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历史 > 正文
朱照宇: 让黄土道出人类的历史
时间:2019-05-02 08:48 来源:网络整理

朱照宇: 让黄土道出人类的历史

  朱照宇在实验室研究矿石标本

朱照宇: 让黄土道出人类的历史

  朱照宇团队在上陈村遗址中发现的一件石器(不同侧面)

  人物档案

  朱照宇,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为晚新生代古环境演化与现代地质环境变化及人地关系演进,主持完成国家级、省部级等科技项目数十项。

  左手端着一个长方形的搪瓷盘子,右手摆弄着盘子上的几块石头,科技日报记者与中国科学院广州地球化学研究所(以下简称广州地化所)研究员朱照宇的对话便从手中的石头开始。

  “我从小就跟石头有缘。”朱照宇指了指盘子里的石头笑着说,自己打小喜欢玩石头,常到家附近的铁路边上捡石头玩,后来直接报考了地质院校。没想到,自己“把兴趣发展成了职业”,一干就是45年。

  去年7月,朱照宇团队在《自然》杂志上发文,介绍了他们在陕西省蓝田县上陈村一带新发现的一处距今212万年的古人类旧石器遗址。这项成果表明,古人类至少早在212万年前就出现在非洲以外的地方,由此将人类离开非洲的时间往前推了27万年。

  前段时间,该成果入选“2018年度中国科学十大进展”。

  意外发现成就重要成果

  谈及此次在上陈村的发现,朱照宇一下打开了话匣子。

  “我和团队从上陈村遗址中发现了96件石器,包括石核、石片、刮削器、尖状器和石锤等。”朱照宇说。

  这些人工打制的石器,正是朱照宇团队确定古人类在此地生活过的重要证据。

  2007年7月18日,这个日子朱照宇永远也不会忘记。那天,他和团队在上陈村遗址发现了一处新的连续黄土剖面。“大家一见都很兴奋,我的两个学生很快就跑过去,我老人家吭哧吭哧地在后边追。”意外的是,他们在黄土地层中发现一个石块,接着又找到更多石块。

  团队里两位研究古人类和旧石器的专家——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黄慰文和英国埃克塞特大学教授罗宾·丹尼尔鉴定后表示,“这些石块就是石器。”

  学界一般认为,石器便是此地曾有人类活动的重要证据。

  “于是,我们继续沿着黄土层往下挖,穷尽所能,直到再也挖不下去了。”朱照宇介绍道,黄土土层犹如树木,也有识别其年龄的“年轮”,它的名字是“黄土—古土壤序列”的旋回。确定了黄土或古土壤的年龄,也就能大致确定埋在此处的石器的年龄。

  从2008年开始,朱照宇将挖掘所得的石器进行整理、研究,最终在2014年得出结论——古人类至少早在212万年前就出现在非洲以外的地方。“我们是从地质学角度,来推断古人类出现的历史时期。”他说。

  一脚踩黄土、一脚踩红土

  第四纪地质学是朱照宇的研究领域。“这是研究有人类以来的沉积物、生物、气候、地层、构造运动和地壳发展历史的学科。”他介绍道。

  攻读博士时,他师从地球环境科学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刘东生,研究中国黄土高原第四纪古气候与新构造演化。

  毕业后,他的研究工作主要围绕第四纪地质学中的红土地质与古环境,并已做得小有成就。但到2001年时,他突然选择“双管齐下”——一脚“踩”红土、一脚“踩”黄土。

  这样的转变,源于埋在朱照宇心中十多年的一个疑问。

  写博士学位论文时,朱照宇在文中提出了一个新的断代方法——“古土壤断代法”,即直接把黄土古土壤序列作为年代标尺进行断代。“中国有那么多第四纪古生物和古人类遗迹地点,要是能用上这把‘尺子’,可以相对准确地判定出它们所属的年代。”这一想法对他此后的研究发现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也是在写那篇论文期间,朱照宇曾多次去往陕西省蓝田县公王岭进行野外考察。

  蓝田县是著名的古人类活动遗址发现地之一。教科书中对此地的描述是,该县出土的古人类蓝田人化石距今约115万年。“但我在现场发现的,却与前人所描述的地层结构不同。按前人的描述,115万年前的化石位于第15层黄土中。但当时我感觉,这些化石好像是在第15层黄土的下面。”朱照宇说。

猜你喜欢

分享到:

奇闻趣事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西双版纳"或电头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稿件,均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西双版纳生活网",并保留"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电头。如有侵权行为第一时间通知删除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2017   西双版纳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