,出现了二船追一船的场面。渔政船船速每小时能达到20多海里,他们开足马力才10多海里,遭到两艘船前后夹击。赵田华说,渔船来不及减速,在对方一艘船头下方划开了一个口子。

渔政船工作人员跳上赵田华的船并控制住船员,将渔船开回了连云区。之后,连云区公安局逮捕了渔船上的9名日照渔民。今年6月,连云区检察院以寻衅滋事罪对9人提起公诉。

赵田华在日照市岚山区派出所报案后,警方询问其关于连云港警方做笔录的事,对于和江苏渔政船那边的纠纷,“没说什么”,后续再无通知。

“我们是在自己合法的养殖海域内,应该是山东的渔政船执法范围,江苏渔政船凭什么开过来东拍拍西拍拍?”赵田华觉得自己很冤,他曾在连云港公安局提出过这个问题,警察没有正面回答,只说他们的船撞了渔政船。

赵田华所称的合法养殖海域,是一片争议之地,归属未定。江苏和山东之间的行政区划界线一直未能勘定下来。今年3月5日,中共江苏省委研究室主办的内刊《动态研究与决策建议》发文承认,连云港的前三岛,与山东存在争议。

就在连云港警方逮捕日照船员前8个月,江苏的前岛公司也出现了麻烦:日照警方批捕了工作人员及老总。

6年前,大连商人丛云鹏经连云港招商引资来到前三岛做养殖,他很看好海域的养殖环境,并斥巨资造了六艘渔船,投放海参、鲍鱼、江姚贝等海珍品。去年4月6日,公司保安队人员发现,有山东日照渔船进入他们的养殖区,“偷捕海参和鲍鱼”,于是登船警告,结果发现日照渔船人员众多、还带着棍棒。保安人员被反制,渔船也被开到日照岚山码头,交给岚山派出所扣押。

公司董事长丛云鹏的二弟丛振华说,事发之时公司正准备起捕海珍品,“这些人就开始拼命地去偷了。那一大船,贵了能值几十万。”之前也有多起渔民“偷捕”事件,每次他们都驱赶,也会报海警,但海警出警得花几个小时,有时天气也不好,一般会劝他们协商处理,渔民赔钱,签协议书,承认偷捕。

但有些日照渔民不认为是偷。渔民陆才运告诉《后窗》,四年前,他的船被扣过两天。对方要五万元赎,他不给,又降到三万,还是不给,船和人被扣了,第二天晚上,他趁没人注意,解了绑着的船绳,偷偷开船回来。

“他说他在那里搞养殖,养海参鲍鱼的,说我们拿了他们的货。”陆才运说着,情绪激动,“我说这里怎么成了你的养殖区了。第一你没立什么标志,第二船上又没拉海参鲍鱼。”他看到,对方有大铁壳船看航,十几个人拿着铁棍,把船沿敲得冒火花,“吓唬我们”。

另一位在2016年曾被扣押过的渔民高益军说,“你(公司)弄个公告嘛,什么都没有,谁知道你在那里养殖。本来海里也有野海参。”

前岛公司等10名人员以“敲诈勒索罪”被起诉到日照市岚山区法院。丛振华一直认为岛屿是连云港的,拿的是连云港发的海域使用证,并不认可丛云鹏的罪名,他认为是山东渔民跨界来到自己合法承包的海域,偷窃海珍品,“他们把我们果园的果子偷了,还倒过来说贼喊捉贼。”他们觉得很冤。

前三岛的地理位置。 

夺岛

日照一位本地人告诉《后窗》,日照电视台会播出前三岛的天气预报。丛振华说,在前岛公司的车牛山养殖海域里报警打110,是连云港警方接听电话,要想接通山东的110,必须加上山东区号。分省地图册中,江苏省连云港和山东省日照市分别有前三岛附图。

因为归属争议造成的麻烦,赵田华21年前就经历过一次:也是江苏来的船破坏了公司的生产。因为这件事,两地官方对抗激烈。

当时,山东日照市政府给该公司颁发了养殖许可证,江苏连云港方面并不承认,该市渔政监督管理站送达书面通知称,前三岛属于江苏省管辖,未经批准不得从事养殖业,请前三岛公司三日内自行拆除养殖工具,否则将按有关规定强行拆除。通知下达第二天后的4月26日,江苏来的23条船开进了前三岛公司的养殖区内。赵田华看到,对方船上有人用长钩勾出海水里的浮绠,把扇贝笼绞到船上;也有人拿着砍刀,挥手砍断飘在海面上的浮绳。

日照的渔民们在船上喊:“不要拆了,我们是合法养殖的公司! ”

两个多小时后,江苏船只撤离了该海域,四处散落着被扯断的浮球,一片狼藉。

山东省政府联合调查组在报告中将此事称为“4·26”事件,称直接给涉事公司造成直接经济损失3200万元。

山东省政府联合调查组关于“4·26”事件的报告和建议。 

1997年5月9日,前三岛公司请求日照市中级法院确认连云港市渔政监督管理站行为违法,判令赔偿损失。连云港方面先后向日照市中院、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提交管辖异议书,认为该案应当由连云港市中院管辖,均遭驳回。

律师称,一个多月后,日照中级法院准备次日开庭,接到上级法院电话,要求中止审理。后来申请继续审理,未获批准。

“我们山东从古到今都在那里作业,”五十多岁的日照渔民张普根说,“上世纪九十年代,我们的人到那搞开发和养殖,养扇贝,他不同意,民船和执法船把我们养殖公司的就给破坏了。”

他在20多年前登上过前三岛中的平岛,没见到岛上居民,只看到一个房子挂了个牌子,写着“连云港市连云区(平岛边防派出所)前三岛乡政府”,推开门,一群鸽子飞了出来。

连云港区海洋与渔业局工作人员近期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前三岛由连云港边防支队驻军,其周边的海警、海事、救援也都由江苏负责,因此前三岛连同周边海域事实上都属于江苏行政管辖。日照岚山区海洋与渔业局称,虽然前三岛的归属尚未明确,但两省默认的分界线是北纬35度,双方均不得越过这条约定俗成的线执法。

前岛公司人员被日照警方逮捕后没多久,2017年6月13日,山东广播电视台主办的齐鲁网报道了这则新闻,称前岛公司“披着合法招商引资企业的外衣,纠集刑满释放和社会闲散人员,组建‘海上保安队’,对过往渔船非法扣押并实施敲诈勒索。”标题叫《日照岚山警方打掉长期盘踞在鲁苏交界海域的霸痞团伙》。

据《财新》报道,2018年春节后,日照政府组织了10余人,搭乘渔政船欲登上前三岛,却被驻守的江苏边防武警驱逐。

归属问题一直僵持着。赵田华21年前的案子一直中止审理至今,前三岛公司的代理律师刘凤波今年6月去日照市中院询问案子有没可能开庭,对方后来电话回复说,“目前还不可能。”

为了资源

日照市岚山区、连云港市连云区都分别设置了前三岛乡。两地政府在各自的官方语态中,都会提到前三岛。江苏媒体称,前三岛海域是江苏省唯一的海珍品基地,是南北方鲍鱼、海参的分界线,也是海州湾渔场的核心,是连云港市传统的捕捞和海水养殖海域。

海域附近渔民饭后茶余经常谈起,那里海域的水产,“捞一船可能就值几千、上万元。”

江苏将前三岛列入“海上苏北”建设规划。去年,连云港门户新闻网站曾报道,连云区会串联开通“连岛—秦山岛—竹岛—前三岛”旅游路线。今年,中共江苏省委研究室主办的内刊《动态研究与决策建议》称,对前三岛“争取力度不够,开发力度也有待加强。”

与此相应,山东将前三岛列入“海上山东”战略规划。日照市“旅游富市”战略提到,将依托168.5公里的海岸线,积极打造海洋牧场群,建成前三岛海洋牧场等为主体的海洋牧场群。据《齐鲁晚报》报道,“日照市岚山区前三岛休闲海钓基地项目工程总投资接近4亿元,建设工期24个月”。

一边是双方各自宣称涵盖发展规划,一边是一些越过未定边界的日照渔民,频频被罚款。

多位日照渔民告诉《后窗》,驾船经过前三岛海域,都可能被公司或者渔政船扣押,不是被罚款就是连人带船被扣,最后货没了、燃油费耗了、时间也浪费了。

“船在海上都是胡乱跑呗,他们就说你到我们海区了。”日照渔民老李正给老木船底部刨沙,裸露的胳膊和脸晒得黑红,“海上不像陆地,也没红线。”因为一次船被江苏执法船罚款的经历,他再也没敢去那边了。高益军曾把船开到前岛公司海域捕捞,被看护人员发现后,对方看到他船上有海参,要求他赔钱。“海参还给他们了,船就拉到连云港去了。”当时和自己一起被发现的船交了几万元罚款,船开走了,他没钱给,被扣了几天。

连云港渔民陈师力很少去前三岛,“连云港赣榆区出来的渔船,刚开出去就是山东的地盘,受山东管制,”他听说去年江苏的渔政船被山东的船碰撞了,觉得“江苏人不行,老被山东欺负”。

丛振华注意到,前岛公司出事后海上一度失控,曾经几十条船同时在养殖海域内“大肆盗采”,“岛屿归属未定给公司的生意带来灭顶之灾。”

山东日照岸边的渔船,渔民开船去前三岛只需要3-4个小时。 

纠纷下的受害者

由于界限不明,日照前三岛公司9名船员被指控的寻衅滋事罪、连云港方前三岛公司涉及的“敲诈勒索罪”,双方律师均提出了管辖异议的问题。

前岛公司代理律师仝宗锦说,日照市公安局岚山区分局没有管辖权。根据规定,海上发生的刑事案件应由相关海域海警支队管辖,如果交由陆地公安,“要么犯罪嫌疑人居住地属于有关公安机关管辖,要么主要犯罪行为发生地属于有关公安机关管辖,并需要具备更为适宜的理由。”本案中,除了没有交予海警支队管辖,无一犯罪嫌疑人的居住地在日照市岚山区。前三岛公司代理律师刘凤波说,比较公平的做法是由上级指定一个中立机构来审查。可以“由公安部直接派人侦察。”

“不管是山东还是江苏,都没有权利来破坏我们企业的生产。”赵田华说。前岛公司和前三岛公司两家曾坐到一起,希望各自劝说政府出面协调此事,交换案件的管辖权,但政府层面商谈无果。

中央民族大学法学院行政法学教授熊文钊曾表示,两地出现了冲突和纠纷,应该报中央政府寻求解决,而不应该两个省、两个市争执不休、加剧冲突,使在该海域正常生产经营的企业或个人受害。

国家不是没有寻求在江苏、山东两地之间明确勘界。《后窗》了解到,国务院办公室在2002年初就发布要求全国各省各县进行海域勘界的通知;2011年的那场全国海域勘界工作并未给两地带来清晰的地域分界。

今年8月,日照和连云港官员接受《财新》采访时表示,对方对本方提出的划界方案不满,耽搁了进程;双方均希望上级政府对前三岛和争端海域进行勘察划界,确定权属。

《后窗》了解到,在国内,除了苏鲁交界处存在行政区划纠纷,其他省份之间也存在过类似情况。如位于浙江苍南县最南端的无居民海岛七星岛,一度与福建省有过管辖权争议,前者政府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到2016年,在岛上先后四次立碑宣示归属;后者海洋所则在附近海域进行研究勘测。

目前,连云港前岛公司涉嫌的敲诈勒索案,日照中级法院审后未判。同年8月中旬,连云港市连云区法院将就日照前三岛公司工作人员涉嫌寻衅滋事罪召开庭前会议,为开庭做准备。

江苏省连云港市看守所里,九名40-60多岁的前三岛公司的工作人员,被羁押了快8个月,这些渔民的妻子和女儿到公司去哭诉、要人,“我们都是劝,因为公司也是受害者,我们都是受害者。”赵田华说。

7月24日,日照市岚山区法院的法庭上,被告人、前岛公司董事长丛云鹏做自我陈述。“在现在的这种环境下,作为一个民营企业,如何生存和发展,如何在公权力失缺的情况下寻求自助?感觉太难了。”他说。

现场的丛振华注意到,法庭陷入了沉默。 

猜你喜欢

分享到:

奇闻趣事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西双版纳"或电头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稿件,均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西双版纳生活网",并保留"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电头。如有侵权行为第一时间通知删除 1700055555@qq.com

©2017   西双版纳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