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社会 > 正文
小矛盾自己解决,社会和谐的民间样本
时间:2018-09-12 11:34 来源:未知
小矛盾自己解决,社会和谐的民间样本

葛优在《非诚勿扰》里希望用分歧终端机化解世间纠纷的愿望,在电影中未能达成,却在现实中的成都马路上实现了。
 

据报道,继成都“划拳哥”的佛系交通事故处理方式,火到大江南北后,9月5日,在成都红星路上,类似的交通事故处理方式再次上演。一辆转弯车与直行车发生擦挂,双方发生争执,并报警。但最终双方却商量决定效仿“划拳哥”,用微信丢骰子的方式,决定该赔多少钱,无形中还成了微信好友……
 

这种交通事故的处理方式,在网上迎来了一片叫好声,被网友赞道为“最和谐的事故处理方式”,被冠以“佛系”之称。那么,问题来了,类似这样的事故处理方式是否可取?此类事故处理方式是否具有借鉴性?
 

我以为,在不触犯法律,不损害第三方利益的前提下,如果双方自愿,划拳也好,掷骰子也罢,只要能和谐处理好纠纷的,都不失为一种可取的、可借鉴的方式。
 

从小了说,这样的事故处理方式既节约了当地的行政资源和成本,又在一定程度上化解了社会的矛盾,营造了和谐的气氛。试想一下,如果大家在产生纠纷时,都能以这样一种具有娱乐性方式来处理,我们的社会将能避免多少冲突和流血事件。
 

从大了讲,它是社会和谐的民间样本。建设和谐社会,不能光靠政府一方的努力,更需要良好的社会自我管理。而这主要表现在,社会成员能在政府缺位的情况下,根据当地风俗或乡约民规,抑或是一种成员间彼此都能接受的规则实现自我的管控,包括解决彼此的纠纷和矛盾。
 

从这个角度看,上述案例中的处理方式,无疑是具备社会自我管理的这一特征的。我们从中看到,当事双方正是遵从了当地的风俗,以一种彼此都喜闻乐见的方式,达到了定纷止争的效果,实现了自我的管理。
 

不过,或许会有人担心,鼓励这种处理方式就是鼓励赌博,会影响社会的公序良俗。我觉得,无须有这样的担忧。两起案例中,当事双方虽然都借用了赌的形,本质上却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赌博,因为彼此并不以营利为目的,而只是借助了它的规则,即愿赌服输。事实上,这无疑也是一种契约精神,且包含了现代意义上程序意识,即在双方认可的前提下,不管结果如何,都承认这个结果,以求解决纠纷。
 

应该说,以类似方式处理纠纷矛盾的做法,在我国的民间也是具有悠久传统的,比如许多地方,尤其是农村地区,会采取抓阄的方式来决定某些重大事件,如分配回迁房等。
 

当然,法治社会下,我们首倡的还是以法管理,以法治理。一旦彼此有了纠纷,首先想到的应该还是走法律途径,以便最大程度地保护自己的利益。
 

可话又说回来,如果昆山花臂男案中的当事双方,在纠纷产生时,能报以上述几位当事人的心态,采取哪怕是划拳这样的“佛系”处理方式解决纠纷,或许就不会酿成如此惨剧。因此,在法律允许范围内,我们不妨多一些民间自治的优良传统,尤其是一些无伤大雅的“自治”方式,比如新闻中的划拳、掷骰子,多一份包容和赞美。

猜你喜欢

分享到:

奇闻趣事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西双版纳"或电头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稿件,均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西双版纳生活网",并保留"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电头。如有侵权行为第一时间通知删除 1700055555@qq.com

©2017   西双版纳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