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生活 > 正文
网上兼职app:南方生活(组诗)
时间:2019-05-29 07:04 来源:网络整理

□张德明

那一年的绿皮火车

  那一年,顺着南下的季风
我携带妻子和孩子
匆匆乘上一列 开往南中国
海滨小城的绿皮火车
怀着满心忐忑,临窗而坐
身边的皮箱,挤满各式证件
结婚证、户籍证、毕业证、学位证
准生证、出生证、转学证、接收证
各种证件,书写一个家庭的史记
在夜里,它们也随火车一路摇晃
在夜里,故乡与南去的火车,渐行渐远
连同那些熟悉的亲人和朋友
我和妻子,对坐无语
彼此的心头,都有一场大雨在飘落
窗外,无名的灯火和无名的小站
纷至沓来,又转瞬即逝
只有那列绿皮火车,一往无前
如硕大的梭子,在夜里兀自编织着乡愁

年久失修的身体

  多年的风暴在内部呼啸,穿越
血气方刚时也难免阴云密布
肝肠寸断处只见暗河奔涌
没有亮光透射,带血丝的雨
没日没夜,倾注在每个毛孔
每根神经末梢上
这是我唯一的躯干,它陪懵懂童年玩耍
被轻狂少年浪掷,让暴力青春挥霍
而今又被肥胖的中年拖累,挤压
羸弱的意志,越掏越空
只剩下枯瘦的念想,喑哑的涕泪
在秋风中孑然而立
我有两只明亮的眼睛,但无能看清体内
不断受阻的河道,次第坍塌的山川
我有一双遒劲的大手,终究按捺不住
岁月汹涌的洪涝,脉管中频起的雷鸣
无尽的奔走中,有不可逆的命运
但你必须学会,不时停下脚步
伸手抚摸年久失修的身体
像抚摸阔别多年的情人
此时会有一轮暖阳
在你心头,冉冉升起
将稍显黯淡的希望,悄然照亮

梦里山河

  儿时的梦里,山河时常肥大
大于疾驰而过的火车
大于秋天,蓝而高远的天穹
大于野马似的想象和幻觉
有时也很小,梦里山河
始终越不过心的疆界
睡梦中绽开的朵朵微笑
透露我一夜飞跨万水千山的轻松
羁旅辗转,如水的流年
次第冲刷岁月的堤岸
在无尽的跋涉里,我不知
登临了多少峻岭,趟过了多少川流
山河之躯,压碎孩童的梦幻
成年的夜里,山河偶尔入梦
它滞重而庞大的躯体
总是从我身上,一阵阵碾过
每次都吓出我一头冷汗

在一片名叫贡园的荔枝林

  岭南,茂名,高州,根子
越来越小的名词,勾画了前进的路线
直到进入贡园,直到进入荔枝林
我们的行踪,才具体落实。穿越
是必须的。有1300年前的唐音
从历史的阡陌穿越过来
驿站,马蹄,传报书,以及滚滚烟尘
穿越过来,从一卷泛黄的书页里
专修的古道上,喧嚣不灭,故事发酵
与游人的笑语、欢声,竞相融汇
汇成荔枝林上空密织的雨线,枝头
成簇的果子,和脚下泥泞的步伐
树的命运与朝廷纠葛,一骑红尘
喧动世纪的潮音,荔枝树
以强盛的生产力,博得美人欢心
三月红,妃子笑,白糖罂
在季节深处,酿制着甜蜜的情语
联通时间的断点,从久远的传说
到而今的盛景,把每一游客
都串成历史的证人
在一片名叫贡园的荔枝林,我只愿
日啖佳果三百颗,啜饮隐约涛声
与苏翁同醉岭南

特呈岛——给H

  很小的岛,也有无限的快乐
很短的路程
也孕育难忘的故事
我们在沙滩上停下脚步
是为了倾听海浪的吟唱
还是阅读彼此的心声
那时候游人渐多
喧嚣,也难淹没我们共同的倾诉
你忆起童年,那些妩媚的日子
沿着你唇舌的音脉
如花般次第开放
你讲述学生时代
峥嵘岁月里浸满了心的悦动和情的潮涌
恋爱的细节也被你描述
你把过去的时日串成翡翠
在红树林边,在蔚蓝的天穹下
闪烁着美丽的彩光
而你脸上
有如霞的红润,渐渐泛起……
我们邂逅在周末的岛屿
是为了在单调的时光中
酝酿一场生命的欢悦吗
还是在不远的远方
酿造生活的芳香
在你的故事里,我听出了
曾经的命运,和此刻的松弛
午后的特呈岛
特别呈上的是她宽慰我们的温馨吗
在温馨里,我们把一个简单的下午
涂抹上诗意的氛围
乘船而返,特呈岛
已被我们藏进心灵的一角
短暂的旅行,却有意味深长的情趣
如果能来一次热烈的拥吻
再短的旅程,都不会留下遗憾

南方生活

  走了十年的长路
我才在椰林中停下脚步
才在芭焦叶间,调匀呼吸
才在沙滩上
印下搽抹不去的脚迹
走向南国的步伐,始终
蜗牛般迟缓
乡音无改,鬓毛已衰
在方言的沼泽地
我总是落不下插话的脚
朋友们结伴而来
如鸥鸟带给我银色的欣喜
友情的计时表没有刻度
在互赏之中,我们收获
无边的愉悦与满足
海潮在涨,而远涉的
驳船,已然抛锚
我从此滞留在岸
有限的余生
会灌满海风的聒噪和
椰雨的温婉

/名家简介/
关键词阅读: 南方 特呈岛 贡园

猜你喜欢

分享到:

奇闻趣事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西双版纳"或电头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稿件,均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西双版纳生活网",并保留"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电头。如有侵权行为第一时间通知删除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2017   西双版纳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