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历史 > 正文
深圳一垄断海鲜市场涉恶团伙被端,曾销毁商户数万斤水产
时间:2019-02-05 04:23 来源:网络整理

深圳警方初步查明,“老五”卢某起勾结布吉海鲜市场管理人员,并召集部分商户组成了三家水产公司,分别垄断鱼类、虾类、贝类的经营,强迫商户们从三家公司中拿货,并以“抽检”、“停业整顿”等手段对商户们进行打压,涉嫌强迫交易、故意毁坏财物等多种犯罪。1月31日,犯罪嫌疑人卢某起等23人已被检察院批准逮捕,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深圳一垄断海鲜市场涉恶团伙被端,曾销毁商户数万斤水产

深圳一垄断海鲜市场涉恶团伙被端,曾销毁商户数万斤水产

商户未从公司渠道进货

数万斤水产被倒垃圾场

2016年下半年某月,一辆满载着十余家商户订购的贝类水产的物流车,从北海来到深圳,然而,还未等车辆驶入市场卸货,布吉海鲜批发市场的管理人员,便拦停并扣留物流车,随后,因为“未检测不合格”的原因,这批数万斤贝类水产,被集中运至市场内的垃圾场进行销毁,十余家商户损失惨重。

商户D先生回忆起这次事件称,如此大规模的销毁商户们从外地进的货物,“十余年间也是头回见。” 王五还记得,早在2016年年初,市场里从事贝类水产经营的不少商户就察觉出异样的氛围,“总是有几个市场工作人员针对我们,那年我自己进的几千块的货物到了档口,硬是被他们以整箱货物不能进场的理由拿去倒掉了,” D先生说,“后面还隔三差五来检测,有几次抽检我们产品不合格,被老五叫去,交了好几万块的罚款才摆平。”

王五口中的老五,真名卢某起,早些年也是市场中的一名商户,之后“老五”不做水产生意,而是在市场的二楼开了一个名为“老五茶业”的茶叶店,渐渐地,有一批人员以老五为首,而“老五”也在市场中越来越有“话事权”。

“倒货的事儿还发生过几次,有一次同一辆车拉了从老五那边进的货和从别处进的货,老五的货卸完以后,剩下的货就被拉去倒掉了,理由就是检测不合格。” D先生告诉南都记者,“当时那个商户气不过,自己拿去检验结果是合格的,但是他搞不过老五,货还是被倒掉了。”

成立三家公司垄断三大类水产

以检测为名打压商户

实际上,海鲜市场原本也有管理部,但在前述多次遭遇后,商户们找市场管理处投诉没有效果,也渐渐发现“只有在老五那边拿货才不会被检测不合格”。2016年下半年,老五卢某起联合部分商户成立的四亨利腾公司,开始垄断了布吉海鲜批发市场的贝类经营生意。

在这以后,经营贝类水产的商户大都改从四享利腾公司处进货,“从他那儿拿货就不会隔三差五被抽检,断水又断电的,但是罚款和喝茶费也没少交,只能认了。” D先生说。而引发的连锁反应还有,多年来一直给市场贝类商户供货的一些供货商,也因市场商户不敢拿货而选择退出,对商户们而言,从四亨利腾公司拿货,虽然价格相较市价略高,但却可以免于被针对。

类此手法,2017年初,卢某起牵头成立的永昌盛公司,召集市场中经营鱼类的商户们开会,告知商户们以后鱼类水产要从永昌盛进货,有检测的话可以保证合格,即使不合格也可以“摆平”。起初,不少商户并没有因此到永昌盛拿货,其后果可想而知。

商户E先生介绍,没到永昌盛拿货的商户被“抽检”已成为家常便饭,结果多为不合格,其结果就是罚款、断水断电整顿。部分商户实在不堪其扰只得选择到永昌盛拿货,而E先生原本经营着10余个品种的鱼类产品,到后来只敢经营一个品种,因为那个品类的鱼检测不合格的几率非常低。

针对虾类水产,卢某起则是牵头联合“虾中”(市场卖虾的中介)成立了合信公司,要求只有加入合信公司的人才可以在市场卖虾,没有加入的“虾中”则被排挤出局,之后更是变本加厉地要求进市场内的“虾车”必须得到合信公司股东的同意且要接受检测,自此以往,也没有其他供应商的“虾车”能进入市场。

经营虾类水产的A先生介绍,为了能在市场卖虾,只能是去找“老五”。“从老五的合信公司拿货才可以卖,” A先生说,但合信的虾每车要多交几百块的检测费,以及每斤虾另外还要收取中介费,“商户拿货的价格高,卖出的价格自然也相对高,虾价单价要高出一两元的,很多酒楼餐馆的客户无奈选择其他市场拿货了。”

低价承包临时档位高价出租

商户们联名举报

警方成立专案组介入

猜你喜欢

分享到:

奇闻趣事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西双版纳"或电头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稿件,均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西双版纳生活网",并保留"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电头。如有侵权行为第一时间通知删除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2017   西双版纳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