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历史 > 正文
民国金融界:那些隐而不彰的历史
时间:2019-04-23 03:40 来源:网络整理

民国金融界:那些隐而不彰的历史

   民国银行家合影。前排宋汉章(左一)、张嘉璈(左二)、钱新之(右一);后排陈光甫(右)、李铭(中)等合影

民国金融界:那些隐而不彰的历史

  ▌采访人:孙小宁 受访者:赵柏田

  对作家赵柏田的历史写作,之前已有过两次采访,每次都让我对中国历史有跃进式的认知。《赫德的情人》虽然是以小说写历史,但通过这个主宰了晚清半个世纪经济命脉的洋人,我似也窥到了中国近代史某些脉络,读到最后,便也清晰地看到,“因为赫德,中国曾经也站在现代化的门口。”我用这行字,做了当年采访的标题。原以为他会沿着这个思路继续追问,但他转而拿出的却是《南华录》,以丰赡的笔墨,让人重温中国文化中古典的风雅。之后便是“中国往事”四卷本,看到其中上下两册的《枪炮与货币》,心中不禁一叹,终于有写史之人,碰触到金融领域了。尽管怎么想,这都是块难啃的硬骨头。

  这么多年写作,有一个兴趣点渐渐明晰起来,即近世中国的现代性转型

  孙:柏田老师,祝贺你完成了“中国往事”这项大写作工程。四本书陆续读完,报告一下阅读顺序,《枪炮与货币》(上下)、《民初气象》、《月照青苔》。但我感觉,你的写作顺序应该是相反的。作为一个南方小说家,你肯定是先对南方文人感起兴趣。接着涉入政界、外交界,最后到金融界,一个“中国往事”的渐进史,大概也是你自己历史认知的渐进史吧?

  柏田:哦,渐进,有吗?先感谢你的阅读,扯几句闲话。书出来两个月了,渐渐有朋友在读。诗人庞培上个星期发了一条短信也有意思,说柏田兄,这是一部民国版的《追忆似水年华》啊。

  孙:比《追忆似水年华》好读多了。(笑)

  柏:这是诗人的表达方式。正好这两天《东方历史评论》要做一场活动,由我和历史学家杨天石、马勇做个对话。问能起个什么题目,想了半天,最后定成:似水年华中的民国精英。也算是借了庞培一点启发。这个题目当然文艺了些,还是蛮好的,有时间感。这套书里所涉及的人与事,从1905年到1949年,整整44年。领域也像你说的,从知识分子到金融界、实业界,跨度蛮大的。你的感觉非常准,《枪炮与货币》的确是最新写就,往前是《民初气象》。《月照青苔》是2006年中华书局出版的《历史碎影》的修订本,纳入到这个系列中来。15年前写作《历史碎影》时,肯定没有想过你说的“渐进”,只是一个朴素的愿望,通过我的叙述,为这些民国人物重写今生。当时我取了这样一个方法,从日常生活角度入手,写他们的经济生活、情爱、血液、病痛,从形而下层面接近他们。这种方法论也在这套书里延续了下来。

  孙:方法论?

  柏田:对,我认为每一本书都应该是一种方法论。当年写《历史碎影》时,我同时也完成了《岩中花树》,有关明清思想史的一部著作,看着不搭界,方法论还是一脉相承的。同样是从日常生活视角切入。完成了这些后,非虚构这块,我便放下了,去写《赫德的情人》、《买办的女儿》这样的小说。接着又转到《南华录》。如果这个历史写作轨迹里有你所说的这个渐进,也是许多东西在其中慢慢生长的结果,一些关键点,变得明晰起来。

  孙:这个关键点是?

  柏田:就是,我开始意识到,到底兴趣点在哪里?凝结成一个关键词,就是中国的现代性转型。在这个转型当中,这些生命个体,到底怎样面对时代大潮,在其中经受怎样的焦虑、挫折乃至命运沉浮,而外来人事又怎样对中国的现代性转型做着促动等等。

  正是这一点,促使我开始写作“中国往事”这个系列。这也是《南华录》之后,我为自己找到的下一个写作目标。

  卡夫卡曾说,鸟儿在寻找自己的笼子。题材也在寻找它的写作者。在我最终完成这个系列的最后工程《枪炮与货币》两卷本后,我终于可以说,它们找对了我。

  近世中国,金融家的历史之不可或缺,是写作中渐渐认识到的

  孙:近世中国史,不乏史家、作家涉入。但从“现代性转型”这个切口进入,却尚属少见。尤其《枪炮与货币》,我相信不止我一人看到这套书,第一眼会落在这两本书上。我因此也想到去年年末,你为我写的纪念张嘉璈的文章。你对近世中国的金融界,关注不是一天两天了。不过话说回来,银行家难写啊,毕竟他们有经济生活这部分内容,完全不涉猎,会说不清楚;全掉进去了,又容易变得文笔枯涩难读。看你写得驾轻就熟,我还想,到底是浙江人,天生就有经济头脑。

猜你喜欢

分享到:

奇闻趣事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西双版纳"或电头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稿件,均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西双版纳生活网",并保留"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电头。如有侵权行为第一时间通知删除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2017   西双版纳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