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历史 > 正文
【书评】历史是真实的小说吗?
时间:2019-04-14 22:55 来源:网络整理

转载自《书城》 2018年第6期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阿兰·罗伯-格里耶利用电影蒙太奇的手法,以物而不是人为中心,写出了《嫉妒》这样后来叫好但在当时不叫座的小说。在历史学界,布罗代尔一直在弘扬自己的“长时段”概念,认为地理展现了最缓慢的结构性事物,制约了人的发展,而事件和个人如同海面上的浪花,微不足道。格里耶与布罗代尔是两个反对叙事的代表人物。到了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历史学界兴起了一股“回归叙事”的潮流,从关注人周遭的环境转向关注环境中的人。当时出现了一本反思历史在社会文化功能上的作品,谈到了人和事件的重要性,但却不大受主流历史学家的待见。这一作品就是保罗·韦纳的《人如何书写历史》(以下简称《书写历史》;韩一宇译,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8年)。

【书评】历史是真实的小说吗?

《书写历史》出版于一九七一年,在当时不受重视,可能是因为提出的观点过于激进。例如,该书在第一部分“历史的目的”中提出了这些论断:历史是叙述,是在“讲述以人为表演者的真实事件;历史是一种真实的小说”;“一切都是历史的,因此大写的历史并不存在”;“历史的网状组织就是我们称之为一种情节的东西”。韦纳在这一部分的结尾中指出,“历史学是一种思想活动,它通过约定俗成的文学形式,服务于单纯的满足好奇心的目的”。韦纳的中心意思在于,历史学最重要的是叙述情节,在性质上类似于小说。历史和小说在语言上的共同特征是选择、简化、编排、情节化,从而“使一页篇幅涵盖一个世纪”

第二部分“理解”主要讨论历史学中的因果关系。历史学家对事件发生原因的叙述,是为复杂历史现象提供简单而又合乎心理学的解释,是“一种回溯性的幻觉”。韦纳强调人类世界与自然世界不同,因为前者具有目的,所以他认为原因解释中重要的是三个要素:“事物的本性、人的自由和偶然机运”。但是,我们在日常生活的理解中,往往是由果溯因(“回溯法”),容易相信阴谋论。实际上,理论、分类和概念都是“对已有现成情节的概要”,可能无法统括偶然机运和多样的经验。按照这种说法,该书题献给他的妻子海伦,认为自己作为“过时的经验论者”和海伦作为“可爱的”理论主义者构成了一种“不可或缺的平衡力”,颇有反讽意味。

第三部分“历史学的进步”通过比较历史学与社会学,认为两门学科都只是一种描述,而不是科学,也绝不可能成为科学。历史学唯一的进步是“它的视野的扩展,它对事件特性的感知力更加精细敏感”,而社会学是历史学的一种,方法论还处于“历史的某种前修昔底德阶段”。总的来说,韦纳讨论“历史是什么”这个问题时,认为历史学是一种通过遗迹来认识人事的特殊方式,它对个别性(“特征性”)感兴趣,在叙述上与小说无异,区别只在于历史学描述发生过的事件。

韦纳的这些论断不像很多后现代主义者所称的那样受到了罗兰·巴特的影响。巴特只在《书写历史》中出现过一次。韦纳的这些看法,主要还是受马克斯·韦伯、雷蒙·阿隆和福柯的影响。

【书评】历史是真实的小说吗?

【从左至右依次为:马克斯·韦伯、米歇尔·福柯、雷蒙·阿隆】

韦伯以历史学家开始他的学术生涯,后来转向根据现代学术划分出来的社会学研究。韦伯在《经济与社会》一书中认为,历史学和社会学没有区别,都是研究人类的行动,关联到价值。《书写历史》开篇和最后都是围绕韦伯的命题和著作展开。与韦伯不同的是,韦纳认为历史学家对一切,而不是只对关联到我们价值的事物感兴趣,因为“一切都是历史的”。

《书写历史》到处闪现阿隆的影子,因此有了夫子自道:“内行的读者在这本书的许多地方,将会发现对雷蒙·阿隆《历史哲学导论》一些暗含的参考。”《书写历史》出版后不久,雷蒙·阿隆就在《年鉴》杂志第二十六卷发表了一篇长长的书评,认为韦纳的主张“有些幼稚”。一九七五年,韦纳经阿隆的推荐进入法兰西公学院,担任“罗马史”讲座教授。据韦纳自己说,他因过于兴奋,忘记在开讲辞中提阿隆的名字,以致阿隆非常恼火,从此不断给他“穿小鞋”(韦纳用了“迫害”一词)。实际上,韦纳在刊出的开讲辞《差异的清单》(L’inventaire des differences)中,还是三次提到了阿隆,其中一次是回应阿隆的书评。

猜你喜欢

分享到:

奇闻趣事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西双版纳"或电头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稿件,均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西双版纳生活网",并保留"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电头。如有侵权行为第一时间通知删除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2017   西双版纳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