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明星 > 正文
担不起的高价培训费,失落的足球明星梦
时间:2019-01-23 19:15 来源:网络整理

2014年,得知王孟曾是国内某知名球队的预备队球员时,他已经在我家地下室租住了两个年头。

父亲二十年前自建的房子,如今深陷在省城东面城中村的角落。几米宽的小路两边,私人楼像棋子一样散乱堆放,房子中间留出一米不到的狭缝供人通行。 

片区里的私人楼大都一个样:房子连着地下室共四五层,每层楼左右各对着一个房间,外面装着密密麻麻的防盗窗,因此屋里白天也得开着灯。 

父母到城南工作后,以每间700元的月租租给进城务工的外地人。那几年,二楼住着给人换煤气罐的小伙,三楼是批发水果的夫妇,另一个就是做夜宵生意的王孟。 

我与租客并不熟,但王孟不一样。王孟来看房时我也在,听到他强烈想租地下室,我和父亲分外不解。地下室从来不见日光,通风差。回南天时,屋里总有挥散不去的霉味。 

父亲提醒他:“南方湿气重,住久了容易得风湿病。”王孟不甚在意:“年轻人火气旺。”他的声音在地下室震出了回音,像是要在此处做出一番事业。 

抵不过王孟的坚持,父亲便以500元的价格把地下室租给了他。

王孟是山东淄博人,二十五六岁,膀宽腰挺,为人豪爽。每次父亲带我们回老房子烧香拜祖,王孟二话不说“剁剁剁”地斩下一只自己做的烤鸭端上来。 

一个农历的节日,父亲亲自下厨让租客上楼一起吃饭。酒过三巡,大家对电视直播的足球比赛评头论足。父亲拍大腿痛骂:“夭寿,这种烂球都踢得出来,说出去都丢人。” 

一直紧盯比赛的王孟接过话:“这个队过去踢得好,现在一年不如一年了。”这时,换煤气罐的小伙想起什么似的,指着王孟问:“你以前就踢过鲁能吧,还差点进一线,是不是?”他兴奋得拍手,推了推王孟肩膀,“哎,对不对?” 

王孟有点尴尬地笑,声音低了下去,“那是多少年前的事,早就不踢球了。”

从那以后,每次和父亲回去,我注意到地下室时常传来足球直播的声音,也摸清了王孟夜猫一样的作息。 

王孟每天晚上九点出夜宵摊,一边哼着不着调的小曲,一边把加工好的烧鸭挂进玻璃柜,再用三轮车把柜子、砧板拉到路口。通常凌晨两点收摊,白天重复采购加工的工作。 

唯一的习惯,就是工作时开着电视,听听体育新闻。

熟识后,我问他:“你这么喜欢足球,怎么从来没见你踢过?”

王孟想了很久,眼神有些遗憾,又变回吊儿郎当的样子:“原因很复杂的,但这就是命运。”

担不起的高价培训费,失落的足球明星梦

二 

王孟从小不爱学习,成绩奇差,唯一能坚持的事就是踢足球。9岁那年,在学校踢球的王孟被球探一眼瞧中,说他“反应灵敏,是棵足球苗子”。

球探通过校方和他的父母联系上,表示想把王孟带到潍坊的足球学校去。 

事情还没定下来,王孟就把行李收拾好了。他说:“当时一刻也不想多等,我可是球探选出来的,这不就相当于直接给我透露以后能当球星么?” 

王孟畅想着成了球星后要选择哪号球衣。修了一辈子单车的父亲并不知晓王孟的宏愿,考虑到他成绩不好,将来能靠技术吃饭也是好事,便答应了他。 

进了学校王孟才知道,足校的球探遍布全国,同批小球员里,有好几个和他一样是被球探选中的。其余则是家长主动把孩子送进来。他们年纪不一,统一被分进12岁以下的青年队。 

当球星的使命感让“马太效应”( Matthew Effect,指强者愈强、弱者愈弱的现象)很快在王孟身上显现。他每天早上六点起床热身,颠球颠得又多又稳。而后的传球、停球、带球,以及更专业的体能、柔韧性和技术性练习,王孟都掌握得很快。 

他像海绵吸水一样,贪婪地学习新技能。“进了学校我才知道球还能这么踢,它能转弯,还能绕弧。相比起来,我以前踢的不叫踢球,叫玩球。”

他每天训练的时候,热血沸腾,跑操都劈开嗓子喊口号。 

由于王孟身体壮实,补位意识较强,战术技巧扎实,教练决定让他踢后卫,并对他进行针对性训练。从此,王孟有了在球队中的位置。 

那些年,球队参加的比赛数不胜数,有市级联赛、省级业余联赛。无奈球员众多,能上场的名额有限。王孟大多时候走个过场,只认真踢过一次。一场酣畅淋漓的奔跑下来,表现无功无过。 
关键词阅读: 不起 高价 培训费 失落 足球 星梦

猜你喜欢

分享到:

奇闻趣事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西双版纳"或电头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稿件,均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西双版纳生活网",并保留"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电头。如有侵权行为第一时间通知删除 1700055555@qq.com

©2017   西双版纳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