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明星 > 正文
明星求学指南
时间:2019-02-28 18:10 来源:网络整理

    对于确实读过书的艺人,求学不仅是一纸华丽的学历或是可供夸耀的人设。它有时高深,像梅丽尔·斯特里普说的,“了解世界和人类的境况,对所有人好奇”;有时又过于普通,年少成名的朱迪·福斯特进入耶鲁,一样写作业、读文献、喝酒、说脏话、夜不归宿,她在大街上跳舞,躺在宿舍的地板上哭泣。

    多年后她回忆这段经历:“那种每晚在不同的聚会结识新朋友,不知道牛奶多少钱一磅的浅薄生活并不是我要的。无论境遇如何,我只希望更真实的生活。”

    史坦尼斯拉夫斯基在他那部过于知名的《演员的自我修养》中表示,当一个人想要领会重要的、隐秘的、深藏的思想和体验时,他总是离群索居,深思默考。他坚信唯有“自我”能真正体验角色。学习首先扩充了“自我”。

    它与职业成就关系不大。刚刚揭晓的第91届奥斯卡金像奖获奖者中,男主角拉米·马利克与女主角奥利维亚·科尔曼都是表演科班出身,男配角马赫沙拉·阿里大学是体育生,女配角雷吉娜·金只有高中学历。此前最佳女主角的热门候选人格伦·克洛斯则毕业于美国久负盛名的威廉玛丽学院。

    1

    在1991年的好莱坞影片《沉默的羔羊》中,女警探克拉丽斯孤独、痛苦但倔强,在令人窒息的黑暗中与变态杀人狂对峙,最终完成蜕变,恰如扮演者朱迪·福斯特的真实生活。她年少成名,扮演柔弱或妩媚的金发女孩。1981年,疯狂的男粉丝为了博得她的关注,持枪刺杀当时的美国总统里根。朱迪几成社会公敌。

    在唯一的辩白文章《为什么是我?》里,她说庆幸自己此刻在耶鲁就读。1980年,她抱着不愿当花瓶、怀疑事业已至终点的想法进入耶鲁文学院,试图平静求学。一年后,社会的恶意几乎要毁了她时,校园的屏障给予她保护。

    福斯特3岁为“水宝宝”防晒乳代言,14岁凭借《出租车司机》里的雏妓一角获奥斯卡奖提名。她喜欢洛杉矶,理由是这里的人足够冷漠,尚未成年的她有时间回到自己的房间,读乔伊斯、左拉和弥尔顿。

    关于童星的宿命,母亲曾反复提醒她:“当你18岁时,事业可能就到了尽头——长大后,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初入耶鲁的福斯特认真思考过成为记者的可能,她还说自己对戏剧一无所知,大学戏剧社几乎要将她累垮,加入或许是个“错误”:仅仅为了在大学认识朋友,融入普通人的生活。

    自我怀疑直至毕业后仍困扰着她。1989年,她在影片《暴劫梨花》中饰演一位性侵受害者。轮奸戏的片段里,她被石头塞嘴、棉花堵耳,青筋暴起、凄惨挣扎。福斯特粗略浏览成片后绝望地走出工作室,不敢想象自己的表演“如此如此糟糕”。她感到羞愧,即刻回家翻出GRE辅导书,准备闭门攻读硕士,直至这个“糟糕”的角色为她带来奥斯卡最佳女主角奖。

    如果说福斯特的耶鲁生涯混杂着对文学的热爱和对表演的不自信,同样巅峰起步的娜塔莉·波特曼——一对犹太高级知识分子的孩子,则展现出了纯粹的学术热情。她高中时期的生物化学论文入围了号称“青年诺贝尔”的英特尔科学人才探索奖。大学期间除了利用长假拍摄“星球大战”,鲜少在大银幕上出现。她成了教授的研究助理,发表权威论文,毕业后又出走以色列,进修希伯来语、伊斯兰史等。

    她的导师说,哈佛天才很多,但像她一样“清楚自己全部优点和缺点”的人仍是少数。据说波特曼的作业从不延期,总在出席活动前提交论文。《名利场》的记者称,那时的波特曼就像研究生院的教授,话题会被扯到新西兰土著部落如何因非暴力文化灭绝,以及两党制如何阻碍美国政治,她谈及学术时总带语气词的语癖以及发自内心的傻笑,看来并不造作。

    波特曼曾说,“我不在乎大学是否毁了我的职业生涯,我宁愿比电影明星更聪明”。后来或许被问烦了,她某次直接告诉记者,“我不想仅仅为了钱而工作,那和妓女没什么不同”。

    她还说,哈佛新生是“傲慢且不安的群体”,她的身份尤其放大了课堂上犯下的错误,“每一个人都觉得我是愚蠢的女演员”。朱迪·福斯特则发自内心地感慨耶鲁的同学比她更聪明,她不得不假装明白很多事情。这种无足轻重感的好处在于,“令人不满于现状,促使你成为最好的人”。

    平凡本身也大有裨益。一位记者回忆,即使在里根遇刺后,记者充斥校园,大部分耶鲁人仍旧淡定。一位学生看到记者挤成一团,问他们为何而来,得到答案后看起来仍旧茫然,反问记者,这是不是愚人节的整人活动。

猜你喜欢

分享到:

奇闻趣事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西双版纳"或电头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稿件,均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西双版纳生活网",并保留"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电头。如有侵权行为第一时间通知删除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2017   西双版纳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