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历史 > 正文
湖南歷史上的人才爭奪戰
时间:2018-05-06 09:48 来源:未知
湖南歷史上的人才爭奪戰


  △梁啟超。

  歷史上,湘楚人才蔚興,博得" 惟楚有材" 的稱譽。但人才流失現象同樣不容樂觀。春秋時期,楚地的能人才士曾紛紛遠赴晉國大展拳腳。" 楚材晉用" 成就了晉國的霸業,於楚地而言,卻堪稱痛史。好在,湖南也有引進人才的壯舉,朱熹來岳麓會講,梁啟超到時務學堂講學…… 歷史上,湖南省運的興衰,與" 逐客" 與" 引智" 的關系也相當密切。且讓我們選取幾個歷史節點,看看歷史上湖南是如何引進人才的。

  朱熹是湖南最成功的引進人才

  春秋戰國以降,流寓湖南的文人墨客極多。詩聖杜甫泊舟而來,寫下" 湖南清絕地,萬古一長嗟" 這樣意興飛揚的詩句。辛棄疾更曾練兵長沙,賦詞雲" 更能消,幾番風雨,匆匆春又歸去",豪氣干雲,柔情似水。然而無論文苑詞臣還是疆場武將,他們逗留湖南建功立業、吟詩作賦,湖南大地似乎只是他們人生的背景。遷客騷人並非推動湖南發展的力量之源。

  △朱熹手跡《城南唱和詩卷》

  朱熹不一樣!南宋乾道二年( 1166 年) ,湖南安撫史劉珙禮邀朱熹。次年秋天,朱熹抵達潭州。在岳麓書院,朱熹與張栻切磋性命之學,收獲治心修身之要,而張栻也獲知學之旨歸﹔在潭州城南書院,二十余處風景,朱熹一一吟詠。有詩雲:" 花落洞庭波,秋風渺何極。"" 一曲菱歌晚,驚飛欲下鷗。"《城南唱和詩》二十首詩境高遠,真跡流傳至今。元代的楊維楨、明代的吳寬、何喬新、徐有貞等人都接連題跋。祖籍茶陵的李東陽見到朱熹這幅真跡,欣然提筆,稱朱子書法" 矯杰橫發"。朱熹足跡所往,都成名勝。渡河而往的地方是朱張渡,瞻望的赫曦台,在明代王陽明抵達時,也忍不住眺望一番。

  二十余年后,朱熹任漳州太守,執政期間最出色的工作乃是興學。朱熹的門人弟子遍天下,而道學也隨之遍天下。他深諳講學的巨大功效,留戀昔日會講岳麓的興會風流。

  劉珙延請朱熹的" 攬才" 之舉,無疑是極為成功。此后程朱之學在湖南徹底扎根,朱熹的湖南之旅可能從根本上改變了湖南的思想歷程。

  梁啟超來去湖南始末

  要想移風易俗、化成天下,首要任務便是造就一代新人。晚清湖南維新派想成就一番事業時,他們也不能不從教育著手。

  △時務學堂教習合影,左起葉覺邁、譚嗣同、王史、歐榘甲、熊希齡、韓文舉、唐才常、李維格。

  1897 年秋天,身處湖南的黃遵憲向上海《時務報》的汪康年寫信,信中稱:" 學堂人師為天下楷模,關系尤重。故弟願公為公誼計,勿復維摯之。" 黃遵憲所指的學堂便是他們寄予厚望的時務學堂。他希望汪康年放梁啟超入湘。此時的梁啟超乃《時務報》頂梁柱,又是思想界引領風氣者。但湖南方面的誠意滿滿,學政江標也致函汪康年,雲" 此間時務學堂擬敦請卓公為主講,官員紳士民同出一心,湘士尤盼之甚切也"。湖南人熊希齡、鄒代鈞也紛紛勸說汪康年放人。1897 年11 月,梁啟超抵達長沙,陳三立、江標、黃遵憲、皮錫瑞、唐才常等人前往迎接,而王先謙等人張宴唱戲以示歡迎。一時之間,湖南方面對梁啟超求才之心溢於言表。

  △梁啟超題名" 時務學堂故址"。

  沒有蔡元培的支持,在加上湘紳告狀,梁啟超在戊戌年間不得不出走湖南。但梁啟超的到來,並不辜負湘人的期待。在不長的辦學歲月中,時務學堂培育了蔡鍔、范源濂、楊樹達等人,而其所倡導的經世精神、關切時務的理念,影響至今。

  湖南科考外省人要交贊助費

  湘軍崛起之前,湖南人才雖盛,但與東南諸省相比,仍頗顯遜色。湖南文化的發達,有賴於外省人才的輸入。但外來人才的大規模涌入,不免擠壓本地人的利益空間。一貫靠外省人才輸血的湖南,在同治中興以后,挾戰功余威,人才也如雨后春筍,能與江浙相等。此時,僑居湖南的外省人,慢慢地就不那麼受歡迎了。在士人利益最為關切的地方,贊同" 逐客" 的勢力逐步抬頭。科考的籍貫門檻,使得外省人想要在湖南考試,必須籍人引介,並出一筆贊助費。譬如葉德輝,原籍蘇州吳縣,雖然其父早已遷居長沙,但並無縣籍。當葉德輝十九歲考秀才時,便在湘潭籍業師徐峙雲的介紹下,捐獻200 兩銀子給學宮,方才獲得考試資格。

  △李瑞清畫作

  與葉德輝相比,中國現代美術教育的先驅李瑞清(1867 —1920)就沒有那麼幸運。李瑞清生於長沙、長於長沙,他的父親李必昌在湖南為官三十年,他的岳父余祚馨為常德人。1891 年,李瑞清參加湖南鄉試,考取第一。此時,有人攻擊李瑞清祖籍江西臨川,實屬" 冒籍"。對此,李瑞清淡然處之,雲" 是區區何足爭議"。兩年以后,李瑞清回江西考試,仍然中舉。以后,李瑞清任兩江師范學堂監督(校長),培養了張大千、胡小石等一眾藝術家和學者。摯友曾熙稱他" 於古今書無不學,學無不肖,且無不工"。他的書法造詣在近現代書壇佔據重要一席。如今湖南圖書館仍藏有李瑞清不少作品,但展覽時李的籍貫卻不能不署" 江西臨川"。

  抗戰時湖南費盡心思留人

  抗戰爆發之后,湖南成為戰略要地,南遷高校、西行旅人紛紛過境湖南,形成湖南歷史上又一次流寓人才的高峰。一時之間,長沙臨時大學、中央大學等高校知名教授紛紛過境,郭沫若、李濟、朱自清、梁思成等大批人才駐留湘中。切磋機會難得,湖南民間也借機" 取經"。收藏家蔡季襄、左堃等人與陳夢家、商承祚密切溝通,這種交流對促成蔡季襄名作《晚周繒書考証》幫助甚大。而商承祚為蔡季襄及雅禮大學等處收藏所吸引,逗留長沙四月有余,撰成文物研究名著《長沙古物見聞記》。

  面對彼時最優秀這批知識分子,如何最大程度" 引智",湖南各界費盡心思。教育領域,是聖經學院為長沙臨時大學提供校舍,南岳為臨時大學文學院提供場地。湖南政府各界招待各校教授的歡迎宴會幾乎天天上演。可惜,迫於局勢,臨時大學很快西遷昆明,與湖南擦肩而過。但湖南高校仍在努力,遷居藍田的國立師范學院成功吸引到一代碩學錢基博,甚至,錢鐘書一度也到藍田師范任教。

  △南強旬刊1938 年創刊號封面

  更為有系統的" 引智" 宣言來自《國民日報》。這份當時湖南最有影響力的報紙,社長為賓步程(1879 —1943)。賓氏為東安人,作為最早留德的一批科技人員,他深知外界知識對改革湖南事業的重要作用。1938 年年初,賓步程效仿《大公報· 國聞周刊》,新辦附於《國民日報》的《南強旬刊》。

  在《發刊詞》中,賓氏寫道:" 惟京滬平津,為我國人文薈萃之區,取料易於從事。湖南為一隅之地,欲追美名志,誠不易得。顧自軍興以來,湖南較為安定,復興民族,湖南人平日又以之自豪。而各大地能文之士,轉徙來湘者,又不知凡幾。其憂郁勞苦之心,發為文章,較平日必然可觀。任其放失,寧非可惜。搜羅薈萃,蔚為大觀,又未必遠遜京滬平津各大報之雜志也。" 湖南的文風不如京滬等地,但抗戰的特殊狀況,使湖南在短時間內雲集四方之士。賓步程等人認為這是湖南的雜志的黃金機會。他希望雜志能得江山之助,得四方文人才士之助,以解救當日全國文章的弊病。他以為" 起而振之,為碩學通儒之任也"。他並且認為在這風雨如晦、雞鳴不已的時代," 能有從容不迫之度者,方能與定大事,決大政。曾文正在軍中,不輟學業﹔左文襄用兵婺源,方與夏炘講明朱學。日不暇給,何嘗以武備廢文事"。

  在這份刊物上,過境長沙的唐文治、劉永濟、楊樹達、陳子展、吳劍嵐、陳揚祚等人都留下自己的墨跡,鼓舞抗戰,發揚傳統。盡管其中不少作者為湖南籍人,但這正如今天" 回湘置業" 的湖南人一樣,沒有賓步程的引智計劃,這批在外面大展拳腳的湖南人很可能不會在湖南留下這樣的文字。

  《南強旬刊》共辦14 期,直至戰火逼近長沙,方才停辦。

  歷史地看,凡湖南誠意引智時,則湘中文運興盛﹔凡湖南露逐客之意時,則湘中文風士風不免於衰敝。" 河海不擇細流,故能就其深。"

  △梁啟超。

  歷史上,湘楚人才蔚興,博得" 惟楚有材" 的稱譽。但人才流失現象同樣不容樂觀。春秋時期,楚地的能人才士曾紛紛遠赴晉國大展拳腳。" 楚材晉用" 成就了晉國的霸業,於楚地而言,卻堪稱痛史。好在,湖南也有引進人才的壯舉,朱熹來岳麓會講,梁啟超到時務學堂講學…… 歷史上,湖南省運的興衰,與" 逐客" 與" 引智" 的關系也相當密切。且讓我們選取幾個歷史節點,看看歷史上湖南是如何引進人才的。

  朱熹是湖南最成功的引進人才

  春秋戰國以降,流寓湖南的文人墨客極多。詩聖杜甫泊舟而來,寫下" 湖南清絕地,萬古一長嗟" 這樣意興飛揚的詩句。辛棄疾更曾練兵長沙,賦詞雲" 更能消,幾番風雨,匆匆春又歸去",豪氣干雲,柔情似水。然而無論文苑詞臣還是疆場武將,他們逗留湖南建功立業、吟詩作賦,湖南大地似乎只是他們人生的背景。遷客騷人並非推動湖南發展的力量之源。

  △朱熹手跡《城南唱和詩卷》

  朱熹不一樣!南宋乾道二年( 1166 年) ,湖南安撫史劉珙禮邀朱熹。次年秋天,朱熹抵達潭州。在岳麓書院,朱熹與張栻切磋性命之學,收獲治心修身之要,而張栻也獲知學之旨歸﹔在潭州城南書院,二十余處風景,朱熹一一吟詠。有詩雲:" 花落洞庭波,秋風渺何極。"" 一曲菱歌晚,驚飛欲下鷗。"《城南唱和詩》二十首詩境高遠,真跡流傳至今。元代的楊維楨、明代的吳寬、何喬新、徐有貞等人都接連題跋。祖籍茶陵的李東陽見到朱熹這幅真跡,欣然提筆,稱朱子書法" 矯杰橫發"。朱熹足跡所往,都成名勝。渡河而往的地方是朱張渡,瞻望的赫曦台,在明代王陽明抵達時,也忍不住眺望一番。

  二十余年后,朱熹任漳州太守,執政期間最出色的工作乃是興學。朱熹的門人弟子遍天下,而道學也隨之遍天下。他深諳講學的巨大功效,留戀昔日會講岳麓的興會風流。

  劉珙延請朱熹的" 攬才" 之舉,無疑是極為成功。此后程朱之學在湖南徹底扎根,朱熹的湖南之旅可能從根本上改變了湖南的思想歷程。

  梁啟超來去湖南始末

  要想移風易俗、化成天下,首要任務便是造就一代新人。晚清湖南維新派想成就一番事業時,他們也不能不從教育著手。

  △時務學堂教習合影,左起葉覺邁、譚嗣同、王史、歐榘甲、熊希齡、韓文舉、唐才常、李維格。

  1897 年秋天,身處湖南的黃遵憲向上海《時務報》的汪康年寫信,信中稱:" 學堂人師為天下楷模,關系尤重。故弟願公為公誼計,勿復維摯之。" 黃遵憲所指的學堂便是他們寄予厚望的時務學堂。他希望汪康年放梁啟超入湘。此時的梁啟超乃《時務報》頂梁柱,又是思想界引領風氣者。但湖南方面的誠意滿滿,學政江標也致函汪康年,雲" 此間時務學堂擬敦請卓公為主講,官員紳士民同出一心,湘士尤盼之甚切也"。湖南人熊希齡、鄒代鈞也紛紛勸說汪康年放人。1897 年11 月,梁啟超抵達長沙,陳三立、江標、黃遵憲、皮錫瑞、唐才常等人前往迎接,而王先謙等人張宴唱戲以示歡迎。一時之間,湖南方面對梁啟超求才之心溢於言表。

  △梁啟超題名" 時務學堂故址"。

  沒有蔡元培的支持,在加上湘紳告狀,梁啟超在戊戌年間不得不出走湖南。但梁啟超的到來,並不辜負湘人的期待。在不長的辦學歲月中,時務學堂培育了蔡鍔、范源濂、楊樹達等人,而其所倡導的經世精神、關切時務的理念,影響至今。

  湖南科考外省人要交贊助費

  湘軍崛起之前,湖南人才雖盛,但與東南諸省相比,仍頗顯遜色。湖南文化的發達,有賴於外省人才的輸入。但外來人才的大規模涌入,不免擠壓本地人的利益空間。一貫靠外省人才輸血的湖南,在同治中興以后,挾戰功余威,人才也如雨后春筍,能與江浙相等。此時,僑居湖南的外省人,慢慢地就不那麼受歡迎了。在士人利益最為關切的地方,贊同" 逐客" 的勢力逐步抬頭。科考的籍貫門檻,使得外省人想要在湖南考試,必須籍人引介,並出一筆贊助費。譬如葉德輝,原籍蘇州吳縣,雖然其父早已遷居長沙,但並無縣籍。當葉德輝十九歲考秀才時,便在湘潭籍業師徐峙雲的介紹下,捐獻200 兩銀子給學宮,方才獲得考試資格。

  △李瑞清畫作

  與葉德輝相比,中國現代美術教育的先驅李瑞清(1867 —1920)就沒有那麼幸運。李瑞清生於長沙、長於長沙,他的父親李必昌在湖南為官三十年,他的岳父余祚馨為常德人。1891 年,李瑞清參加湖南鄉試,考取第一。此時,有人攻擊李瑞清祖籍江西臨川,實屬" 冒籍"。對此,李瑞清淡然處之,雲" 是區區何足爭議"。兩年以后,李瑞清回江西考試,仍然中舉。以后,李瑞清任兩江師范學堂監督(校長),培養了張大千、胡小石等一眾藝術家和學者。摯友曾熙稱他" 於古今書無不學,學無不肖,且無不工"。他的書法造詣在近現代書壇佔據重要一席。如今湖南圖書館仍藏有李瑞清不少作品,但展覽時李的籍貫卻不能不署" 江西臨川"。

  抗戰時湖南費盡心思留人

  抗戰爆發之后,湖南成為戰略要地,南遷高校、西行旅人紛紛過境湖南,形成湖南歷史上又一次流寓人才的高峰。一時之間,長沙臨時大學、中央大學等高校知名教授紛紛過境,郭沫若、李濟、朱自清、梁思成等大批人才駐留湘中。切磋機會難得,湖南民間也借機" 取經"。收藏家蔡季襄、左堃等人與陳夢家、商承祚密切溝通,這種交流對促成蔡季襄名作《晚周繒書考証》幫助甚大。而商承祚為蔡季襄及雅禮大學等處收藏所吸引,逗留長沙四月有余,撰成文物研究名著《長沙古物見聞記》。

  面對彼時最優秀這批知識分子,如何最大程度" 引智",湖南各界費盡心思。教育領域,是聖經學院為長沙臨時大學提供校舍,南岳為臨時大學文學院提供場地。湖南政府各界招待各校教授的歡迎宴會幾乎天天上演。可惜,迫於局勢,臨時大學很快西遷昆明,與湖南擦肩而過。但湖南高校仍在努力,遷居藍田的國立師范學院成功吸引到一代碩學錢基博,甚至,錢鐘書一度也到藍田師范任教。

  △南強旬刊1938 年創刊號封面

  更為有系統的" 引智" 宣言來自《國民日報》。這份當時湖南最有影響力的報紙,社長為賓步程(1879 —1943)。賓氏為東安人,作為最早留德的一批科技人員,他深知外界知識對改革湖南事業的重要作用。1938 年年初,賓步程效仿《大公報· 國聞周刊》,新辦附於《國民日報》的《南強旬刊》。

  在《發刊詞》中,賓氏寫道:" 惟京滬平津,為我國人文薈萃之區,取料易於從事。湖南為一隅之地,欲追美名志,誠不易得。顧自軍興以來,湖南較為安定,復興民族,湖南人平日又以之自豪。而各大地能文之士,轉徙來湘者,又不知凡幾。其憂郁勞苦之心,發為文章,較平日必然可觀。任其放失,寧非可惜。搜羅薈萃,蔚為大觀,又未必遠遜京滬平津各大報之雜志也。" 湖南的文風不如京滬等地,但抗戰的特殊狀況,使湖南在短時間內雲集四方之士。賓步程等人認為這是湖南的雜志的黃金機會。他希望雜志能得江山之助,得四方文人才士之助,以解救當日全國文章的弊病。他以為" 起而振之,為碩學通儒之任也"。他並且認為在這風雨如晦、雞鳴不已的時代," 能有從容不迫之度者,方能與定大事,決大政。曾文正在軍中,不輟學業﹔左文襄用兵婺源,方與夏炘講明朱學。日不暇給,何嘗以武備廢文事"。

  在這份刊物上,過境長沙的唐文治、劉永濟、楊樹達、陳子展、吳劍嵐、陳揚祚等人都留下自己的墨跡,鼓舞抗戰,發揚傳統。盡管其中不少作者為湖南籍人,但這正如今天" 回湘置業" 的湖南人一樣,沒有賓步程的引智計劃,這批在外面大展拳腳的湖南人很可能不會在湖南留下這樣的文字。

  《南強旬刊》共辦14 期,直至戰火逼近長沙,方才停辦。

  歷史地看,凡湖南誠意引智時,則湘中文運興盛﹔凡湖南露逐客之意時,則湘中文風士風不免於衰敝。" 河海不擇細流,故能就其深。"

猜你喜欢

分享到:

奇闻趣事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西双版纳"或电头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稿件,均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西双版纳生活网",并保留"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电头。如有侵权行为第一时间通知删除 1700055555@qq.com

推荐阅读

©2017   西双版纳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