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教育 > 正文
科学“施肥”催动幼儿园蝶变
时间:2018-12-09 15:47 来源:未知



科学“施肥”催动幼儿园蝶变


    “大宝在小庄幼儿园时,还没建新房,活动场地也没硬化,就连上厕所也不方便。现在二宝也去了这所园,但幸福多了。房子翻新了,特别漂亮,玩具多,书也多。下午去接时,孩子都不想走,说没玩够。”家长魏方玉,亲眼见证了这几年小庄幼儿园“翻身”的过程。

魏方玉的评价,说出了山东省五莲县许多人的心里话。近几年,五莲县学前教育发生了巨变。截至目前,五莲县登记注册幼儿园89所,绝大部分实现了楼房化、高质量,其中16所为省级示范性幼儿园。而从前,全县省级示范园只有一所,且大部分幼儿园软硬件都很薄弱。

转折发生在2014年,仅这一年,就有8所乡镇中心园通过省级示范园验收。这一年,五莲县学前教育究竟发生了什么?

一切还要从幼儿园与小学的关系说起。

独立建制:

扶幼儿园“站”起来

长期以来,五莲县的乡镇中心园及村级园都由乡镇中心小学统管。在幼儿园走向社会化的那些年,这种管理方式使大部分公办园保留了下来。但因为长期附属于小学,幼儿园人财物大都被用于小学,发展受限,被严重边缘化了。

“小学把空出来的几间平房给幼儿园用,房屋、教学等条件都很陈旧。”提起早先农村幼儿园的情况,五莲县教育局托幼办主任王维苗记忆犹新。不但如此,当时因为对幼儿园缺少投资,幼儿园玩教具极为匮乏,“一个村里的幼儿园,有个跷跷板或滑梯就不错了,综合类大型户外玩具自然是没有的”。

这严重阻障了幼儿园发展。

随着2010年《国务院关于当前发展学前教育的若干意见》颁布,以及2011年第一期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的实施,学前教育地位越发重要。

这种情况下,为抓住学前教育发展机遇,经过多次调研和统一改革思路,紧要关头,五莲县教育局党委一班人力排众议:“定了!幼儿园从小学剥离!”

2014年,五莲县教育局通过公开招考,为各中心园配齐了较高素质的园长,同时决定幼儿园人事、财务与管理相对独立。

“独立后,幼儿园的发展可谓突飞猛进。”王维苗说。其实,早在2011年,一期行动计划实施时,五莲县12所乡镇中心园已开始重建,幼儿园的课程建设与内涵提升也同步推进。二期行动计划时,又新建、改扩建55所村办园。独立后,幼儿园立即实施“镇村一体化”,即乡镇中心园对辖区内所有村级园实行“统一建设、统一经费、统一设施设备、统一教师配备、统一保教”的“五统一管理”,以促进镇村幼儿园办园质量同步提升。

这一系列动作,很快就有了成效。2013年,五莲县被评为山东省落实《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试点县。2014年,8所乡镇中心园通过省示范园验收。

2016年7月,五莲县政府率先在全县下达《关于乡镇(街道)中心幼儿园独立建制的批复》,核定教师编制,确立了乡镇中心幼儿园的独立法人地位,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独立建制。

幼儿园开始“站”起来了。

下放权力:

引幼儿园“动”起来

幼儿园的第一责任人是园长。明确这一点,就要考虑责权统一,赋予园长足够的权力。基于此种考量,五莲县实行了园长“组阁制”。2014年起,所有新任园长都要通过县教育局统一组织的考试竞争上岗。同时对园长实行聘任制,3年一个聘期,期满后重新聘任。这就解决了园长怎么来怎么去的问题,园长有了危机感,就会努力工作。

为进一步激发幼儿园活力,2016年,五莲县教育局又提出“三放手信任发展体系”,即教育局带头放手幼儿园,让幼儿园自主办园;园长放手教师,让教师创造性教学;教师放手幼儿,让幼儿自主发展。

教育局把“信任”层层传递下去后,幼儿园“活”了。

园长通过竞争机制上岗后,可以自主选择副园长及中层干部。“他们自己选的人,配合起来自然得心应手。”县教育局人事科科长宋正恩发现,园长有了用人权后,与中层干部的关系理顺了许多,领导班子的积极性被充分调动起来了。

据介绍,幼儿园可以在规则范围内自主预算。同时,只要不违背《指南》,教师可以创新课程及教学活动。

有了空间,无论是园长还是教师,都把精力用在工作上了。

采访中,记者发现了许多教师“想办法”的痕迹。1—10这些数字分别被写在汽车玩具下面,对应的是由1—10个圆点组成的停车位。认数问题变成了找停车位问题。教室一角,孩子们在“破译电话号码”。10以内的加减法,变成了猜电话号码问题。

“我们经常出去学习培训,再加上园长会管理、懂专业,经常指导我们做研究。大家看到孩子们发展了,就坚定了信心,越研究越觉得有趣,于是就有了内驱力。”刘官幼儿园教师徐莉莉说。

规范保教:

促幼儿园“强”起来

走进刘官幼儿园,只见孩子们在忙碌地“创作”,他们在巨幅纸张上用折纸与撕纸设计“未来的社区”“我们的家乡”……走进莲海幼儿园,记者仿佛走进了一个小城镇。班级变身花店、蛋糕店、汽车城……孩子们有的忙于“工作”、推销产品,有的在喝茶、消费。

玩得实、玩得深、玩得活,是走访五莲县几所幼儿园后记者的直观感受。但在王维苗看来,这些幼儿园走到今天,并不容易。

“‘我教你学’的传统观念牢固,重知识传授,缺乏游戏等现象普遍存在。当时教师工资低,有教师背后做通家长工作,将部分孩子带回家自己办幼儿园。”2014年之前,粗放的管理方式在五莲县许多幼儿园普遍存在。基于此,五莲县教育局专门出台《幼儿园一日活动流程与标准》,狠抓日常管理这个“牛鼻子”。

但五莲县的幼教人,并不满足于“规范”。在把握幼儿园一日常规的基础上,五莲县从2015年开始聚焦于幼儿“主动发展”,要求教师放手让幼儿自主游戏、自主学习与自我管理。各幼儿园成立专门的观察叙事项目组,选取集体教学、区域游戏等环节展开行动研究,提升教师把握课程的能力。

近两年来,五莲县幼儿园的保教工作又往前走了一步,这得益于对园本课程的进一步探索。

一方面,教师利用随处可见的玉米皮、秸秆、毛线等乡土材料,改变省编课程实施方式及内容,将省编课程乡土化、园本化。另一方面,根据幼儿的真实兴趣与需求,教师还带领幼儿一起探索了各种创生课程。

在此过程中,县托幼办的专业指导功不可没。“我们走进60多所幼儿园,根据幼儿园实际,与园长一一磨合适宜的课程及落实方法。”王维苗说。同时,全县还建立流动教研机制。每个季度,托幼办都要到发展有特点的园所开现场会。每一年,全县园长组织一次“大拉练”,到所有幼儿园看亮点,找不足。

持续探索下,汪湖中心幼儿园的泥塑课程、高泽中心幼儿园的剪纸课程……应运而生了。今年,“日照市农村幼儿园保教质量均衡优质发展的机制探索”出现在基础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二等奖公示名单上,而获奖成果三大板块中的两大板块——农村幼儿园保教质量均衡优质发展的机制探索和构建研究平台形成长效的区域互动机制,都是基于五莲县经验做法的提升。

“我们既然决定把学前教育办好,就会竭尽全力。”五莲县教育局副局长刘敬祥无意中道出的一句话,或许在一定程度上揭开了近些年五莲县学前教育由小苗长成大树的秘密,他们一直坚持科学“施肥”。

猜你喜欢

分享到:

奇闻趣事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西双版纳"或电头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稿件,均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西双版纳生活网",并保留"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电头。如有侵权行为第一时间通知删除 1700055555@qq.com

©2017   西双版纳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