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人才 > 正文
宁波:“3315人才”达成创业“小目标”
时间:2018-04-28 14:51 来源:未知
宁波:“3315人才”达成创业“小目标”

 

 一年一度,宁波人才工作“金名片”“3315计划”晒出了“成绩单”:

  2017年,实现销售企业增加了27家、总量达到192家,共实现销售额54亿元,同比增长44%,其中有11家企业销售额突破亿元大关;实现盈利企业增加了15家,总量达到103家。

  走出“死亡之谷”,迈向“海阔天空”——在宁波,怀揣创业梦想的高层次人才找到了适合自己的热土,在布满荆棘的创业之路上,一步步实现了自己科技报国、回馈社会、实现自我的人生梦想。

  从“专攻科研”到“市场导向”

  “时间过得很快,今年是您来宁波创业的第六个年头,六年以来您把所有的时间和精力投入到创业创新之中,填补了国内超高纯钛领域的空白。创业是一件豪迈的事情,我们一起来创造一个伟大的公司吧!”

  4月14日,是“国千”专家、宁波创润新材料有限公司创办人吴景晖博士的生日。在大家合唱生日歌时,“国千”专家、江丰电子董事长、总经理姚力军代表市海高会向“寿星”送上生日贺卡,上面写满了美好祝福。对于这群“3315人才”来说,在“道阻且长”的创业路上携手同行,彼此是惺惺相惜的至交好友。

  众所周知,创业是一件高风险的事。美国国立标准技术研究所曾提出“死亡之谷”的概念,意谓基础研究成果和成果转化之间存在一条难以逾越的沟谷,新的科研成果如果不能跨越这条沟谷,就无法走向市场,转化为生产力。

  在中国,这种现象也并不少见。据中国科协《2014-2015年度学科发展报告》,全国5100家大专院校和科研院所,每年完成科研成果3万项,但其中能转化并批量生产的仅20%左右,专利实施率不到15%,形成产业规模的只有5%。

  “海外高层次人才大多长期在海外求学工作,归国创业,往往对国内政策环境不够了解,人生地不熟,单枪匹马要实现白手起家,当然会遇到很多困难。”市委人才办有关负责人表示,很多创业者有思路有想法,但往往撑不到公司盈利,就因为资金周转不足、市场无法拓展而“死”在了路上。

  姚力军曾经历过这样的瓶颈期。2008年,受美国次贷危机影响,江丰电子月销售额突然跌到仅有8万元。春节临近,姚力军一查公司账户,发现余额还不够发工资的。那几天,余姚下起了大雪,厚厚的积雪压弯了树枝。

  “整整3天,我在外面奔波,不是躲债,而是借钱。”大雪天里,姚力军驾着车四处求人,开口借钱。在“走投无路”的时候,他跑到了四明山商量岗,孑然一身,四顾茫茫。

  从科研到市场的强烈“阵痛”,“国千”专家张发饶也曾亲身体会过。2014年,两个新的厂房还在建设,手头还有几个新接的订单,但是其创办的宁波能之光新材料科技有限公司却陷入了资金紧张的困窘,供应商上门逼债,他只得借债给员工发工资。

  这些研发上的投入是否理性?投入会不会有产出?盘子会不会铺得太大?资金上能不能提供支撑?在士气不振的“低气压”中,张发饶开始用企业家的思维审视自我:技术转化这条路,除了漫长的等待和大量资金的投入,还要考虑人员团队、市场竞争、日常运营、管理成本等,不可能一蹴而就。

  业内人士表示,对于初创型人才企业来说,这条“死亡之谷”是横亘在“成功”和“成仁”之间的分界线,迈过去了,海阔天空,迈不过去,或许就是粉身碎骨。

  过难关,得道多助

  从“默默无闻”到“制造奇迹”

  如何迈好这“关键一步”,走出“死亡之谷”?除了创业人才自身的努力,还需要各方面力量的支持。

  “宁波的人才工作,并不是‘一引了之’。对于这些高层次人才来说,我们要做的就是搭好平台、提供好服务,让他们有施展才华的空间,可以充分地实现自己的梦想。”市委人才办有关负责人说。

  “真金白银+真心实意”,这是宁波“抢人才”工作中的最大亮点。一系列人才新政提供看得见的资金支持,一系列突破已有体制机制框架的留才模式,一系列贴心到位的人才服务,都给广大选择在甬创业的人才送去了“阳光雨露”。

  2008年,在企业最艰难的时刻,宁波当地政府给了江丰电子最大的信任和支持,一笔国有担保公司出面担保的300万元贷款,解了公司的燃眉之急。

  “我们这些‘3315企业’的发展,离不开政府、社会、企业各方长期的支持,通过建立创新研究、学术交流、考察对接、主题峰会、创业培训等资源嫁接平台,着力拓展智力资源流动并实现价值的渠道,推动个人发展与科技进步同频共振。”姚力军深有感触地说。

  同时,针对水土不服、要素瓶颈、研发经费、市场开拓等问题,2015年起,宁波从相关业务部门中精选业务骨干担任“3315计划”助创专员,在融资股改、市场对接、政策咨询、项目申报、人才招聘等方面,为这些年轻的“3315企业”出谋划策、结对帮扶。

  “有的人才习惯了待在实验室里头,搞研发很厉害,但是谈起市场、说起管理,就一头雾水,在企业的实际运行过程中,把不准方向,容易陷入僵局。”助创专员朱筠筠五次深入企业实地调研,推动2000万元人民币的基金合作项目落地,助力张发饶的能之光加速发展。目前,该企业已成功挂牌新三板。

  此外,宁波还通过基金、银行、风投、保险等种种“金融杠杆”,助推“3315”人才企业茁壮成长。目前,激智科技、江丰电子已上市主板,王一鸣的锦浪新能源和金亚东的长阳科技进入上市辅导期,4家企业已挂牌新三板,9家企业拟启动新三板挂牌,15家企业拟启动股份制改造,近50家企业挂牌宁波股交中心。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

  据“3315计划”相关统计,2017年“3315人才”持续推进科技创新,获批专利889项,开发市级以上新产品174项,填补国内空白215项;累计转移转化科技成果635项,转让金13.7亿元;企业研发投入达6.4亿元,累计开展产学研合作500项、跟进投资15.5亿元。

  截至去年底,这些人才创办企业296家,净资产51.3亿元,41家企业估值超亿元。其中,实现销售企业从2016年的165家增至192家,实现盈利企业从88家增至103家,2017年实现销售额54亿元,同比增长44%,增速再创历年新高,11家企业销售额超亿元;实现利税8.7亿元,同比增长46%。

  业内人士分析,短短时间内,这些初创型的企业完成了“从实验室到市场”的转型,科技成果、创业成果都让人歆羡。“可以说,这是宁波这块创业创新热土的奇迹。”

  凝共识,尊重人才

  从“单枪匹马”到“群贤毕至”

  “我的成功,绝对可以复制。”在宁波打拼十多个年头,“国千”专家、首批入选“3315计划”的海归人才张彦,书写了从无资金、无人脉、无背景的“张江男”到企业成功上市的人生传奇。

  从过去“单枪匹马”到陌生城市闯荡,到如今得到资本认可、奋进在企业加速发展道路上,张彦和其他“3315人才”在宁波感受到的不仅仅是商业文化的熏陶,还有一个开放型、国际化的城市对于各类人才的无比渴求,对于知识科技的极度尊重。

  今年年初以来,市委书记带头与院士专家座谈,多方引进重大人才平台,带队招引人才……在全市上下树立“抢人才、争人才”的工作导向。

  刚刚开春,宁波接连发布“3315计划”“泛3315计划”“资本引才计划”等引才公告,升级人才政策,对入选的高端人才和团队给予50万元至2000万元资助,对特别优秀的人才可实行一事一议,资助额度上不封顶。

  1月7日,宁波与科罗拉多大学杨荣贵教授及团队签订合作协议,计划打造国家级节能环保产业创新研究院和辐射制冷技术产业园,形成千亿级节能环保产业集群;

  3月20日,宁波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签署合作协议,将共建北航宁波创新研究院、北航宁波研究生院和北航宁波国际交流中心。

  近期,宁波还将签约共建浙江大学宁波“五位一体”校区协议,出台支持宁波大学加快建设“双一流”高校意见……

  在这按了“快进键”的时间表里面,宁波加快实施“名校名院名所名人”引进工程,大力集聚高校院所,同时创新实施“科技创新2025”重大专项,突出人才、科技、产业融合发展,聚焦新能源汽车、先进材料、机器人与高端装备等8个产业领域,拟投入100亿元资金,面向全球招揽掌握核心技术的领军人才。

  群贤毕至,少长咸集。在浓厚的引才、重才、留才的良好氛围里,由“3315人才”这些“最强大脑”创办的企业正在四明大地上快速成长,成为引领宁波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

  王一鸣的锦浪新能源年销售额达8.2亿元;张彦、金亚东、罗培栋各自创办的膜企年销售之和达16亿元;余学春的多普勒环保成立8个月实现投产,并实现年销售额1.5亿元;叶宁的海上通信终端项目,通过硬件与平台融合,2017年交易额已突破30亿元……

  “3315计划”的品牌效应愈发凸显,在2017年度个人及团队申报中,宁波共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866个申报项目,其中有诺贝尔奖获得者2人,国内外两院院士13人,国家“千人计划”专家76人,正教授及研究员562人。

猜你喜欢

分享到:

奇闻趣事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西双版纳"或电头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稿件,均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西双版纳生活网",并保留"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电头。如有侵权行为第一时间通知删除 1700055555@qq.com

©2017   西双版纳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