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体育 > 正文
《飞驰人生》用体育精神为合家欢电影注一腔热血
时间:2019-02-15 17:10 来源:网络整理

《飞驰人生》电影海报

很长一段时间,合家欢电影都是商业片市场的稀缺品。因为要满足全家老小的审美习惯和智识需求,创作者难免顾此失彼。但这一回的春节档,《飞驰人生》借体育精神触达了广泛人群,中国电影评论学会会长饶曙光评价其为“不可多得的合家欢电影”。

影片讲述了落魄车王重新崛起的故事。对于年轻男性,外在的搏击与内心的热血,是最浅表的主题词;于女性及年长者,失意人拼搏奋起的内在精神写照,是触动内心柔软处的通关密码;对于孩子,瑰丽画面抵达的梦幻、想象及最后的浪漫飞扬,不失视觉享受。而片中没有真正的反派,新老车王间的尊重与公平,老伙计间的团队精神与互信情义,都让这部充溢时代正能量的影片为许多人接受。上映一周后,该片票房已过11亿元。

电影从单亲爸爸张驰的凡俗生活开始。他向五岁多的儿子忆往昔,例数自己称霸中国拉力赛车界、勇夺顶尖赛事五冠王的曾经。因为一次非法飙车,他被禁赛五年,一切所得都飘散如烟。转瞬五年,禁赛期满,靠炒饭攒下30万元的张驰准备复出,寻求王者回归。

有评论指出,98分钟的影片,前70分钟都是各种场景拼贴出的小人物的窘、英雄日暮西山的颓,是昨日歌依然深情,时代却容不下“一切细说从头”的格格不入。段子、抖机灵、怀旧老歌、谐音制造笑料,导演用一如其旧的手法渲染出一种情绪,但情绪不足以编织故事。张驰的前尘往事、他们父子间的互动、对手及所谓“大哥”等人物塑造都有些潦草。

可一旦从体育精神的视角切入审视,评论则是另一番天地。比如影片里没有面目可憎的反派,昔日的“千年老二”不曾利用自己仲裁委主席的身份阻碍张驰复出,今天的新王林臻东更将张驰挽救于退赛边缘——高手间的惺惺相惜,维护赛场的公平竞争,那是自顾拜旦便约定的“费厄泼赖”精神力量。又比如张驰与驾校教练间的一段对话,很值得咂摸。“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随导演电影处女作而走红的《平凡之路》在新片中被嵌进了插科打诨里。作者似乎在暗示,一首唱了四五年的流行歌,它依然可以是今天“人在旅途”的背景音,和最新的抖音神曲同在。这与故事里的赛车世界有那么点互文的意思。五年禁赛,一边是科技的日新月异推动着赛车界的技术革命,另一边则是竞技场里亘古不变的真理:成绩是练出来的。

还原令人窒息的风驰电掣,制造着体育世界永远不可捉摸的下一秒景观,影片堪称忠诚地捍卫了赛场真相。但观看《飞驰人生》的后三分之一,和回看一场赛事精华的感受又是不同的。电影筑起一道竞技体育的结界,走过去了,观众们便不是隔着屏幕看比赛,而是走进作者的生命里享受第一人称的快感。电脑特效向银幕投来了多少组装步骤不重要,赛车磕到弯心碎石后崩坏了哪些零部件也不重要。于观众而言,体会“找到自我能力的边界”才是与电影共情的七彩祥云。当没有领航员的张驰与他那寒酸的赛车合二为一飞驰在巴音布鲁克的魔鬼赛道上,台词“这不是驾驶的技术,这是驾驶的艺术”不是什么自我陶醉,而是真正懂得体育精神、极限运动的人才能体会的那种看似幼稚的一腔孤勇一腔“燃”。

归根结底,《飞驰人生》是部披着赛车运动主题的心灵诉说,它企图用“热爱”“奉献”“执著”“公平”等体育精神给失意人生以少年意气的一管热血。它也是为了体育世界里那些“不可为外人感”的精神之物而拍的电影,虽不是合乎常规的佳作,却用电影艺术的魅力,催动了体育人生热血不凉的洪荒之力。(本报首席记者 王彦)

猜你喜欢

分享到:

奇闻趣事

版权和免责申明

凡注有"西双版纳"或电头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稿件,均为西双版纳生活网独家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镜像;授权转载必须注明来源为"西双版纳生活网",并保留"西双版纳生活网"的电头。如有侵权行为第一时间通知删除 删稿联系邮箱:sheng6665588@gmail.com

©2017   西双版纳生活网  版权所有