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历史 > 正文
民国史话:天津小女子为何手刃五省联军司令?
时间:2018-04-07 09:23 来源:未知
民国史话:天津小女子为何手刃五省联军司令?

1935年的11月13日下午三点半,天津市佛教寺院居士林的殿堂里男女居士们正襟危坐,正参禅听经。突然几声枪响,前五省联军总司令孙传芳应声倒地,一名呜呼!曾经不可一世的北洋枭雄退居幕后多年仍遭人“毒手”,一时间,好奇的人们忍不住纷纷打听,刺客到底是什么来历,和孙传芳之间到底有什么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呢?

故事还要从10年前说起……….

1925年10月,奉浙战争爆发。张作霖任命张宗昌为江苏善后督办,施从滨为安徽善后督办,南下迎击孙传芳部。两军在安徽固镇遭遇,最后施从滨被活捉。此时一下子变成五省联军司令的孙传芳被胜利冲昏头脑,他将被俘的施从滨就地斩首,暴尸三日,破坏了军阀间不杀俘虏的规矩。但让孙万万没想到的是,此举竟在10年后给自己酿成了杀身之祸。

这一年,施从滨的女儿施谷兰只有20岁,得知自己的父亲被杀之后,心情非常沉痛的她就曾经作诗一首--被俘牺牲无公理,暴尸悬首灭人伦。痛亲谁识儿心苦,誓报父仇不顾身。可是一个弱女子要面对的却是一个五省联军总司令,谈何容易,她又能将希望寄托于谁呢?

在施谷兰彷徨无助的时候,一个叫施靖公的男人悄然地走进了她的内心世界。施从滨死后第三年,施谷兰在家中祭奠父亲,此时身为阎锡山手下的谍报股长的施靖公,就借住在施家隔壁,此人对施谷兰倾心已久,寻着哭声一问原委,当即提出:说如果你嫁给我,我就替你报父仇,二人因此结合。

婚后的施靖公逐渐在阎锡山手下做到了旅长,但对报仇之事无动于衷。1935年初,施谷兰偶然间听到孙传芳寓居天津的消息,感到为父报仇的机会终于来临,再次要求施靖公为父报仇,遭到拒绝后,彻底失望的施谷兰带着两个儿子不辞而别,回到娘家天津。因有感蹉跎10年父仇未报,吟诗“翘首望明月,拔剑问青天”,并从此由“施谷兰”改名为“施剑翘”。她决心要亲自动手,以了却自己的心愿。

在施剑翘回到娘家之前4年,也就是1931年,孙传芳就已从东北迁至天津隐居,不问世事的他,早已皈依佛门,和好友在天津成立了一个佛教会堂,居士林。可他万万没有料到的是,闲居天津,闭门谢客,深居简出的时候却马失前蹄了。

此时的施剑翘在天津到处打听仇人的下落,但孙传芳毕竟做过五省联军统帅,总司令的,他知道他当政的时候得罪过很多人,所以防范甚严,因此复仇计划一直没什么进展。

无独有偶,一次施剑翘在接送孩子时无意中听到孙传芳的女儿跟自己的孩子就在同一所幼儿园,通过这条线索,她顺藤摸瓜记下了孙传芳的车牌号。

那是1935年的中秋节,在天津大光明影院门口,她看见了孙传芳的汽车,车号1093,当时施剑翘热血贲张。但面对孙传芳周围的一众保镖,这个手无寸铁的弱女子,只能眼睁睁看着孙传芳那个汽车从自己的面前驶过,看着杀父仇人扬长而去。

直到1个多月后, 1935年农历9月17日,为悼念父亲遇难10周年,施剑翘在天津日租界的观音寺为父烧纸念经时,恰巧遇到一个和尚,二人一番交谈,僧人无意间透露孙传芳现在经常以佛教徒首领的身份出入天津居士林,由此步步都是机缘巧合,施剑翘心里暗想 :孙传芳既然念佛,他在佛堂,肯定不能带保镖去,更不能身上带着手枪,通过各种途径,施剑翘掌握了孙传芳的相貌、身材、口音,以及生活规律, 她化名董慧,以佛教信众的身份混入居士林,一步步的接近自己的目标。1935年11月13日正是讲经日,这一天下午,寒风裹着冷雨,街上行人稀落。报仇雪耻的机会终于来了。

当天阴雨连绵,施剑翘估计这种天气孙传芳应该不会前来,一开始她大衣没穿、枪也没带,只是去了居士林看看情况。“正准备回去,忽然见到披着袈裟的孙传芳从门口进来。施剑翘见状,立即回家里拿枪。下午3时后,施剑翘带着手枪和印好的传单,身披一件大衣作掩饰,返回居士林。孙传芳此时正在念经。片刻之后,坐在一旁的施剑翘突然走到孙传芳身后,拔出枪对着他的后脑扣动了扳机,没有任何觉察的孙传芳应声倒下,施剑翘又连开两枪。枪声响后,佛堂大乱,施剑翘将早已准备好的传单《告国人书》和身穿将校服的施从滨照片抛向人群,大声宣布自己的姓名及行刺目的,决意自首。

下午6点,天津的《新天津报》就马上出号外,速度非常之快,大标题引爆眼球,奇女子为父报仇,击毙的又是当时鼎鼎有名的,从前的五省联帅孙传芳,新闻消息极具爆炸性。

施剑翘刺杀孙传芳后的第二天,案件就被移送到天津地方法院检察处,经过十天的审讯及证据搜集,1935年11月25日,天津地方法院开审施剑翘一案。法庭上在争论,社会上报刊上也在争论,有理解施剑翘的,也有同情孙传芳的,各界观点莫衷一是。当时的社会舆论对施剑翘大多持同情态度,冯玉祥早年曾与施剑翘的叔叔施从云一道参加过反清运动,他联合李烈钧、张继等30余位国民政府要人请求特赦。在多方奔走下,法庭一审先是判决施剑翘有期徒刑10年,后又改判为7年,最后于1936年予以特赦。经过法庭和社会各方围绕施剑翘的种种行为,在罪行与义举之间反复博弈,最终随着施剑翘的特赦,终于在法理权威和道德伦理之间寻找到了一个简单的平衡。

报了10年前的杀父之仇。从此,这个原本平凡的女子,因为她的这个举动,轰动了整个中国。”奇女子“、”侠女“、”烈女“的称号一直伴随着她的故事流传至今。几十年后,在天津成都道,当夕阳西下,一群老人围坐在树下纳凉闲聊时,依然可以从他们历数往事的话语中听到施剑翘的名字,对于她短暂居住过的成都道世界里,施剑翘永远是这里的一个传说……

猜你喜欢

分享到:

奇闻趣事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西双版纳"或电头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稿件,均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西双版纳生活网",并保留"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电头。如有侵权行为第一时间通知删除 1700055555@qq.com

推荐阅读

©2017   西双版纳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