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历史 > 正文
历史上存在佘太君这个人物吗?
时间:2018-11-15 15:43 来源:未知


历史上存在佘太君这个人物吗?


杨家将的故事很多人都有所耳闻,其中杨家的核心人物佘太君更是让人钦佩不已,在戏曲中,她更是以百岁高龄挂帅出征。当然了,老当益壮到这种程度的,可能只存在于人们的想象中了,八九十岁还能讲话、自理就已经是极其难得的了。那么,历史上是不是真的存在佘太君这个人物呢?她究竟是存在过,还是人们幻想出来的呢?

清代以来,想证实佘太君确有其人的资料不少,但都缺乏足够的说服力

作为“杨门女将”的核心人物,佘太君的形象感人至深。这个人物,到底是艺术虚构,还是确有其人?历史记载模糊不清。

清以前的史料从未提及佘太君。地方志中,明代成化时期的《山西通志》只记载了杨家三代,没有佘太君。到了清代,地方志才出现了有关佘太君的记载,有人认为佘太君为杨令公之妻,并称“佘”为“折”之误,甚至认为佘太君是宋初的晋北大家族折德扆之女。

山西保德县折窝村和陕西白鹿县佘家坡头村一带,流传着佘太君改姓的故事。佘太君原姓“折”,在长期征战过程中,她有感于丈夫和儿子都为国战死沙场,为了图个吉利,便将“折”改为同音的“佘”字,意在子孙福禄有余,由她一人承受外来之灾。

最早认为佘太君是历史人物的推断,始自于清代,乾隆年间的《乾隆一统志》和《保德州志》都称有“佘太君墓”,在“州南四十里折窝村北”。《保德州志·人物·列女》记载:“杨业娶府州折氏,称太君。其父为麟州刺史,又为火山节度使,业后为代州刺史,皆距此不远,故缔缘烟卜地于此与?”其实《保德州志》对自身的这段记载也是存有疑问的,所以句尾用的是疑问语气,但后人为了证明佘太君的真实性,便断章取义,以讹传讹了。

清光绪十年续修《岢岚州志》,沿用了《保德州志》的说法,而且又有新的发展,增加了佘太君为夫申冤的情节。其中的《节妇》卷称:“杨业妻折氏,业初名刘继业,仕北汉……娶折德扆女。后归宋,赐姓杨。折性敏慧,尝佐业立战功,号杨无敌,后业战死于陈家谷。潘美、王侁畏罪欲掩其事,折上疏辩夫力战获死之由,遂削二人爵,除名为民。”

《岢岚州志》的这段记载,史实与传说混杂。关于杨继业的描述基本上符合事实,但对佘太君替夫申冤和潘美被贬的记述则更多地与民间传说相近,与历史真实相远。潘美当时只被削去了三个虚官,仍是朝廷宠臣,“除名为民”没有事实依据,这是常识性的错误。很显然,《岢岚州志》的记录不完全依据可靠史料,内中收录了一些故事传说,因此很多人对其可信度并不认同。

有关杨业之妻佘太君的信息实在太少,《保德州志》和《岢岚州志》的出现算是填补了这方面的空白,所以尽管内容多有谬误,还是被广泛引用。清代的一些文史学者根据方志所载对折太君加以肯定,毕沅是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的状元,在其所著的《关中金石记》中称,“考折太君,杨继业妻,折德扆女也,墓在保德州折宭村”。近代学者李慈铭(1830~1894年),在《越缦堂诗话》中也说,曾发现过折太君墓碑等等,但并没有记录碑文。其实他俩既未见墓碑,更不见碑文,不过是根据听闻和地方志引申而已。

清人又有私人笔记讲到折氏善骑射。康基田的《晋乘搜略卷二十》记载:“乡里世传,折太君善骑,婢仆技勇过于所部,用兵克敌如蕲王夫人之亲援桴鼓然”,把佘太君比作蕲王韩世忠的夫人梁红玉,梁红玉是南宋人,如果佘太君真有其人应该活在北宋,用后人比先人,怎么看都有点奇怪,可见这个所谓的世传,不会早于南宋。

对佘太君是否为真实人物的质疑从未间断,如果佘太君真为宋初的历史人物,且英勇无敌而又敢于为夫申冤,这样的女中豪杰,即便正史不载,宋人笔记也不可能只字不提。反而偏偏是到了清代,离事发当时的宋朝已相当遥远,佘太君的事迹才进入史料,这不是很奇怪和难以令人相信的事吗?

从清代以来,想证实佘太君确有其人的资料不少,但都缺乏足够的说服力。一些文人和地方志作者,不辨真伪,将传说记录下来,而后世的研究者,又根据这些记录来论证,以讹传讹,形成了一个循环论证的怪圈。

佘太君最早出场是在元杂剧中,她从一开始就是个艺术形象而非历史人物

佘太君为杨业妻的说法不见于宋元正史及笔记,但如果就此说佘太君是完全虚构的,很多人感情上恐怕接受不了,也不符合历史真实。杨业一定是有妻子的,也可以叫做“太君”。

太君是古代对一定级别官员之妻或母的尊称。在唐代,官员达到一定级别,他们的母亲就可以被称为太君。宋时,为了体现对大臣的优待,朝廷为群臣之母专设了封号,刺史以上官员的母亲封为县太君。杨延昭官在刺史之上,其母当然可以被叫作太君。

杨业之妻“太君”究竟是谁,史书从未提及。佘太君最早出场是在元代杂剧《谢金吾诈拆清风府》中,她从一开始就是个艺术形象而非历史人物。但当时故事编排讲究“事有源流”,从杨业妻叫“太君”这一点上就可以看出端倪。

《谢金吾诈拆清风府》中迫害杨家、强拆清风府的奸臣谢金吾也不是凭空虚构的。谢金吾的原型就是北宋的谢德权,因为曾经官为金吾街司,被人称作谢金吾。“诈拆清风府”折射的是北宋开封清理民宅,修建官街的一段史实。

当时京城的街巷非常狭窄,朝廷觉得有辱堂堂大宋的形象,便任命谢德权负责拓街扩道。这个“拆迁办主任”依令行事,铁面无私,上拆达官贵人府邸,下撵小商小贩,毫不留情,为此得罪了不少显贵。他们跑到皇帝那里,添油加醋地告状。皇帝无奈,准备下诏停止扩街。谢德权听闻之后,马上陈明利害:“皇命既然已出,怎么能够轻易中止,现在干扰正常事务的都是些权贵豪强,他们只不过舍不得出租房屋的租金罢了,没有什么大事。”皇上听从了他的意见,谢德权放手整治街道,虽然很有成效,但却落下骂名,受到利益受损者的非议,甚至被编排到了戏剧舞台上,《谢金吾诈拆清风府》就是以此为背景进行的再创作。剧中他成了奸臣王钦若的女婿,爱财如命,是个糊涂贪官,受了王钦若的指使强拆杨家清风府。

历史上的谢德权为官清正,办事干练,喜欢建造有功效利益的工程,发现徇私枉法的官吏,一定要当面斥责,所到之处法纪严肃,政治清明。《宋史》记载了他的诸多事迹。《谢金吾诈拆清风府》这出戏是虚构之中隐含真实,故事情节事出有因,人物设计于史有据,反面人物谢金吾都不惧实名,要讴歌的人当然也无须避讳,所以杨业妻很可能真姓佘,尽管史料没有记载,但元杂剧的佘太君决不是空穴来风。不过戏中的佘太君形象较弱,与普通的家庭妇女看不出有什么两样,遇事没有主见,动辄哭泣,这也许就是杨业之妻的真实状态。后来那些惊天动地的故事,很可能是小说家用了移花接木的手段,从另一个确有其人的“折太君”演变而来。

北宋确有一个令契丹军闻名丧胆“折太君”,“佘太君”的事迹可能是移花接木

《宋会要辑稿》记述了另一个折太君,她的事迹与传说中杨业妻颇为相像,不过她是丰州刺史王承美的夫人。折夫人很有谋略,辅助王承美屡立战功。太平兴国七年(982年),折太君夫妇率军与契丹军发生激烈交战,斩获敌人数以万计,生擒契丹天德军节度使韦太。第二年,万余契丹兵再度来犯,折太君夫妇又一次大获全胜,并乘胜向北追出百余里,所向披靡,契丹军闻名丧胆,不敢再犯。他们把守丰州城35年从未有失,其事迹可圈可点。景德初年(1004年),宋真宗下诏让王承美进京,亲自接见了这位边防的传奇人物。不仅如此,宋真宗还特别赏赐了折氏,让她享受边疆官员的待遇,每月赐钱五万,这是一个莫大的荣耀。

1012年十二月,王承美病逝之后,宋真宗招折氏入宫,内中缘由与他们的家事和继承权有关。王承美的长子是王文恭,但是王承美看来并不喜欢这个儿子,因为他后来将王文恭的儿子怀玉收为养子,改名文玉,钦定其为接班人。王承美去世后,在文玉接班的问题上遇到了麻烦,他的父亲王文恭对此事有自己的想法,上表朝廷陈述此事。宋真宗于是召折氏入京商议,因为折氏也支持文玉。朝廷下诏由文玉承继王承美之位,同时对文恭进行了安抚,一场风波就这样平息。当时折太君已是年过60的花甲老人。仁宗天圣二年(1024),王文玉去世,当时身为安郡君、太君的折氏,为了边防安全,再次上朝面君,得到了宋仁宗的首肯,此时她已75岁。

《宋会要辑稿》记载的折太君与杨业、杨延昭为同时代人,折氏夫妇守边四十多年,契丹闻之胆寒。折太君的事迹相当丰富,其抗辽、上状、进宫等活动与戏曲小说中的佘太君形象有相似之处。她的儿子文玉、怀玉在杨家将中也有类似的名字。故事小说里的佘太君很可能就是根据王承美之妻演变而来的。

猜你喜欢

分享到:

奇闻趣事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西双版纳"或电头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稿件,均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西双版纳生活网",并保留"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电头。如有侵权行为第一时间通知删除 1700055555@qq.com

推荐阅读

©2017   西双版纳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