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历史 > 正文
河南渑池发现两枚仰韶先民指纹 研究结果或将改写历史
时间:2019-04-19 08:02 来源:网络整理

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发送给朋友或分享到朋友圈。

核心提示:河南仰韶文化遗址中发现的距今5000多年前的“仰韶指纹”已被中国科学院脊椎动物演化与人类起源实验室列为重点研究项目,在不久的将来或将为大家揭示答案。

河南渑池发现两枚仰韶先民指纹 研究结果或将改写历史

刘少聪教授的观点

河南渑池发现两枚仰韶先民指纹 研究结果或将改写历史

河南渑池发现两枚仰韶先民指纹 研究结果或将改写历史

渑池县发现两枚仰韶先民完整清晰指纹

河南渑池发现两枚仰韶先民指纹 研究结果或将改写历史

渑池县西河南仰韶文化遗址全貌

指纹作为每个人独一无二的印记,在日常生活中应用广泛,人们也并不陌生。但人类是从何时注意到自己身上这个独特的“圆圈”图案?人类对指纹的应用又是从何时开始?近日,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获悉,在三门峡市渑池县西河南仰韶文化遗址中发现的距今5000多年前的“仰韶指纹”已被中国科学院脊椎动物演化与人类起源实验室列为重点研究项目,在不久的将来或将为大家揭示答案。

发现古人指纹,确定指纹主人信息

2018年10月31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仰韶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渑池县仰韶文化博物馆副馆长杨拴朝像往常一样来到位于渑池县西南方的西河南村仰韶文化遗址进行巡视调查工作。在调查其中一个灰坑时,杨拴朝发现一枚仰韶时期的陶缸残片,残片上残留着一个造型规整、圆润细腻的鋬(注音:pán)耳(陶缸上的装饰附件),在鋬耳上的横向凹窝内留有一枚指纹。

记者看到,这枚陶器残片形状不规则,最长处10厘米,上有一规格为2.5cmx3.5cm的鋬耳。鋬耳上横向下摁一凹窝,深0.9厘米,内留有一枚(1.7cmx2.1cm)完整清晰的指纹。

“鋬耳是仰韶文化遗址中常见的器物附件或装饰。”杨拴朝说。

指印摁制一气呵成,独立完整,乳突线纹无丝毫挪动迹象。”杨拴朝说,这就形成了一枚仰韶时代居民完美的指纹陶模。

而就在前两天,他在此处又发现了一个陶器残片上的一个鋬耳,上面同样留有一枚先人的指纹。

这枚指纹中蕴含着怎样的信息呢?

2019年1月15日,杨拴朝携带这枚完美样本和一些同时期、同类型,且包含指纹的陶器残片,前往海南省海口市,拜访了我国著名的指纹学家、中国刑事现场统计研究会副会长刘少聪教授。

经过数个小时的分析、鉴定,以刘少聪为首的专家团队一致确定,这枚鋬耳上的手指指纹,是一名20~30岁古代男性右手大拇指按压的指纹。

是有意为之还是无心之作

杨拴朝告诉记者,陶器上指纹留痕颇为常见。1978年,公安部126所在仰韶文化西安半坡遗址出土的陶器上发现了指纹印痕,其中一件是国家博物馆藏半坡遗址出土编号为装41、总1720的陶器,局部有较为明显的指纹印痕。“但这些指纹大多是无意留下,只是指纹的局部或细小模糊不清的,即使有较完整的,也不是立体的,同时也不在特定的位置。”

结合自己20多年的仰韶彩陶研究及复原经验,杨拴朝觉得,这枚指纹与之前的那些都不一样。

“我们都知道,古人用手制作陶器,一定会多多少少在陶器上留下指纹或掌纹。但多数留下的指纹都在一道叫做砑磨工艺的时候被磨掉了。”杨拴朝说,之前他在复原彩陶图案的时候,无论如何都无法完全复原“圆点纹”。“我们用毛笔去画,总是画不像。”直到一次,一个工人无意用手指在陶体上留下的圆点,竟与古人的“圆点纹”十分相近,这才让杨拴朝恍然大悟。

“用手指蘸着颜料点上去的圆点,与古陶器上的纹饰相似度极高。并且这次刘少聪教授也在这些残片的圆点纹饰上检测到了指纹。”因此,杨拴朝推测,圆点纹饰应当是先民特意在彩陶上按制的指印。这些指印的功用最初可能是记号,陶工在绘制时又巧妙地将指印融入彩陶构图,成为图形的有机组成部分,形成了指印法绘彩。

而最新发现的鋬耳上的指纹,很可能也是陶工有意为之,“鋬耳制作时多采用裹布摁压的方式,这样的工艺一是为了美观,二是防止陶泥粘连。在鋬耳上直接横向加摁指印的工艺,必须控制好摁制时间,否则会损坏胚体,费工耗时。所以这种‘按指为印’的制陶方法,与实用无关,很可能是古人特意按制的记号。”

猜你喜欢

分享到:

奇闻趣事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西双版纳"或电头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稿件,均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西双版纳生活网",并保留"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电头。如有侵权行为第一时间通知删除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2017   西双版纳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