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历史 > 正文
美国波士顿大学教授傅士卓:与中国政治研究结缘
时间:2019-07-10 15:52 来源:网络整理

2019年6月初,南昌开始进入异常炎热的仲夏。在江西师范大学从事中国近现代史研究的黎志辉老师向瑶湖读史社推介近日前来江西进行调研的傅士卓先生。作为江西师范大学史学类社团,瑶湖读史社一直关注最前沿的史学动态,也欢迎境内外的学者与社员进行学术交流。说实话,若不是黎老师的引介,我这个关注美国社会政治史的中国学者对傅士卓一概不知。通过在江西师范大学瑶湖校区的这次非正式交谈,我从潘恩源和张至舟两位同学整理的访谈文字里认识了这位美国波士顿大学的国际关系和政治学教授。了解到他所从事的近代和当代中国研究的大致情况。傅先生很健谈,充满激情,也许正是需要拥有这种激情才能更好地从事有关政治的观察和政治史的研究。他谈了许多,我们整理出此文,希望有更多的学者认识傅士卓及其研究。

——杨长云

美国波士顿大学教授傅士卓:与中国政治研究结缘

傅士卓

七十岁,对于一个国家而言,可能正蓬勃而充满活力,但对于一个人来说,却往往已经走过了生命的大半历程。不过,美国波士顿大学教授傅士卓先生饱满的精神状态,却令人看到了他对于学术生命远未终止的期许。

今年6月,美国波士顿大学国际关系与政治学教授、波士顿大学跨学科东亚研究项目主任、波士顿大学帕迪未来研究中心研究员、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傅士卓,又一次来到中国参加学术活动,并第一次赴江西考察。借此难得的机会,我们有幸聆听了傅先生与中国政治研究结缘的私家故事。

傅士卓先生的本名叫约瑟夫·费尔史密斯(Joseph Fewsmith)。1949年,约瑟夫·费尔史密斯出生于美国俄亥俄州的一个小镇上。恐怕当时没有人会想到,这个孩子在将来会与同一年在大洋彼岸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结下不解之缘。费尔史密斯的父亲是参加过二战的老兵。在战火中,父亲的右脚受了伤,所幸这并未影响到他退伍后的生活,而他也不喜欢谈论这些战争经历。费尔史密斯的母亲是典型的家庭主妇,全家人的生计全靠父亲。老兵父亲可谓含辛茹苦地把费尔史密斯及其姐姐拉扯长大。

1967年,费尔史密斯进入西北大学(Northwestern University)求学。这一年,纽约街头爆发了多达30万人参加的反越战抗议游行。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后期,越南战争的缓慢拖沓、伤亡人员渐增的趋势激起了美国民众的反战情绪,且愈演愈烈。与其说大学生们是受反战运动波及而被动卷入二十世纪六十年的这场社会运动的,不如说他们正是这场运动的主力军。他们撰写文章、发表演说、举行辩论,甚至焚毁征兵点,抗议在大学生中为继续进行越战而征兵。此时的费尔史密斯正如大多数青年人一样,充满激情,精力充沛,思想活跃,对战争和社会中的非正义现象感到愤怒。费尔史密斯无视父辈与之相左的意见,多次参加了反战游行。费尔史密斯毫不讳言地告诉我们:“我在当时是反战运动的积极分子,当时我的思想与那个年代流行于西方世界年轻人群体中的左翼思潮契合。我就是个激进分子。”1970年5月4日,被派去阻止学生示威的国民警卫队枪杀了俄亥俄州立肯特大学的4名学生,另有9人受伤。而学生也反过来烧毁了学校的征兵处,冲突有激化之态。当时,西北大学有一位非常善于演说的黑人女校长,费尔史密斯评价说,这是他“遇到的最会演讲的人”。这位黑人女校长一开始呼吁学生反抗,尔后劝说学生冷静下来反思暴力行动的可能后果。正是时代的动荡促使费尔史密斯开始关注政治,并勤加思考。

在西北大学期间,大一时的费尔史密斯接受的是博雅教育(Liberal Arts Education),即所谓文科通识教育。大二时他学习戏剧,却自认为缺少天分。因为希望自己将来能够成为一名律师,费尔史密斯在大三选择转专业,就读政治学(美国大学本科没有法学专业)。期间,他选修了一些关于亚洲政治秩序的课程,内容包括对中东、中国问题的研究。他还读了不少政治科学方面的书籍,由此受到这些研究的影响,产生了对亚洲,尤其是东亚、中国政治问题的兴趣。也是在对中国问题的兴趣引导下,他开始学习中文。在初次接触中文时,他觉得相比起法文,中文没有复杂的动词时态变化,也没有难以记忆的名词阴阳格,认为中文学习起来要容易很多。费尔史密斯先生告诉我们:“我甚至认为这是世界上最容易学习的语言。当然,之后我才发现事情并非如此简单。”
关键词阅读: 傅士卓 近代中国

猜你喜欢

分享到:

奇闻趣事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西双版纳"或电头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稿件,均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西双版纳生活网",并保留"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电头。如有侵权行为第一时间通知删除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2017   西双版纳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