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时政 > 正文
深圳市重拳整治违规收送红包礼金
时间:2019-02-15 17:07 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深圳市重拳整治违规收送"红包"礼金

  9月3日,深圳市纪委监委通报11起违规收送“红包”礼金问题;

  9月12日,深圳市南山区纪委监委通报8起违规收送“红包”礼金问题……

  近年来,深圳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在做好教育引导、监督检查的基础上,强化查处问责,保持对违规收送“红包”礼金问题的高压态势。

  齐抓共管 打出治理“红包”问题的“组合拳”

  受传统影响,深圳素有逢年过节包“红包”的习俗,因此,在治理违规收送“红包”礼金时,更加注重各界的参与。从2000年治理“红包”礼金问题开始,深圳就把各部门齐抓共管作为一个重要的思路,并在随后的工作中不断完善。今年6月,深圳市委市政府出台《建立健全纠正“四风”长效机制规定(试行)》,明确把“红包”、礼金等“四风”问题的纠正情况纳入党风廉政建设主体责任考评,完善了这项工作的组织领导机制。

  前不久,深圳市党风廉政建设领导小组又制定《整治违规收送“红包”礼金问题专项行动方案》,进一步明确存在问题和工作责任,拿出切实管用的硬招实招,对违规“红包”礼金问题进行“靶向治疗”。

  工作中,深圳市各级纪检监察机关开展违规收送“红包”礼金问题线索大起底,重点查处公务活动中收受“红包”礼金;收受管理服务对象及下属单位和个人“红包”礼金;借节假日、婚丧喜庆之机违规收受“红包”礼金;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的配偶、子女及其配偶或其他特定关系人利用其职权或职务上的影响收受“红包”礼金等4类问题“红包”礼金。

  深圳市财政、发改等部门联合组织开展针对全市党政机关、事业单位的“小金库”问题专项检查,切断用公款送礼的财源。与此同时,建立健全财务管理监督制度,坚决落实预算部门预算执行主体责任,依法加强预算单位的内控监督,从源头上切断用公款赠送“红包”礼金、有价证券和支付凭证的资金来源,发现涉嫌违纪违法的问题线索及时移送纪检监察机关处理。

  此外,审计部门有针对性地加强对2015年至2017年违规用公款收送“红包”礼金问题的审计。及时发现有关单位虚列支出、虚开发票套取现金用公款送礼,以及用公款购买、发放、赠送购物卡、积分卡、预付卡等各种有价证券、支付凭证等问题线索,涉嫌违纪违法的及时移送纪检监察机关处理。同时,重点关注二、三级财政预算单位以及监管缺失的行政、企事业单位,弥补监管的缺失。

  双向打击 既查违规“收”也查违规“送”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很多贪腐问题都是从“红包”礼金开始的。正因违规“红包”礼金问题潜在危害较大,深圳始终坚持对此类案件保持高压态势,发现一起查处一起。这个查,不仅限于收。“违规收送红包礼金不是单向行为,治理这个问题必须在送和收两头同步发力。”在梳理了大量违规收送“红包”礼金案件后,深圳市纪委监委相关部门负责人如是说。

  在这一思路的指引下,深圳市纪检监察机关坚持“违规收送一起查”的双向打击——在坚决查处违规收受“红包”礼金问题的同时,加大对违规赠送“红包”礼金问题的处理力度。

  深圳市罗湖区卫生和人口计划生育局原调研员张国平就是因送‘红包’而受到查处的典型案件。2011年至2014年,任罗湖区卫生和人口计划生育局党委书记、局长的张国平,为了与时任罗湖区副区长邹永雄搞好关系,先后四次送给邹永雄礼金合计人民币4万元。2018年3月,深圳市纪委监委给予张国平党内警告处分。

  除了严查到底、双向打击,该市纪检监察机关对违规收受“红包”礼金问题进行深入分析,总结其隐形变异问题。在“红包”礼金的表现形式上,不限于货真价实的“红包”,更严查以虚开发票套取公款形式赠送的“红包”礼金、支付凭证和消费卡,以及以“专家评审费”“专家劳务费”“交通补贴费”等名义变相的“红包”礼金,让变异的“红包”无处遁形。

  纠治并举 “不敢不能不想”一体推进

  2012年至2017年,段传尧在任市政府采购监督管理办公室主任期间,先后多次收受深圳市某招标公司总经理彭某、深圳市某交通技术公司执行董事杜某所送礼金合计人民币11万元、购物卡合计面值人民币3.8万元……

  2011年至2015年,何帆在任市公安局南山派出所党支部书记、所长期间,为了与时任南山分局党委委员、政治处主任张某搞好关系,先后多次送给张某礼金合计人民币2万元、购物卡合计面值人民币2.5万元……

猜你喜欢

分享到:

奇闻趣事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西双版纳"或电头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稿件,均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西双版纳生活网",并保留"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电头。如有侵权行为第一时间通知删除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2017   西双版纳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