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历史 > 正文
刘秀并不擅长攻城,为何还能统一天下?
时间:2018-09-24 15:48 来源:未知
刘秀并不擅长攻城,为何还能统一天下?

公元23年(地皇四年),王莽政权败亡,然天下未定,更始帝刘玄乃令刘秀以破虏将军行大司马事持节北渡,镇慰河北诸州郡;却不料邯郸算命师王郎竟诈称汉成帝之子刘子舆,在赵地豪杰的拥护下自立为帝,河北各郡官民为其所蛊惑,皆望风而靡。好在刘秀也招抚了一批力量支持自己,总计也有数万之众,他本欲率这支大军北上幽州,继续壮大势力与地盘,再回过头来与王郎决战,忽闻更始朝廷已遣尚书令谢躬领兵三万,自河内北上魏郡,欲与刘秀南北夹击王郎,会于邯郸之下。刘秀心想目前还是大局为重,于是又转而南下,打下了常山郡的元氏、房子二县,继而挺进到赵国北部,兵锋直指邯郸北面门户柏人(今河北隆尧西),在这里,刘秀终于碰到了一块难啃的硬骨头,这便是王郎手下大司马李育。

刘秀的野战能力,已在昆阳一战中得到验证,几乎已是天下无敌的境界了。但对于攻城战,他还真是没有什么经验,再加上李育身为王郎大司马,手底下兵多将广,刘秀攻城十余日,损兵折将,却毫无进展,便决定转换战略方向,向东攻取广阿(今河北隆尧东),再向北拿下巨鹿,绕个道南下攻打邯郸,也是一样的。

于是,大军调转兵锋,直攻广阿,广阿城小兵少,守军又没有防备,一触即溃,刘秀遂进占广阿。



图:刘秀转战河北路线

刘秀占领广阿后并没有很开心,反而感觉很疲惫,作为一个天才军事家,他很明白自己和自己部队的短板,那就是攻城,自己数万大军,却连一个小小的柏人都拿不下,那日后邯郸、临淄、成都、洛阳、长安这些大城还怎么打?他愣愣的看着天下地图,感觉自己超无力,不由忍不住对旁边的参谋长邓禹抱怨道:“天下郡国如此之多,今我只得信都、常山、中山三郡之部分县邑,加起来不过一郡,欲尽复高祖之江山,不知何年何月?仲华(邓禹字)之前说吾可举手而定天下,何也?”

邓禹笑道:“方今海内纷乱,人思明君,犹赤子之慕慈母。古之兴者,在德厚薄,不在地盘之大小。”

“仲华之意是?”

“莫说一郡之地,明公便是一城也无,只要德被八方、万民归心,天下自可传檄而定,又何需一城一池去攻呢?”

刘秀大笑:唯仲华知我意也!惊喜,惊喜!



可刘秀还没惊喜两天,就遇到了一次惊吓,原来就在近日,北方传来了一个可怕的消息,说从河北北部的幽州来了两支骑兵大军,正在向广阿方向挺进,众人大惊,因为此前一直盛传王郎正从北方幽州调兵前来,若真如此,王郎两面夹击,广阿腹背受敌,则大事去矣!于是,为了安定军心,刘秀只好假意宣示全军说:“此幽州兵马为我所发,不必惊惶。”

但这种话也只能应付一时,没过多久,幽州军已然兵临城下,刘秀只好下令,紧闭城门严阵以待,做好一级战备,完了便亲自登上城楼,放眼望去,北方万马奔腾,地动山摇,铺天盖地而来,那真是从来也没有见过的雄壮军容与凛然威势!这就是传说中的幽州突骑么?(指能够突击破阵的骑兵,即突击骑兵)果然不同凡响。诸将闻讯,也纷纷登上城楼,不由望而色变,面面相觑。



刘秀镇定心神,朝下面问道:“来者何处之兵,哪个方面的?”

下面回答:“上谷兵,为刘公而来。”

大家闻声定睛一看,那为首之人不正是耿弇么?于是城楼上一片欢呼万岁之声:“耿弇得所归附矣!”

原来,刘秀等人当年流亡河北之时,曾遇到上谷郡太守之子耿弇,双方曾初步达成合作事宜,但后来蓟县遇险,双方失散,耿弇左右寻不着大部队下落,便又孤身回到上谷,劝得父亲耿况联合渔阳太守彭宠,各发突骑两千,步兵一千,南下攻打王郎。结果,这支总共不过六千人的部队,却打出了惊天动地的战绩,一路击斩王郎大将、九卿、校尉等高级官员四百余人,斩首士卒三万级,定涿郡、中山、巨鹿、清河、河间凡二十二县。如此耀眼战功,比之刘秀亦毫不逊色,耿弇不愧为东汉北州第一骑将,幽州突骑也不愧为东汉骑兵第一劲旅,他们继承了李广李家军与霍去病骠骑营的优良传统,马飞刀快、来去如风、弓弩剽悍,身经百战,我们前面提到的那些什么舂陵军、王莽军、绿林军、赤眉军、王郎军,其战斗力跟他们比起来都是业余水平,差远了。



既然是自家人,刘秀当然太高兴了,于是下令大开城门,让耿弇等幽州将领前来谒见。

耿弇重新见到刘秀,激动的差点说不出话,良久,才将这些天来的情况报告了一番,接着又向刘秀一一介绍幽州突骑中的几位青年将领,包括耿弇在内总共是六人,分别为:上谷太守之子耿弇,上谷功曹寇恂,上谷长史景丹;渔阳郡安乐县令吴汉、狐奴县令盖延,以及渔阳护军王梁。

此六人,后来全部名列云台二十八将,个个立有卓越功勋。可以这么说,刘秀的江山,至少有一半是燕地豪杰打下来的。

而这六位燕将之中,犹有耿弇与吴汉最为出色,绝对可入中国名将之列,只可惜本卷篇幅有限,不能为他们单开篇章,实是可惜。耿弇前文多有提及,吴汉这里再补充说明一下,他本是南阳宛人,字子颜,初为一小小亭长,后因宾客犯法,亡命至渔阳,以贩马为业,而往来结交燕赵豪杰,颇有名望,所以便被举荐做了个县令,却不是野史评书中说的什么王莽驸马。

吴汉这个人,虽勇鸷而有智谋,但质厚少文,说话常辞不达意,有点子周勃的风范,又兼驭下不严,不甚爱惜百姓,所以邓禹虽然屡次向刘秀推荐他,刘秀也很爱其才,但终究还是拿他当成工具在用,不像邓禹、耿弇那般收为心腹,无条件之信任。



不管怎么说,刘秀一日之间得到六个青年将才,与六千精锐部队,心里甚是欢喜,不由得意笑道:“邯郸将帅,屡言发渔阳上谷兵,我亦谓将发二郡兵马,聊与相戏,何意二郡良为吾来!方与士大夫共此功名耳。”遂拜此六人为偏将军,又遥拜耿况、彭宠为大将军,封列侯,以嘉其从义之功。

这下,刘秀有了幽州突骑这支天下劲旅,他的底气更加足了,遂下令全军南下进击巨鹿,正式拉响了河北大决战的号角。

可是刘秀很快就发现,幽州突骑也是擅长野战,对于攻城来说帮助不大,结果刘秀数万汉军顿兵于巨鹿坚城之下月余,竟然毫无办法。

其实这也很正常,巨鹿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硬骨头,当年秦军章邯与王离四十万大军围攻巨鹿数月都没拿下来,刘秀汉军的攻城水平比他们只差不强。

但是刘秀并没有就此放弃,因为想打胜仗就必须发挥优势,而刘秀与幽州突骑的优势是野战,那么好,刘秀便决定对巨鹿围而不攻,坐等王郎援兵前来,来个围点打援,一次性歼灭王郎有生力量。

王郎果然上当了,更始二年四月,王郎派派遣大将倪宏、刘奉率领数万大军前来援救巨鹿。刘秀一方面严令诸将加紧围城,一方面亲率铫期的步兵部队以及景丹的数千突骑,迎击倪宏﹑刘奉。

双方于是在巨鹿城外的南栾(今河北省邢台市隆尧县西尧城镇东北)摆开了战场。刘秀令景丹率突骑作为预备队隐藏在林中,又令铫期率领步兵为先锋迎战。倪宏﹑刘奉的人多,气势极盛。铫期的步兵部队顶不住对方骑兵的冲击,只得一路退却,就连鼓车和辎重都有几辆被敌军虏去。只有铫期率其亲兵誓死不退,只见他狂舞大戟,居先陷阵,亲手格杀敌众五十余人,不意额头中刀血流不止,但这位猛将兄竟然用头巾草草包扎一下接着上,又一连杀了十几人。历数秦汉名将之骁勇,除了项羽,恐怕无人能出其右,若将这家伙放在三国,或许又是一个吕布赵云之辈,只可惜他生在了东汉之初,寂寞啊!



而刘秀见情况危急,忙派出自己的秘密武器,让景丹率领突骑对敌阵发动冲击,这一下可就体现出业余与专业之间的差距了,只见景丹突骑过处,就像狂风卷倒小树丛,摧枯拉朽,一片东倒西歪惨不忍睹,遂轻轻松松追奔十余里,斩首数千级,战场上王郎军死伤者纵横狼藉,倪宏、刘奉及其残部或死或降或逃散殆尽;王郎的势力遭到了最严重的一次打击。



战罢,刘秀对景丹他们的表现只有一句话:“吾闻突骑天下精兵,今乃见其战,乐可言邪?”

而经此一战,王郎各军都怕死了幽州突骑,皆龟缩城池不出,刘秀又攻了巨鹿数日,发现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于是召集众将开会,前将军耿纯提议:“久守巨鹿,士众疲弊;不如及大兵精锐,进攻邯郸。若王郎已诛,巨鹿不战自服矣。”刘秀觉得言之有理,顿兵坚城乃兵家之大忌,日久恐生变数。当年王邑百万雄师也是在昆阳坚城之下阴沟翻船的,如今还是赶紧去拿下邯郸才好。于是刘秀留将军邓满率少数兵力继续兵围巨鹿以为牵制,而自率大军南下向邯郸进军。

更始二年四月,刘秀大军兵临邯郸城下。



但是,要怎么拿下邯郸呢?邯郸自古为河北第一大都会,城中人口二十余万,其众不下两京,又城高池深,比那巨鹿还要坚固难打,刘秀连巨鹿都拿不下,又哪里来的自信拿下邯郸呢?

刘秀自有办法,王郎连战连败之下,其军心已然动摇,只要造势得当,邯郸可不战而下。在军事上,“仗势欺人”是褒义词,“造势压人”则善之善也。

那具体怎么造呢?简单,四个字。扬兵戏马。刘秀派上四千突骑每天绕着邯郸城转圈跑,让邯郸人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骑兵,什么叫做水平的差距,什么又叫做没有意义的抵抗。

当日,自从倪宏、刘奉的败兵逃回邯郸后,便每天都在宣扬幽州突骑之可怕,邯郸人早已患上了“恐幽症”,如今真正见识到了这恐怖的阵仗,于是各个都被吓破了胆。

结果,王郎很没出息的也被吓破了胆,一仗还没打,就派谏议大夫杜威前来请降了

猜你喜欢

分享到:

奇闻趣事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西双版纳"或电头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稿件,均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西双版纳生活网",并保留"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电头。如有侵权行为第一时间通知删除 1700055555@qq.com

推荐阅读

©2017   西双版纳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