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时政 > 正文
时政热点文化大文化与出精品
时间:2018-10-06 09:00 来源:未知
时政热点文化大文化与出精品



      文化IP跟大文化有什么关系,跟出精品又有怎样的联系?IP一旦应用起来,所涉及的事情就比较具体,如故宫日历,一年可以销量到几十万册,市场认可度很高。但这是微观,今天我要谈谈宏观———IP与大文化。

      做文化IP要有大文化视野

      我们常说,做文化的人要有天地胸怀,这个“天”主要指时间。从商朝有了甲骨文到民国纪元的结束,纵向有3000多年,我们做IP首先要看到悠久的中国历史文化,从这里找精华。横向是空间,从960万平方公里的国土,或者说从历史上的更大的国土空间里来找灵感、找素材。

      从宏观来说,中华文明五千年,我个人觉得是由五种文化组成的:

      一是中原农耕文化。一家一户男耕女织,在明清时代,中原农耕文化辐射核心面积大约有300多万平方公里,这是我个人读历史一个省一个省“加”出来的。

      二是西北草原文化。蒙古包一门一户,以牧放牛羊为主的游牧民族为主,就如《敕勒歌》中所说,“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三是东北草原文化。东北是游牧文化和草原文化,我认为应该叫做森林文化。森林文化是茫茫丛林、皑皑白雪,从文化的角度、从IP的视野范围内来看,我认为对森林文化了解得还不够。

      四是高原文化。2000米到5000米高原上的文化,大约300万平方公里,这是有特色的,我认为文化IP的布局一定要考虑。

      五是海洋文化。过去,我们对海洋文化不够重视,新中国成立以后情况有变化。在新时代重视海洋文化,完全可以通过文化IP的思路拓展应用,研发产品,来展现海洋文化、海洋文明。

      当然,做文化IP,目光不能只盯着大文化,还要注意出文化精品。文化IP产业这些年来出了很多精品,影响很大,但是在题材、素材方面还需努力。从人类历史来看,精品者胜、劣品者败,创新者胜、守旧者败,所以做文化IP必须要出精品,我认为可以从上面所谈的五种文化里面寻找素材。

      书法是中国对世界的伟大贡献,也是中国文化对世界文化的伟大贡献。

      古时有一个人叫蒋衡,考秀才中了、考举人也中了,但是考进士不顺利。他落榜之后,没有灰心、没有丧气、没有疯癫,而是另选出路,不走仕途,搞书法。蒋衡痴迷于书法,他走遍大江南北,哪里有书法名家他就去请教,同别人切磋。到了西安碑林临帖,发现经书的碑不是出自一人之手,大小字体都不一样,他就发愿,要用一人之力,把“十三经”的经文全部写完,写成书法精品。他隐身扬州的庙里,吃斋饭,12年闭户不出,写完了“十三经”62万字。那个时候不知IP为何物,没有出版、没有拓展应用。

      不过蒋衡遇到了三个贵人:第一个是扬州的一个盐商马日管,这人花了2000两银子资助蒋衡把书法作品装裱出来,裱糊成300册,装帧成50函,一函6册。没有这位富商的支持,他成就不了事业。这里我得到一点启发,就是企业家对文化事业的支持很重要。第二个是江南河道总都高斌,他把这裱出的300册“十三经”送报给乾隆,放在乾清门的懋勤殿,否则没人知道这项成就。第三个贵人便是乾隆皇帝,乾隆皇帝看到装裱的“十三经”后很赏识,给“出版”了———刻了189通石碑,加上一个圣旨碑,总共190座碑,现在立在北京孔庙和国子监博物馆。我曾经陪同一位外国元首一起看过石碑,外国人震惊得不得了,竟然有这么伟大的文化作品!由此我想,如果把300册50函的原作和190座碑演化成文化IP产品,一定会让更多的人得到文化享受,领略到文化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