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体育 > 正文
射击运动:“神枪手”是怎样炼成的
时间:2018-10-03 11:05 来源:未知
射击运动:“神枪手”是怎样炼成的

  说起中国的射击运动,人们随口就可以说出许海峰、王义夫、杜丽等一大串射击名将的名字。可以说射击运动在我们国家有着很高的关注度。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许海峰获男子手枪60发慢射冠军,成为中国首位奥运冠军,实现了中国奥运会历史上金牌“零”的突破,奥运首金出自射击项目让人们牢牢地印在了心里。在随后的历届奥运会上,中国射击不仅屡屡充当夺得中国首金的排头兵,也总是能够为我们带来惊喜。

  与足球、拳击等项目身体对抗强烈、现场气氛火热不同的是,射击运动给人的感觉是平静中的剑拔弩张。看似不激烈的射击比赛,常常让人们看得手心冒汗、心跳加速,而夺魁后于平静中迸发出的激动和愉悦,无不感染着现场的每一个人,让人们感受到这项运动独特的魅力所在。在人们眼中,射击运动员就好似从传说故事中、影视作品中走出来的神枪手,许多年轻人怀揣着对枪械这种热兵器的热爱,为了实现成为神枪手的梦想,加入到射击运动的行列中来。

  射击运动在青岛也有着深厚的基础和良好的发展,张会群、王德文、高建敏、张永杰、潘强、于瀛萍都是从青岛走出的优秀射击人才。

  青岛的射击运动始于1956年。这年2月,团市委、市体委在第一体育场举办首届业余射击教练员训练班,参加学习的有工厂、企业、机关、学校和崂山郊区农村的青年团军体干部共95名学员。4月,又举办有115名学员参加的第二期训练班。这两批学员后来成为开展射击运动的骨干力量。同年7月,青岛市射击俱乐部成立。11月,青岛派代表队参加全省首届射击比赛,获团体总分第三名。1957年7月,山东省第六届运动会在青举行,青岛获团体总分第一名。1959年,射击专业队成立,5月,在第八届省运会射击比赛中,以绝对优势获得团体冠军;共获4金4银6铜。1975年,射击运动恢复。1976年初组建业余训练队。

  青岛市射击项目的训练比赛任务由青岛市羽毛球游泳运动管理中心承担,隶属于青岛市体育局。它的前身是青岛市军事体育学校,1956年7月青岛市射击俱乐部成立是青岛市军事体育学校前身,1976年9月正式命名建立。这里的青岛市射击队承担着青岛射击项目在历届省运会上的夺金任务,在之前的三届省运会上共为青岛夺得了22枚金牌。同时,在步枪、手枪和飞碟项目上为青岛市培养输送了一批又一批的优秀射击运动员,为青岛的射击运动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青岛市射击队共有5名教练员,分别是男子手枪教练张炳坤,女子手枪教练王文青,男子步枪教练刘永艳,女子步枪教练周晓明,飞碟射击教练蔡超,队长由原移动靶射击教练刘强利担任。他们承担着山东省第24届运动会射击比赛的夺金任务。

  走进青岛射击队 探求“神枪手”养成之路

  “神枪手”从哪里来

  射击项目是一项竞技体育运动,所以挑选运动员的时候,首先也是要看身体素质的,身材比例较好,协调性好,稳定性好,这些都是射击运动员选材的重要因素。“我们的选材主要通过教练员自选和下级体校推荐为主。挑选射击的‘苗子’,我们很看重他们的稳定性和协调性,同时,心理素质也非常重要。”青岛市射击队队长刘强利说道。一般射击运动员都会给人留下稳重、严肃的印象,主要是因为射击运动员必须稳定性好,心理素质好,技术动作、情绪起伏不能大,否则很容易影响到成绩。“这种运动是一种相对稳定的运动,需要较强的心理素质。在比赛尤其是决赛的时候,运动员水平相差不大,心理承受能力就显现出来了,不能怯场,这样才能发挥出水准。另外,为确保枪支管理的安全性,我们还要求孩子能够严格遵守纪律。”刘强利说道。“此外,耐性也很重要,因为射击是个相对枯燥的体育项目,每天练习需要反复做举枪的射击动作。”

  刘队长说,孩子是否有射击的天赋、是否是个好苗子,教练们的眼睛能初步看出来。例如,小孩子的性格太暴躁、过于活泼,一般是不太适宜练射击的。

  “神枪手”怎么练

  人们可能以为射击运动员的训练相比田径、自行车等项目轻松得多,不用风吹日晒,不用精疲力尽,只是在靶场动动扳机。而当我们实地体验的时候会发现,对于射击运动员来说,训练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轻松。

  50米步枪靶场,25米手枪靶场,运动员射击的地方在室内,而靶位几乎全部在室外,飞碟靶场更是露天场地。冬天北风凛冽、寒风刺骨,夏天烈日当空、骄阳似火,可以说是运动员训练的常态。此外,在服装上也很有讲究,步枪运动员在训练比赛时身着射击专用服装,显得格外帅气,不过很少人知道,他们这身装备有十几斤重。“射击比赛对衣服的厚度、重量都有严格要求,不能多不能少,否则,会涉嫌不公平竞争。”步枪教练刘永艳说道。步枪运动员们一年四季都是这套行头,冬天觉着穿少了,夏天觉着穿多了,可谓冬冷夏热,尤其在夏季,最为难熬。而飞碟运动员为了保证身体动作的协调性,衣着较轻,顶着冬天的寒风训练非常艰苦。但正是在这种条件下,造就了运动员们坚强的意志和品格。

  训练上,以步枪运动员为例, 在步枪三姿训练时,趴在地上,握着枪把,用卧姿瞄准靶心1个小时;半跪在地上,托着枪继续瞄准1小时;站着托枪,不停地瞄准、放下1小时,这些是每天队员们重复的基础训练内容,正是这种训练,练就了这些“90”“00”后的孩子们站在射击台前沉稳而专注的心理素质。

  “神枪手”如何打

  在场上,运动员们每个人的表情都很严肃,在这里没有交谈、也没有呼喊,大家都是静静地地做着自己的事。每天同样的流程,周而复始、从不间断。其实,对于射击运动员来说,这项运动最难的并不是忍受调教的艰苦,而是单调枯燥、周而复始地挑战和突破自我。

  在训练和比赛时,除了大幅度呼吸、时而低低头,举枪放下,旁人似乎看不到射击运动员的其他动作。“射击,从来都是拼心理素质和稳定性的运动,不到最后一发子弹,没人知道金牌是谁的。”飞碟射击教练蔡超说道。“射击比赛最难打的就是第一枪和最后一枪。”说到这,最为典型的例子就是世界射击名将埃蒙斯了,在他的奥运射击生涯中三次上演“悲情的最后一枪”,三次最后一枪出现失误,错失金牌,被人称作“埃蒙斯魔咒”。所以过硬的心理素质和稳定性是射击运动员最重要的条件。射击并不只是扣动扳机那么简单,与其它项目相比,射击运动对人的身体素质要求并不是很高,射击运动的难度就在于身处一片嘈杂中,在你追我赶、差之一环失之千里,心理非常紧张的情况下,还必须稳定心神,集中精力瞄准靶心。“在场上比赛的运动员,永远都是在和自己战斗。调整得好,很可能就能超水平发挥;反之,很可能会功亏一篑。”蔡超说道。

  

50米步枪比赛

  岛城的神枪手们

  张永杰,青岛射击名将,1968年出生,中国射击界的佼佼者,飞碟多向射击运动员。从第六届全国运动会开始,已经连续参加了八届全运会,是名副其实的全运会八朝元老,可谓功勋卓著。2017年第十三届全国运动会,作为山东代表团中最年长的大叔级选手,参加了男子飞碟多向的决赛,虽然遗憾的获得了第五名,但是作为一名参加过8届全运会,获得过三枚全运金牌的老枪,他用自己的行动诠释着对于射击运动的热爱。

  潘强,1985年出生,飞碟双多向射击运动员。1998年,13岁的潘强进入青岛市军事体育学校,接受业余射击训练,项目为手枪速射;2002年,宋心祥教练根据潘强的个人特点,为其改项,潘强正式开始练习飞碟双多向,同年7月,潘强被输送到山东省射击队,后进入国家射击队。宋心祥教练曾说:“当年在选潘强的时候,就发现他的身体条件非常好,而且心理素质过硬,他现在的打法也很先进,击发果断快速。他的另外一大优势就是年轻,同水平的很多选手都是老将,这个孩子可以说很有前途。”

  2005年潘强因成绩优异被正式召入国家队,同年获得全国青年射击锦标赛飞碟双多向冠军。2009年获得第十一届全国运动会飞碟双多向冠军。次年,潘强获得广州亚运会男子双多向飞碟团体冠军。2016年,潘强成功入选里约热内卢奥运会中国奥运代表团出征名单。现在,33岁的潘强依旧活跃在国内国际赛场上,期待他为青岛挣得更多的荣誉。

  

潘强比赛图

  于海成,青岛射击冉冉升起的新星,出生于1998年,飞碟多向运动员。2011年,青岛市羽毛球游泳运动管理中心射击队教练蔡超从莱西市体校发掘了于海成。蔡超教练回忆道:“当时是在为2014年省运会选拔人才,我们发现他除了稳定性很好,还特别有悟性。”蔡超说,第一次实战选拔,连射击动作都做不标准的于海成,命中率已经能达到80%,“普通的孩子有可能一枪都打不中,但他特别有射击天赋。”

  2015年10月20日,青岛体育代表团迎来首届全国青运会(原城运会)开幕后的首枚金牌,青岛17岁的小将于海成夺得男子飞碟多向的冠军。这是第一次由青岛市自己选拔的队员夺得青运会飞碟项目的冠军。于海成的飞碟启蒙教练蔡超说:“于海成是我们青岛队自己选拔、培养并输送到省队的,是自下而上的。所以这枚金牌的意义深远,它代表着青岛在飞碟项目上的训练水平正在突飞猛进。”

  在青岛市羽毛球游泳运动管理中心主任朱海林看来,这枚飞碟金牌既是青岛代表团在一青会上的金牌突破点,同时也将成为青岛在飞碟项目上的新起点。“万事开头难,就像拆毛衣一样,只要线头找到了,拽出来了,之后就很轻松了。”朱海林主任说道:“青岛很久没在城运会上拿到这个项目的冠军了,通过这次比赛,我们比以前更有信心了,要把这个项目重点发展起来。

猜你喜欢

分享到:

奇闻趣事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西双版纳"或电头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稿件,均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西双版纳生活网",并保留"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电头。如有侵权行为第一时间通知删除 1700055555@qq.com

推荐阅读

©2017   西双版纳生活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