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历史 > 正文
中国古代修万里长城是因为懦弱吗?
时间:2019-01-06 11:10 来源:未知
中国古代修万里长城是因为懦弱吗?

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分布在各自的纬度上,按照各自的生产生活方式生存,似乎可以相安无事,但是这两大文明带的边界并不是永远那么清晰。地球的气候是在寒冷期与温暖期之间有规律地呈周期性变化的,当气候处于温暖期的时候,草原带上水草丰美、牲畜遍地,游牧民族南下的情况就很少发生。同时温暖期内农耕地区往往粮食丰收、人口繁盛、国库充盈,抵抗游牧民族南下的能力也就强,如果此时出现雄才大略的君主农业文明的控制范围常常能够跨越分界线深入草原带。

对比气候变化周期就能发现,中国历史上的几大盛世,罗马帝国的扩张期,基本上都是在温暖期。

而到了寒冷期,草原带的界线就会南移越过长城一线,相对脆弱的畜牧经济抗灾能力比农耕经济要低很多,因此游牧民族就会大规模南下与农耕文明发生激烈的碰撞。而寒冷期农耕经济也会受到影响,粮食往往连年歉收,经常发生气候灾害,人口减少,财政困难,此时抵御游牧民族的能力就会很差。历史上的三次游牧民族大规模南侵基本与三次极寒期相吻合。这就是农耕民族不约而同选择以长城防御游牧民族的第一个原因。

农耕民族粮食丰收,抵御能力强的时候,游牧民族过得也蛮好,人家不想来。等到寒冷期,游牧民族活不下去了,就要下来打劫。游牧民族攻击力最强的时候反倒正是农耕民族抵御力最弱的时候,所以趁着粮食丰收国库充盈就要修墙,早作准备。

农耕民族修长城的第二个原因就是——真的打不过人家。

此外农耕民族生产与作战是两回事,平时拿锄头,打起仗来要把拿锄头的训练成拿刀的,这需要时间。而游牧民族的生产方式和作战是统一的,平时射猎物,打起仗来射人,这是一回事不需要训练,何况人还不如猎物跑的快。还有就是游牧民族的骑兵作战在当时就相当于装甲兵团,骑兵打步兵那完全就是屠杀,而中原地区是不产马的,这个仗就很难打。

汉武帝之所以能打赢匈奴就是因为夺取了马匹基地,王安石变法之所以要搞“保马法”也是为了保障骑兵。但是游牧民族不需要制定一个国策去“生产”马。

修长城的第三个原因就是——打仗不划算。

农耕民族拼了老命使出吃奶的力气也不一定完全打不赢,问题是打赢了又能怎么样?真的值得吗?历史上不是没有打赢的先例,汉武帝就多次派兵主动出击,甚至跨过大漠去打匈奴,最后打到民不聊生,因此晚年发布罪己诏。因为农耕民族主动去打游牧民族很不划算。农耕民族的经济相对发达,因此牧民打农民是“赚钱”,可以抢劫粮食、财宝、妇女,可以得到很多好处而且一路打一路抢也不需要后勤。

农民打牧民能抢到什么呢?他们的房产都是组装的,放车上就拉走了,牛羊也可以赶着走,他们没有城市也不定居,因此汉武帝打匈奴不能创造任何价值,成本却极高,支援一个兵打仗需要五个人运粮食,支持一个士兵作战需要耗费数百名农民的劳动产出。而且即便打赢了,农民对于不能耕种的土地也不感兴趣,占领大草原对农民来说毫无意义,最后往往只能把击败的民族举族内迁,还得给他们安排一块地方盖“经济适用房”。原先的部族走了草原上又会兴起新的部族,还要再打仗,太不合算。所以说修长城不是个民族性格问题,不是因为软弱,而是经过各种利弊的权衡制定的政策。

建国以后中国似乎比任何一个国家都标榜唯物史观,但是研究起来还是多看重人物。谈起蒙古大军西征,我们可能更多想到的是蒙古民族的血性,成吉思汗是如何雄才大略,但是西方的研究就会告诉你蒙古大军之所以能打到欧洲,牛肉干和酸奶的发明起到了如何重要的作用,哪一边更唯物呢?历史研究不是为帝王将相修家谱,精英人物固然对历史有推进作用,但是真正决定人类文明走向的是自然环境、生产力水平、经济结构、社会结构等更深层次的原因。

这样看历史才能看出深层次的规律,如果只看人物就会产生很多虚妄的无意义的假设,虽然也蛮有趣但是对认识能力的提高并没什么帮助。

如果唐太宗和万历皇帝互换位置,会怎么样?唐朝会被突厥灭掉吗?明朝能避免清军入关吗?不会的,历史可能由于一些偶然因素、个人因素产生量变,但绝不会因此产生质变。

如果康熙真的再活五百年能够打赢鸦片战争吗?如果不撤换林则徐鸦片战争就能打赢吗?

无论换成谁,都不能改变自然规律、生产力规律、社会规律、经济规律,无论换成谁铁器牛耕的民族都不可能战胜蒸汽机驱动的民族。

同样的道理,如果岳飞不死就真的能收复中原吗?

猜你喜欢

分享到:

奇闻趣事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西双版纳"或电头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稿件,均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西双版纳生活网",并保留"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电头。如有侵权行为第一时间通知删除 1700055555@qq.com

©2017   西双版纳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