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历史 > 正文
“霍顿派”找茬有历史旧账撑腰?分析孙杨被“黑”的最大原因!
时间:2019-08-10 10:56 来源:网络整理

2019年光州游泳世锦赛赛程早已过半,男子400米自由泳的颁奖环节,却激起了今年比赛最大的舆论水花,中国泳坛一哥孙杨拿下冠军,但拿到银牌的老对手、澳大利亚选手霍顿却拒绝登上领奖台,甚至怂恿季军与他一起孤立孙杨。据霍顿表示他的行为,全因他认为孙杨“胜之不武”。孰是孰非,我们将回顾一些事件佐以分析。

首先,霍顿的无礼行为依旧被国际泳联警告,“国际泳联尊重言论自由,但它必须在适当的背景下进行。与所有主要体育机构一样,我们的运动员及其随行人员要明白他们有责任尊重国际泳联规定,不利用国际泳联的赛事发表个人声明或作出姿态。”但是反对孙杨的“霍顿派们”依旧固执己见,最大原因还是因为孙杨在2014年与今年1月份发生的两件争议事件。

“药罐子”污名源起2014

部分西方媒体对孙杨一直存有偏见,在他们眼中,孙杨等同于“药罐子”,他的胜利是药物的胜利。2014年全国游泳冠军,孙杨因A瓶尿样含有违禁物质曲美他嗪被禁赛3个月,虽然孙杨后来表示,这是因为他不时出现心肌缺血的情况,所以一直使用“万爽力”(盐酸曲美他嗪)改善症状。曲美他嗪可以帮助提高心肌细胞能量,改善心脏功能,在临床上用于预防心绞痛。这件事成为西方媒体直指孙杨是“药罐子”的最初原因。

孙杨被指“暴力抗检”一事 成“霍顿派”的狂欢

去年,《星期日泰晤士报》发表的一篇“孙杨暴力抗检”的文章,掀起了”霍顿派”的狂欢,《星期日泰晤士报》称,孙杨在去年9月4号的一次赛外药检中,与兴奋剂检测人员发生冲突,“在无检测人员陪同的情况下传递装有尿样的小瓶,并命令其团队的一名安保人员用锤子砸碎一份从附近俱乐部带回来的血液样本瓶”。

【事件重点回顾】

首先,我们来了解一下“飞行药检”:为了防止运动员在休赛期间使用违禁药物,国际泳联的一个药检小组,会在无告知运动的情况下,随时来进行抽检。这种类型的药检称为“飞行药检”。任何人都不能以任何理由拒绝或拖延接受检查。同时,兴奋剂检测人员也必须出示检测相关证件。

被要求进行抽检的队员必须在一个小时内接受检查。如果没有按时到场,或拒绝提供尿样, 会直接当做服用违禁药物处理。一名运动员如果两次漏检就按照兴奋剂阳性禁赛处理。国际泳联还要求世界排名前50的运动员,定期提供训练和住宿地址,以便随时突击检查。

国际泳联:兴奋剂检测人员违规在先 孙杨无过

依据国际泳联反兴奋剂委员会决定,已经认定孙杨没有违反国际泳联有关反兴奋剂规则,因为是兴奋剂检测人员违规在先。三名检测人员中,有两人都是临时工,是在当日被临时叫来帮忙的,并没有经过职业培训,没有相关的工作证件和授权委托书。而运动的兴奋剂检查是一件十分谨慎严肃的事,没有资质的检测人员,无权带走运动员的血样。

孙杨的律师张起淮曾表示,“这次检查是约好的,在抽血后,孙杨方面对检测人员在抽血和检测过程中拍照录像提出异议,要求检测人员删除视频照片,并检查检测人员身份证。当时,国家游泳中心领队、浙江反兴奋剂中心专家和领导、孙杨队医做出决定,认为抽取血液样本不能被带走。孙杨作为运动员,只能服从安排。是不是砸了那个瓶子将血样毁坏,不是孙杨能够做决定的,我只能说血样还保存在那。”

面对国际反兴奋剂机构的上述,张起淮表示:“WADA(国际反兴奋剂机构)的上诉不代表孙杨没理,上诉其实能更澄清事实。”

“抗检”事件进展:9月将进行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把听证会

参与孙杨药检风波中的三个组织,它们分别是国际泳联、国际反兴奋剂检测机构和世界反兴奋剂机构。这三者之间是独立的机构,各司其职,不互相制约。国际反兴奋剂检测机构是此次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找来提供服务的机构。

对于孙杨的“拒绝药检”,国际泳联在调查后已经判定孙杨没有违反规定,但世界反兴奋剂机构依然持疑,继续向国际体育仲裁法庭提起上诉。世界反兴奋剂机构成立于1999年,总部在加拿大蒙特利尔,主要任务是负责审定和调整违禁药物的名单,确定药检实验室,以及从事反兴奋剂的研究、教育和预防工作。它的一个特点是不追求利益和盈利,反兴奋剂是第一要务,所以不怕得罪人,它曾与美国自行车名将阿姆斯特朗斗了多年,终于找出了阿姆斯特朗和他的车队调换血样、尿样,服用违禁药物的真相。

猜你喜欢

分享到:

奇闻趣事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西双版纳"或电头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稿件,均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西双版纳生活网",并保留"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电头。如有侵权行为第一时间通知删除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2017   西双版纳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