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生活 > 正文
长城人家的边墙生活
时间:2019-03-19 08:34 来源:网络整理

  明朝将修筑的长城称为边墙。

    目前,宁夏盐池县境内还有三道明长城,总长度181公里,分别是头道边、二道边、固原内边。

长城人家的边墙生活

二道边长城遗址。

  这些坚守了几百年的边墙,见证着朝代的兴衰,同样也见证着世间的沧桑、岁月的变迁。

  73岁的蔡兰一辈子生活在边墙下,他的村子有一个豪迈的名字:兴武营。

  兴武营是明朝军队驻守的城堡。宁夏明长城从横城自西向东进入盐池县兴武营后分为两道,一道偏南经过盐池县城北门向东延伸,称“头道边”,另一道偏北,距离县城有10多公里向东,称“二道边”。

  头道边和二道边像“人”字的一撇一捺,蔡兰的家就处在这撇捺之间的区域。清末,来自五湖四海的移民定居于此,逐渐形成兴武营自然村。

  多少年来,兴武营的人们种地、放羊,生活随遇而安、波澜不惊。

  而今,边墙依然如故,但人们的生活却发生着新变化……

  忆边墙 儿童游戏场 村民避风港

  边墙,“刻”在每个兴武营人的记忆中,每个人都有一段与长城有关的专属回忆。

  兴武营自然村归盐池县高沙窝镇二步坑村管辖,二步坑村村民潘生文是土生土长的兴武营村人。

  “我们就是在头道边上耍大的,小时候把鞋垫在屁股下面从高处向下滑沙;放羊也在长城周围,几个娃娃爬到烽火台上,一边耍着羊拐子一边放着羊,烽火台视线特别好,能看到两三公里以外,羊根本跑不丢,遇到刮风下雨就躲在墙洞洞里。”他说。

  站在村头,就能看到头道边和二道边。

  “这里的明长城以夯土修筑,外面没包砖,经过几百年的风沙侵蚀,远看就像土包。”盐池县长城保护学会会长张生英介绍。

  盐池地处毛乌素沙地边缘,曾饱受沙害侵袭。

  “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风吹沙子走,抬脚不见踪”是这里过去的真实写照。

  就是这看似不起眼的边墙为兴武营的人们躲避风沙提供了难得的天然屏障,凭借着它的庇护,刮进屋里的沙子也比其他地方少了许多。

  “我老家附近没有长城,光秃秃的,以前经常是沙子上房顶、四面是沙丘。”说起避风沙,张生英对兴武营的地理环境甚是羡慕。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盐池县75%的人口和耕地处在沙区,生态环境十分脆弱,沙丘包围中的农民生存异常艰难。

  虽然风沙来袭时兴武营的人们能稍显从容,但毕竟不能置身事外。

  变化发生在上世纪90年代初。

  在当地政府的推动下,村民逐渐改变沿袭了上百年的放牧习惯,收羊入圈。同时,耐旱植物柠条得到大规模种植。

  没有机械化设备,大伙就用骡子、马、驴犁开厚厚的沙土,把柠条种子播下去,第一批种子就播撒在边墙周围。

  当时播种一亩柠条的成本近50元,政府补贴一半,村民自己承担一部分。“那时候投入确实大,但我们都没怨言,如果不主动改变,我们这里迟早被沙子‘吃掉’了。”潘生文说。

  人进沙退,村民硬是用柠条“拧”住了逐渐向长城侵蚀的沙丘,在沙地里枝繁叶茂的柠条又为牲畜提供了食物。一簇簇柠条种出了兴武营人的希望,经过近30年的努力,兴武营乃至盐池的“含沙量”逐年下降。

  换活法 背靠长城“吃”长城

  环境改善,人的活法也变了。

  冬日凛冽的寒风掠过一道边吹入霍礼军家的院子。

  “外面冻,快进屋,这是我们刚盖的新房。”他把记者让进房里。

  与屋外的严寒相比屋内整洁温暖。“这房子刚盖的,我们铺的地热。”霍礼军说。

  长期以来,霍礼军一直在和股骨头坏死、强直性脊柱炎作斗争,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最大的敌人——贫困。

  2014年,霍礼军家还是建档立卡贫困户。“那时候日子过得特别艰难。”

  2014年他下定决心,不管怎样,为了孩子也要再拼一把,把日子过得亮亮堂堂,活出个精气神。

  于是,他贷款10万元养殖滩羊,凭着一家人的坚韧勤劳,这些钱就像引出甘甜井水的第一瓢水把他的日子盘活了。

  现在,霍礼军的贷款全部还清,还开起了农家乐,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兴武营村的大变化也是从那时开始的,除了养殖滩羊,小杂粮、药材、优质牧草、黑毛猪等都是村民们摆脱贫困的经济增长点。

关键词阅读: 长城 人家 边墙 生活

猜你喜欢

分享到:

奇闻趣事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西双版纳"或电头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稿件,均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西双版纳生活网",并保留"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电头。如有侵权行为第一时间通知删除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2017   西双版纳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