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历史 > 正文
读黄仁宇《中国——一部大历史》
时间:2019-01-22 03:56 来源:网络整理

陈乐民此文以“历史的长期合理性”为关键词解读黄仁宇著作《中国——一部大历史》,进而强调黄先生讲历史讲的是一种“历史的观念”,一种历史哲学,一种观察历史的方法和态度,而不在单个的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

历史的观念

释“历史的长期合理性”

文 | 陈乐民

(原载《读书》1993年11期)

看了几本黄仁宇先生的书,特别刚看完最新增订的《中国——一部大历史》英文本(China—A Macro History),脑子里总转着“历史的长期性”这几个字。黄氏会通上下几千年的中国史(或欧洲史),都是在注释这几个字。他自己明确说:“作者的用意就是要把历史的长期合理性确定下来。”(《中国——一部大历史》,页269)我前曾有文略及于此,读了这本书后觉得前文意有未尽,于是就写了这一篇。

读黄仁宇《中国——一部大历史》


Ray Huang,?China: A Macro History, M. E. Sharpe, 1996)

读黄仁宇《中国——一部大历史》


黄仁宇《中国大历史》中文版(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5)

黄氏的历史观其实与我们所熟悉的历史唯物史观十分相像。从根本上说,都认为,任何一个民族(特别是一个有古老历史文明的大国)从远古到今天的发展和演变取了怎样的轨迹,不是由谁的主观愿望所决定的。在欧洲,古希腊罗马接下来是日耳曼文明的基督教化,不可能斜出一个秦汉式的“废封建、立郡县”来,相反,却在孕育着民族国家的分立。在中国历史上,同样也不容横出任何一个西洋史期来。这都没有什么是非曲直可言;对于历史,道德的力量是无能为力的,起作用的是自然规律。

可是我们每每总是不知不觉地用西洋史来参比中国史,结果或者似是而非,或者干脆驴唇对不上马嘴,是很不历史唯物的。例如,“中世纪”这个概念就曾常被滥用,把我国某些偏远地区有过的奴隶主残酷戕害奴隶,形容为“中世纪”式的,以言其灭绝人性。这里,“中世纪”这个概念就用得不对。西史中的中世纪有其特定涵义,从后来的文艺复兴反观之,那是“黑暗的中世纪”;然而,除了神权统治外,市镇经济的发展、市民阶级的出现、民族文化的形成也恰都是这一千年当中的事,因而是近代西欧国家诞生的前奏。恩格斯曾说:“中世纪的巨大进步—欧洲文化领域的扩大,在那里一个挨着一个形成的富有生命力的大民族,以及十四和十五世纪的巨大的技术进步,这一切都没有被人看到。”(《马恩选集》第四卷,第225页)其原因在于“反对中世纪残余的斗争限制了人们的视野”,所以这种观点是“非历史的观点”。

读黄仁宇《中国——一部大历史》


插画:表现14世纪巴黎大学博士开会的场景(?tienne Colaud绘,来源:gallica.bnf.fr)

实际上,中国既没有一个与西欧的中世纪相应的政治历史社会时期,也没有作为中世纪之反作用的文艺复兴。而这一段正是中国史异于西方史的关键时期。

吾人既倡言历史唯物论,为什么要比照着西史来勾勒自己呢?至于有的外国学者也用西史的视角去揣摩中国的历史,当然同样是缘木求鱼。

中国历史,直到鸦片战争以前,是按照怎样的轨道运行的呢?

孔、孟有两句话,我以为最能概括秦汉以前的中国史。孔子认为,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根据他的治史经验,历史基本上是代代相因的,只有所损益而已。孟子进了一步,他在列强纷争的时候讲了句有预见性的话;天下恶乎定?定于一。怎样定法?孟子提了两条,要末“以为假仁者霸”,要末“以德行仁者王”。孟子当然主张后者,并且不遗余力地到处宣讲。到了秦始皇果然“定于一”了,孟子的预言算是验证了,不过没有“行仁者而王”。

秦始皇统一了中国,这在中国历史上是一个大断裂。秦汉以降的两千来年是怎样的,对于孔、孟都是未来世界了。现在看来,这两千来年,形成了一种大体未变的社会模式,仍是代代相因而有所损益。王夫之说:“郡县之制,垂二千年而弗能改矣,合古今上下皆安之,势之所趋,岂非理而能然哉?”黄仁宇先生为这个“二千年而弗能改”的社会结构作了一个通俗而又形象化的比喻,说是好像美国的所谓“潜水艇夹肉面包”(submarine sandwich):“上面是一块长面包,大而无当,此即是‘文官集团’;下面也是一块长面包,大而无当,即成万成千的农民,其组织以纯朴雷同为主;中层机构简单,传统社会以尊卑男女长幼作法治的基础,无意增加社会的繁复。上下的联系,倚靠科举制度。”(《放宽历史的眼界》,页63)这是一个中央集权的社会结构——上面这块“长面包”,象征着以皇帝为首的一整套官僚机制,压在社会上头,使整个社会动弹不得。这块“长面包”到了十六世纪的时代,不仅没有松动迹象,而且更加强化了:明王朝在中央机构中甚至废去了中书省和丞相,分相权于吏、户、礼、兵、刑、工六部,直属皇帝;而锦衣卫和东厂之设,更是标志着君主专制和集权的加强。

猜你喜欢

分享到:

奇闻趣事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西双版纳"或电头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稿件,均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西双版纳生活网",并保留"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电头。如有侵权行为第一时间通知删除 1700055555@qq.com

©2017   西双版纳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