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历史 > 正文
历史最大假象—明朝火器天下第一
时间:2018-08-29 14:09 来源:未知
历史最大假象—明朝火器天下第一


  作为中国最后一个汉人王朝,明朝被众多军迷各种热捧,而最为津津乐道的还数明朝强大的火器,就提到了,明朝的火炮绝对是拿得出手的武器担当,重创葡萄牙军、制裁鬼子、让蒙古军臣服。

  甚至,有人很自信地认定,论同时期的火器发展程度,欧洲简直对明朝是望其项背,可是事实真是如此吗?明朝的火器真的是天下第一吗?那怎么解释火器如此强大的明朝倒在满族人手里,清朝的火炮装备可是被欧洲吊打的存在。

  我们来以时间的维度来看明朝和欧洲的火器,这样就很直观了。

  

  火药是中国的四大发明之一,很自然,中国也是世界上最早把火药用于战争的国家,据考证,我国最古老的火炮要比欧洲现存最古老的火炮早半个世纪。

  13世纪中叶,成吉思汗率领蒙古帝国军队挥师征战西方,那个时期的欧洲还在流行冷兵器,看到了蒙军的火器惊呼其为妖术,这种巨大的冲击彻底改变了欧洲人对战争的观念。

  颠覆明军三观的武器

  虽然起步迟,但是后天的科学研究让欧洲的火器飞速发展。15世纪的欧洲出现了三种火炮:即长炮、加农炮(现代榴弹炮的原型)和迫击炮。16世纪前期,意大利人N·塔尔塔利亚发现炮弹在真空中以45度射角发射时射程最大的规律,为炮兵学的理论研究奠定了基础,那个时期的明朝还陶醉自己的封建盛世里,以“先进”的火铳为傲。

  

  明朝的“佛郎机”

  1517年,在一支由4艘帆船组成的护航舰队护送下,葡萄牙派往中国的首位使臣皮雷斯抵达广州。为了向中国人民表达敬意,对东方礼仪茫然无知的葡萄牙舰队指挥官费尔南按照欧洲惯例下令升旗鸣炮,却被广州人误认为是要开炮搞事情,致使“放铳三个,城中尽惊”。经过一番煞费周折的解释,明朝官员方才疑云渐消,但肇事的葡萄牙人也因此受到中国方面的格外关注。

  对于这些初来乍到的不速之客,明朝官方的第一印象是三句话:“性凶狡”、海船“底尖面平”“无风可疾走”以及印象最深刻的“善大铳”:“铳发弹落如雨,所向无敌。其铳用铜铸,大者千余斤,因名“佛郎机”。所谓“佛郎机”原本是明朝对葡萄牙和西班牙国家的称呼,随后也用来称呼这种“自古兵器未有出其右者”的新式火器,这个武器彻底颠覆了明军眼球。

  

  没有军事理论作为支撑,没有能力生产大规模杀伤性的武器,那怎么办?明朝教你,剁手买买买,即使被称为西洋人的 “奇技淫巧”,该买的还是要买,明军很清楚这一点。

  1522年8月,5艘葡萄牙舰船在珠江口外进行挑衅,被明军击败,2艘舰船及20多门佛郎机炮被明军缴获。对佛郎机威猛火力印象深刻 的广东地方当局立即上奏嘉靖皇帝,请求“颁其(佛郎机)式于各边,制造御虏”。朝廷的反应相当迅速,当年工部军器局大规模地仿制了佛郎机铜铳32副,将其视作御敌利器,山寨的佛郎机遂以极快的速度装备明军。

  正是这些山寨的佛郎机帮助明军击退了自大的日军和蒙军,让明军沉浸在火器霸主的地位固地自封。

  

  明朝的“红夷大炮”

  新款肯定是要追的

  当明朝的“佛郎机”在朝鲜战场逞威时,西欧国家的火器制造技术又一次出现了飞跃。17世纪,伽利略的弹道抛物线理论和牛顿对空气阻力的研究,推动了火炮的发展。欧洲各国都开始研发采取减轻火炮重量和使火炮标准化的方法,提高了火炮的机动性。

  到了17世纪初“海上马车夫”荷兰人来到东亚后,中国人的眼界又为之一变。1601年,荷兰的两艘军舰突袭澳门,被租借澳门的葡军击退。荷兰人装备的“红夷大炮”,却给了明朝极大的震撼。震撼之余,明军又开始做自己最擅长的事。

  明朝先是从澳门的葡萄牙人手中,少量购置这种火炮。接着由徐光启和传教士汤若望,负责仿制该炮。但是山寨总归是山寨的,明军铸造大型火炮的水平非常低劣,质量非常糟糕,铸造出的大型火炮往往是开裂的废品,所以必需请洋人帮忙指点才能逐渐浇注成功,但质量依旧低劣,所以炮身极厚,明朝所铸红夷炮,长多在2米多,在当时的明朝属于巨炮,号称10里射程,实际只500米左右(1里射程)。

  除了重火器,轻火器更是和欧洲有巨大差距。当时明朝以火门枪为主,辅之少量火绳枪,欧洲军队处于混用火绳枪和簧轮枪的时代,众所周知火枪的火力排名:簧轮枪>火绳枪>火门枪,而且欧洲的火绳枪比明朝的火绳枪先进地多,差距可见一斑。

猜你喜欢

分享到:

奇闻趣事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西双版纳"或电头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稿件,均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西双版纳生活网",并保留"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电头。如有侵权行为第一时间通知删除 1700055555@qq.com

推荐阅读

©2017   西双版纳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