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历史 > 正文
合肥历史文化简介
时间:2019-11-07 01:56 来源:网络整理

                                        陈怀荃

安徽的省会合肥,是座有两千多年历史的古城,又是在新中国诞生后兴盛发展起来的新兴城市。

合肥位于安徽省中部。这里,北倚江淮分水岭,南临巢湖,西望大别山区,东出滁(涂)水河谷,正处在江淮之间的中心地位上。在它周围,大部分是岗冲起伏、垅畈相间的丘陵地带。总的地势是西北偏高而微向东南倾斜,在东南一角有较开阔的平地与巢湖北岸的冲积平原相连。地面标高,一般都在十二到四十五米之间,突出在西郊的大蜀山,海拔二百八十四米,是最高点。施水,今名南肥河,发源在今肥西县长岗店与长丰县土山之间的沟冲里,顺分水岭东侧南流,在将军岭附近,与西侧的肥水(东肥河)上源比较接近,形成分水岭的一段比较狭窄的蜂腰地带。在历史上,很早以来就利用这样的地形,在合肥与寿春之间开辟出水陆相辅、比较近便的通道。南肥河由这一带向东南流贯市区,再南到施口入于巢湖。全长约七十公里。这一河流,既为市区的工农业生产和居民生活提供一部分水源,下游又有航运之利,古往今来,都与这个城市的发展有着密切的关系。

大约在战国末年,公元前三世纪四十年代左右,寿春已经发展成为淮上的通都大邑,江淮交通又有新的发展,于是在沿肥、施二水通道的南端,就相应地又有一个新的城市兴起。这就是合肥。因此,《史记·货殖列传》指出“郢之后徙寿春,亦一都会也,”接着就说:“而合肥受南北潮,皮革、鲍、木输会也,与闽中、于越杂俗。”由战国末年开始,到西汉前期,合肥与寿春南北相辅,在北连中夏、南通闽越的经济交流中,南来的土特产品通过江湖之间的水运,抵达施水肮运的终点,然后与北来会集在淮上而出于肥水的中夏各类物资相交换。所谓“受南北潮”,是指南来北往的水运。而由施口上合于肥口,合肥城市正是这一段运道的起点。合肥之名,当是由此而起。在合肥附近,又有逡遒(肥东梁园南)、成德(寿县瓦埠镇附近)、橐皋(巢湖市柘皋镇)等县邑。这些城邑的兴起,又进一步促进了中夏与东南各地经济交流的发展。在这种经济交流日益繁盛的发展形势下,以合肥为中心的江淮之间,就成了中夏与东南各族人民相互融合的中心。在这一带,就出现了与东南各族人民“杂俗”的现象。

在三国鼎立、南北分裂的局势中,江淮之间成为魏、吴对峙的战场,多数城邑沦为废墟。当时,割据江东的孙吴,以建邺(南京)为都城,在巢湖入江的濡须水口(约在今无为江坝附近)建立强固坞堡,以为江防的要塞。曹操经营淮南,在占有寿春及其附近的沿淮地之后,公元200年以刘馥为扬州刺史,单马造合肥空城(约在今水西门外肥河西北一公里许),以为淮南的前卫阵地。于是魏、吴双方的步卒和舟师,都出入于巢湖、东关(今无为、含山两县间裕溪水的隘口),展开水攻陆战。曹操曾多次由合肥南下,直逼濡须口等沿江各地,孙权也经常亲领大军由濡须北上,围攻合肥。公元215年,当曹操以大军亲征关中的时候,屯守合肥城的只有张辽与乐进、李典等将领带领的七千人,而孙权却乘机率领十万之众前来围攻。在此兵力悬殊的紧迫情况下,张辽挑选“敢从之士”八百人出城应战,身先士卒,直冲到孙权麾下,大战于逍遥津北。孙权仓皇跃马过桥,逃到桥南,才幸免于难,接着就解围而去。这是魏军守卫合肥一次有名的战役。

合肥城“南临江湖,北远寿春”,在魏军的坚守之下,吴军多次来攻,虽未取得重大的胜利,但是它的舟师“据水为势”,可以直抵城下,往往对城防造成较大的威胁。寿春的援军,因路程较远,有时也不能及时赶到。公元233年,魏都督扬州诸军事满宠,便在城西约十五公里处的鸡鸣山东麓,建一新城。这座城就是有名的合肥新城。这个新城的遗址,至今还有一些遗迹可见。这里,既有险可依,又距肥水可行舟处较远,由寿春来援,也较近便,吴军来攻就更感困难了。

魏明帝曹睿说:“先帝(曹操)东置合肥,南守襄阳,西固祁山,贼来辄破于三城之下者,地有所必争也。”这种“必争”的地理形势,正如后世的论者所说,合肥是“淮右噤喉,江南唇齿”,在南北战争中,具有重要的战略作用。

关键词阅读: 合肥 历史文化 简介

猜你喜欢

分享到:

奇闻趣事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西双版纳"或电头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稿件,均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西双版纳生活网",并保留"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电头。如有侵权行为第一时间通知删除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2017   西双版纳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