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历史 > 正文
走入南浔 探访历史的水墨画卷
时间:2018-07-31 10:24 来源:未知
走入南浔 探访历史的水墨画卷

    南浔古镇风光

  南浔古镇风光

  初夏雨后,笔者走进太湖南岸水乡深处的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古镇。于笔者而言,南浔是一座文化底蕴深厚的古镇。在这里,时间仿佛已经静默,古镇就如一幅水墨画,清淡、舒缓、质朴、超然。

  文房珍宝:善琏湖笔

  沿着河边悠悠而行,沿岸红灯笼已亮了起来。河在右,老房子在左,间或有诗意的廊桥。那些老房子有些已然关门,开着门的大多是些面馆、酒铺、饰品店、小吃店、笔庄之类。店铺都不大,亮着昏黄的灯,一副淡定的模样。最吸引笔者的,还是那些湖笔商店。湖州不仅盛产丝绸,更是湖笔的产地。湖州乃东南形胜之地,历代才子迭出,文风浩荡。至南宋时期,湖州更是士大夫归隐山林的首选之地,士大夫与文士工于诗词,带动了文房四宝的兴旺,湖笔享有盛名也顺理成章。

  笔者接连看了几家湖笔商店,都打着“善琏湖笔”的名号,却未能找到中意的湖笔。于是,又走进一家湖笔商店,柜台后一位花白头发的老太太忙站了起来笑了笑。环视小店,正面墙上依然有“善琏湖笔”几个大字,清一色的深棕色柜台及货架,清爽怡人。柜台上青花笔筒里插了些湖笔,柜台里及货架上则摆满了一盒盒湖笔。那些湖笔,在昏黄的灯光下,灵性而憨态。让老太太拿盒两支装看看,闻声从里屋走出一位穿对襟白褂的老伯,老伯眼光温和,声音也温和:你买笔是写字还是画画?是写大字还是小楷?随之老伯从货架搬出几盒大小不一的湖笔,一一解说。几番挑选,笔者与友人都买到了中意的湖笔。

  老伯告诉笔者,湖笔的蜚声四海,当始于元。宋元在江淮之间进行了多年征战,宣城为之凋敝,笔工走避江南。不少南迁的笔工徙居湖州,湖州制笔能工迭出,“湖笔”之名就此奠定。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后,使得那些力图善价而沽的湖笔工匠们驾起一叶扁舟,入京售笔。善琏笔工由此逐渐散布于大江南北及京师通衢,“湖笔”由此名满天下。

  书界传奇:嘉业堂藏书楼

  至清末民初,南浔古镇已成为全国蚕丝贸易中心,民间有“湖州一个城,不及南浔半个镇”之说。偏偏此富庶之地,昔日古镇“四象”之首刘家,出了位藏书家刘承干,他所建立的“嘉业堂藏书楼”书写了藏书的传奇。嘉业堂藏书楼为中西合璧的回廊式两层建筑,楼上楼下都是书库。一间间整洁的书楼,看似简单,却是藏巧于拙,玄虚莫测。那些木雕窗格很别致,每个窗格里都是一个字,由左往右由上至下读:嘉业堂藏书楼。

  早在1910年,藏书家刘承干到江苏南京参观南洋劝业会,当他独步于状元坊书店时,竟然沉醉不知归路,乃至满载而归。当地书贾闻风而动,纷纷携书来找他,他欣欣然收购了一大批好书,乃有志于藏书。

  至1920年,刘承干收购的大量书籍,堆放在其上海寓所求恕斋,聚荟如山。几番掂量,刘承干在南浔刘氏家庙旁购地20亩,于是年初冬破土,至1924年岁尾才告竣工,取名嘉业藏书楼。藏书楼落成后,刘承干依然不能停止觅书买书的脚步,至1930年已累计集书约30万卷、18万余册。

  刘承干的藏书典籍宏富,且多为世间不经见之书。他曾对朋友说:天灾人祸,有时不可避免。我要把善本珍本赶快刻出来,使不经见之籍“为千百化身,以公诸天下后世”。不久,他果真着手刻印书籍,但凡刻印之书,事先必请专家鉴定、推荐,然后由权威的学者校正定稿,再请名家作序作跋,才正式刻印。至1933年,他刻印的《嘉业堂丛书》《吴兴丛书》《留余草堂丛书》等共200多种,约3000卷,数量之巨,实为罕见。难得的是,所刻之书均用红梨木雕板,刻法精湛,字迹清晰,所用纸张绵薄坚韧,为当时文化人称道。

  数尽则穷,盛满则衰。身处动荡不安的时代,刘承干渐渐家道中落,不得不零星卖书。虽然藏书楼神奇般地逃过了日军掠夺,但在抗战爆发后仍有大批古籍流失。至南浔镇和平解放前夕,解放军战士驻守藏书楼,书楼得以保全。至1951年11月,刘承干已年近古稀,将藏书楼无偿捐给了浙江图书馆。

  出得楼来,但见清水环绕,庭院古木森森,假山、亭台、小桥点缀在荷花池四周。此刻,庭院静默着,书楼静默着,默默诉说着水墨南浔的源远流长。

  回望书楼,回望南浔古镇,回望那些质朴的湖笔店,豁然明白:千百年以来,千百年以后,飘逸的毛笔字,飘着油墨香的书籍,皆似一朵朵青色的浪花,已奔涌成一条波澜壮阔的大河,直至永恒。

猜你喜欢

分享到:

奇闻趣事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西双版纳"或电头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稿件,均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西双版纳生活网",并保留"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电头。如有侵权行为第一时间通知删除 1700055555@qq.com

推荐阅读

©2017   西双版纳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