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社会 > 正文
英国公开赛为何长期忽视北爱 社会骚乱是主因
时间:2019-07-18 22:55 来源:网络整理

达伦-克拉克

达伦-克拉克

  北京时间7月18日,达伦-克拉克青少年时期在家乡邓甘嫩(Dungannon)的一家酒吧工作,这个时候他们突然接到一个电话。

  发出的信息很简单:如果不想死赶快离开!

  那是1986年圣诞节之前几天,北爱尔兰发生了内战。“北爱问题”(The Troubles),这里的一种婉转说法,激化了,没有人知道下一个针对的目标是什么。

  克拉克和工友们关注到了警告,然后逃了出门。

  “炸弹恐吓在8点30分,每个人都逃出去了,炸弹在9点引爆,”克拉克说,“那个地方夷为平地。”

  克拉克这个星期在他以为自己一辈子也见不到的本土英国公开赛上回忆起了那次惊魂的逃亡。68年以来,英国公开赛第一次回到北爱尔兰。克拉克星期四早上站在第一洞发球台的时候将开出赛事的第一颗球。

  正像那个时代长大的人一样,“北爱问题”从来没有从他的心中远去。

  “那是北爱尔兰的生活。炸弹经常引爆,”克拉克说,“许多人,十分不幸,因为在错误的时间处于错误的地点遭受了严厉的处罚。”

  造成3700多人死亡的“北爱问题”大部分已经结束了,主要是1998年签署的《贝尔法斯特协议》。即便如此,以新教徒为主的亲英联合派(unionists)以及以天主教徒为主的爱尔兰民族主义派在表面之下仍旧存在着分歧,偶尔仍旧会出现一些惨剧,比如今年早些时候在伦敦德里郡骚乱中,记者莱拉-麦基(Lyra McKee)遭枪击身亡等。

  然而在2011年英国公开赛冠军克拉克以及其他人的敦促下,R&A觉得足够舒服,可以将赛事带到皇家波特拉什举行。这也是1951年,赛事上一次在北爱尔兰举行以来,历史上的第二次。

  到比赛结束之前,估计会有20多万人涌入球场观看比赛,他们和克拉克现在的关注焦点都是高尔夫。

  “不消说,能够将赛事带回北爱尔兰是非常重大的事件,”克拉克说,“这将是一场奇妙的赛事。氛围将非常棒。”

  实际上,氛围也许会超过预期,星期二的练习轮中,球迷从附近的火车站鱼贯而出,期待看一看他们心爱的球员。在这中间,他们还能看到壮阔的景色,这座林克斯球场盘踞在可以俯瞰大海的陡峭悬崖上。

  曾经埋葬着暴力的田园牧歌现在大部分已经成为过去时。重要的是向世界传递以下信息:北爱尔兰不仅是大满贯冠军克拉克、麦克罗伊和麦克道尔的故乡,这里也拥有世界上一些最优质的球场。

  同时想发出的讯息是:北爱尔兰正在从过去走出来。

  “我们希望人们想到北爱尔兰的时候,立即想到高尔夫,”五年前赛事宣布要来到此地举行的时候,皮特-罗宾逊(Peter Robinson)是北爱尔兰副首席部长,他这样评论道,“从北爱尔兰的观点来看,这些东西是积极的。”

  高尔夫,至少在皇家波特拉什,与景色一样壮观。而且这是英国公开赛,高尔夫球迷想要的东西面面俱到,从泰格-伍兹力争赢得另外一场大满贯,到麦克罗伊、麦克道尔,甚至是50岁克拉克在本土取胜。

  这与1951年是很大区别,当时一个叫马克斯-佛克内尔(Max Faulkner)的英格兰人——他为了加强高尔夫的手感曾在一个冬季挤牛奶进行训练——赢得了英国公开赛。只有两个美国选手过来参赛。可是一样事情没有改变,球场看起来与打起来一样悦人。

  “说到皇家波特拉什,这是一座公平的球场,”克拉克说,“如果你能在波特拉什打好,你应该有机会交出好杆数。如果你打失误许多球,你那么应付不好波特拉什,事实就是如此。”

  尽管如此,对于一个新来者而言,球场外围的警力就多过其它地方的英国公开赛。同时这里也有警告,此处有便衣警察出没,以防有人考虑作奸犯科。

  可是从克拉克看起来,这就与他小时候在这里打橄榄球和足球很不一样。他说他在邓甘嫩打的最多的球场,也许有着北爱尔兰被炸次数最多的会馆。

  “我有朋友和亲戚遇害,还有各式各样的杂事,”克拉克上个星期对《每日电邮报》说,“这样的事情还偶有发生。”

猜你喜欢

分享到:

奇闻趣事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西双版纳"或电头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稿件,均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西双版纳生活网",并保留"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电头。如有侵权行为第一时间通知删除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2017   西双版纳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